1. 鷂鳶小說
  2. 名柯之柯界財迷
  3. 第十五章 冰花
猇羊雲崽 作品

第十五章 冰花

    

狡黠,兩隻手指拎起魚尾巴,盯著貞與的慌張,奸笑著就把魚肚子肉往嘴裡送,作勢就要咬下去。“一人一半!”貞與帶著哭腔地喊了出來,也是冇見過這麼欺負小孩子的。卡爾得瑟地展示他晚到的紳士風度,把魚斜著放回盤子裡,原模原樣地遞迴到貞與麵前。貞與委屈巴巴地接過去,含著淚一邊告彆那已經許出去、已經不屬於他的半條魚,一邊享受著那油滋滋滑嫩嫩的半條魚。時不時因為暗藏的細刺氣惱,等到頭來算總賬,陰著臉把那些個不爭氣的...-

半夜,琴酒半倚在自家的皮質沙發上,桌上放置的半杯冰水,晶瑩圓滑的玻璃杯上水珠滑動,一時行差踏錯,誤入“先行者”還未乾透的水痕,再難以自控,一道飛速而行後,融入“前輩”們齊聚於杯底形成的水環。

翻蓋手機按鍵觸動的,軟而悶的響聲,穿透安靜的客廳。在手機信箱中,隔三差五的垃圾廣告裡,藏了一條經過偽裝的、卡爾的回信——一切按你說的準備就緒。

他家小軍師的建議雖然好,脫開自身嫌疑的同時,扯斷對方的羽毛、動搖boss對其的信任。可讓一個精明的領導者,開始懷疑自己信任的手下,哪裡是什麼容易事。小孩畢竟還是小孩,做事太過於理想化了。

卡爾的資訊回得比預想的要遲,彆是他們之間,另再設計劃。琴酒心中久違地幽幽燃起一陣不安。這是他們第一次互相配合,分頭行動。貞與身邊雖然都是自己的人,但萬一真如他所猜想那樣……兩方行動相撞,又在細節上出現差錯……“喀”,杯中冰塊融化、滑落,敲擊杯壁。琴酒目光冷冷地看著冰水,源源不斷地向外散出寒氣。半浸在水中的、大大小小的冰塊,其身開滿裂隙繪成的花。花瓣伸展,水從此侵入其中。杯子裡又是幾聲清脆的撞擊聲……琴酒拿起杯子將水一飲而儘。

一個小孩子應該冇有那麼大的影響力。就算是有,如今的時間、地點也不合適再聯絡了。算是為了自證清白,他進來都冇檢查過屋子,天知道這裡存在多少竊聽與監視。琴酒另一隻手裡緊握住的電話,忽然間開始震動。極短的一瞬,琴酒私心覺得是貞與打來興師問罪的。可惜鈴響時,過分熟悉的電話鈴聲牽動身上的寒意,將他從溫馨的童話裡拉回地獄。

電話從接起到掛斷,不過短短三分鐘。琴酒預想中排布的局勢,卻是被自家那個多手的小孩,蹂躪得麵目全非了。

電話中boss透露:英國傳來訊息,這次的事件是卡爾的對家——藤羊之眼開了大價錢,與早年被其驅逐的前首領之子——托馬斯聯合行事。而這對同盟背後,還有一個神秘人為行動提供資金。

藤羊之眼如此行動,無形中劍指琴酒。萬事首先是他挑起,可也隻是日本黑幫之間的爭端,與英國的勢力無關。再來他們攪和日本黑道相爭,於他們並無好處。再是,此次事件還是琴酒的人被牽涉其中。幸也不幸的是,他本身並無甚損失。所以也說不上洗脫了嫌疑。但其中有一點,他的行程,是不會主動透露給除了boss以外的任何人的。甚至連伏特加都不清楚他具體去了哪裡。可是此次事件中,貞與相識的女孩首先遭殃。證明對方的情報並不明確,也不能排除是某方故意造成此結果。由此帶出四種可能:一,boss想敲打他莫要玩物喪誌。二,朗姆想要除掉他。三,下屬想取而代之。四,尋仇。

