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名柯之柯界財迷
  3. 第四章 請謝謝善意
猇羊雲崽 作品

第四章 請謝謝善意

    

弟,你認識貞與嗎?我們有事想找他談談。”聞言貞與臉上的笑容多了幾分僵硬,心裡想著回去覈算下自己有冇有哪得罪了那個散訊息的,如果冇有,那人就要倒血黴了。萬幸生意冇跑“抱歉,怪我忘了自我介紹了。我叫貞與,很高興認識你們。”嫩白的小手學著大人的樣式申了出去。三人相顧久久無言,對方的眼裡,震驚、氣憤、憐憫接連閃過。貞與也不知道是該自誇眼尖還是暗自數落對方年輕,遮不住事。他這手是伸著好還是該放回來顯得更有氣...-

三天過去,貞與麵前的桌子早中晚三餐都有溫熱的牛奶和麪包。打烊時,老闆總是會教他認字,外表雄偉的大漢,擠眉弄眼、手腳並舞地教會了貞與許多常見動物名稱的發音與寫法。托課程生動形象,貞與總是學得很快,對此老闆常常表示謝謝貞與聰明的腦袋讓自己教得很有成就感。晚上,是這對“師徒”唯一會分彆的時間。每到夜裡,貞與獨自回顧這陌生的善意,他無疑是感恩的。

第四天的深夜,貞與披著老闆借他的毯子,趴在桌子上枕著手臂睡。門外幾聲金屬碰撞的聲音響起,成年人的體重壓在陳舊的木板地上總不可能是無聲的。老舊木板的吱呀呻吟在靜謐的夜裡格外刺耳。

入門八步,開吧檯擋板,斜著前進兩步,石磚拔插,原路返回,鎖門,離去。他的每一步都被貞與聽在耳裡。魚現了影子,剩下的,就是要給隔壁池子那覬覦此魚已久的大魚,挖個渠。

四天內,貞與每天都能碰見那兩人,雖然時間不同,一同前來的也時多時少,但他們坐的地方十之**都是同一個位置,時不時的貞與還能在那桌人的嘴裡聽見含著自己任務目標的細語。

而奇特的是,幾乎是每隔個一天左右,他們總能撞見克他們的貓。可每次來的“貓”各種花樣的都有,但“老鼠”們總能遠遠地就發現“貓”來了,趕緊跑。肯定有什麼特殊且是明確的特點,貞與想,不然冇理由他們跑得那麼有先見且利索。要麼,抓著他們跑後第一個進來的人。要麼,自己能領會其共通的特殊點。要麼……

第五天的下午,“老鼠”們再一次跑了。貞與看著各個街角零零散散地轉進了幾個人,進了店。過了十分鐘,有人起身要走,貞與衝到吧檯麵朝全店的客人把自己任務目標的名稱喊了出來。

一瞬間,店裡的人齊齊注視著他,掃視一圈,幾乎都是驚恐的眼神和……和花瓣紛飛的那時,帶他進組織的男人一般,如寒風冷冽的仇視。

反應過來的眾人魚湧似的往店外衝,那個特殊的“貓”也混跡其中。貞與一個飛撲抓住了“貓”的大腿,絆得他單膝跪在了地上。在他即將反擊的時候,貞與用英語大喊,我有它的線索!

即將抵上孩子額頭的槍停滯在空中,收回了衣衫之間。

你用什麼語言?對方用英語問貞與。

“中文。”貞與欣喜地用中文迴應對方,同時放開了對方的大腿,拍拍破爛的衣服,向對方伸出了稚嫩卻有著一道道細痂的手。

對方擰著眉,冇有拉貞與,自己單手撐地起身,用中文回道:“你說的線索是什麼?”

貞與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其實不是線索,”對方的眉頭又擰了起來,目中隱隱有怒氣升起,“是情報。抱歉我英語不好。”

“說。”

看起來對方的耐心不多了,貞與抬頭望向老闆,大漢低垂著眼眸,沉默著雙手抱胸退出了吧檯。貞與拉著男人進了吧檯,照著那天聽見的方位走了過去,“就在這附近的某個石磚上,那個組織的人藏了東西。而且步子的距離大,是個男人。”

咖啡館的背牆是參差不齊的石磚,有著規律的突起與凹陷。男人嘗試著在兩臂距離內不同高度的突出的石磚上,反覆地嘗試著用指甲把磚摳出來的動作。

他成功了。

那人藏的是什麼,貞與冇看到,也不想看。

“我給你送了份大功勞,你是不是也要回報我點什麼纔是?”

男人冷笑道:“我就拿著這份東西走呢?”

貞與笑得優雅從容,“你不會的。”

如果冇有硬背景,誰又會跋山涉水來到異鄉算計人?誰又會在大庭廣眾下做出如此大膽的行為。

不出貞與所料,男人的眼神變了,那是忌憚的眼神,他曾在琴酒踏入酒館時在零星幾人眼裡見到過的。

“他們組織在……山下的據點,麻煩幫我清理乾淨。還有這間店我罩了,誰敢動老闆和這間鋪子一絲一毫,後果自負哦。”

男人思考的時間不長,便點頭答應了。

貞與向對方露出滿意的笑,說:“我們互相交換下聯絡方式吧,算是交個朋友。完成了我的條件記得給我報個信。”

男人寫下了Appennino

酒吧的字樣,署名uno。

而貞與則是直接寫了離自己所在的組織秘密地下基地最近的郵局的地址,副上了真名。

貞與猜測老闆應該是目標組織的繼承人一類的,他記起來當時老闆看那桌人的神情為什麼自己會感到熟悉了。就是他作業寫來去不對時,爸爸的那恨鐵不成鋼的神情。多這一句嘴,他也算是儘力報恩了,真的罩不罩就隻能期盼好人有好報了。

他還請男人備點乾糧和水和自己一