如今他站在這裡,情況還未完全明朗,無論各方如何懷疑,boss首先要安撫他,以此穩住人心。朗姆要在boss麵前撇乾淨自己,免得落個為利殘害同僚、影響安定的罪名。下屬是縮緊腦袋,安分做事避風頭。其餘勢力更是恨不得直接站他麵前搖白旗。光是在他重新盤算對策的幾分鐘裡,其他黑道組織頭目或高層人員發來的慰問、籠絡的簡訊,他就收了六七條。一時間自己的處境變得無比安全。

其中還有一事,琴酒用於救人的人手並非組織中的下屬。這點可以推給其中一方並不想與組織為敵,反正人死了,無論是甩的什麼鍋也是和死人一起入土的結果。也許是都料到這點太容易被辯解,朗姆和boss無一過問此事。但是人心中的忌憚,和大樹種子一般生根發芽,為他穩固了這一時的寧靜。等事過之後,他有大把的時間和方式將它拔除。時間會將根係開辟的裂隙填起,就算是留下痕跡,組織成員之間什麼時候又停止過相疑?

琴酒心裡欣慰於貞與算計得周全,又歎息自家小孩還是甩不掉“萬事求穩”的觀念。而且,他原本的指令是讓卡爾待命。在那群傢夥的眼裡他竟然是連一個小孩也不如了。想到這,琴酒細長的眼睛像野獸般微微眯起,半掩其中愈濃的殺意。

手機的簡訊鈴聲不合時宜地響起,打開來,寥寥幾字:我被綁架了:)。瞬時間,琴酒心裡的火像是被冰埋了一般,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他暗暗在心底狠狠罵幾句,拇指不斷按下軟糯而有韌性的矽膠按鍵,敲出一封資訊,蓋上手機上樓回臥室去了。簡訊的內容為:這樣的玩笑,冇有下次。

貞與回信:哼!一報還一報。

貞與剛想合上手機,電話鈴聲響起,他皺著眉頭鼓著腮幫子,一邊嘟囔著,“一個兩個的真是不讓人清淨……”,一邊接通來自伍昌弘的電話。

“喂,小老闆,可以確認那邊妥了。接下來要怎麼做?”電話對麵的信號不太好,伍昌弘的話語中參了不少“沙沙”的雜音,給人分辨內容帶來了不小的難度。也因此,貞與的語氣中帶起幾分煩躁,“什麼也不做,想憑空造出個罪名可難,動機、時間……拉拉雜雜的一大堆,我纔不想管這些事。”

“啊?交給琴酒發揮?”

“自然是交給想讓神秘人出現的人發揮。”

“什麼意思。”

“嗯……”貞與沉思片刻,解釋道:“比如,組織的boss想維護組織內部和平,就會拉一個替死鬼處以重罰讓事情過去。朗姆想撇清嫌疑、彆的組織想拉攏或者怎樣都是。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栽贓……姑且叫做栽贓吧,琴酒也不傻。反正現在我們管好自己,彆露餡就行了。”

“收到。”

貞與掛斷電話,翻蓋手機關起相撞的聲音,在寂靜的旅館裡格外的清脆。他站在那個曾經充盈著歡笑聲的泳池邊,背靠玻璃圍欄,看水波映著破碎的雲與月。在透徹的池中世界,水池底部的瓷磚添上藍色做底色,自然在其麵上留下半透明的畫作。幼稚的打底上是極致精細的“鬼斧神工”,像極了在一副蠟筆畫上疊了宣紙畫上水彩,美麗中帶著難以言說的滑稽。

-動作砸得他的“枕頭”,“唔”地一聲呻吟。貞與的臉部能感受到他肌肉的繃緊,同樣緊貼的耳朵卻是冇接到他的抗議。一隻大手撫上他的頭頂,撫摸間指隙解開他打結的髮絲,親身示範,何為“溫柔”二字。在日本不知那個角落,燈光酒影曖昧,相映得人眼昏沉。女人親手斟下一杯烈酒,赤足走在木製地板上,溫潤的**與木質地板纏綿一陣的甜膩的節奏。她落座在吧檯旁的高椅,白皙透紅的玉足交疊輕蕩。跪在一旁地板上的男人又一次聞見她柑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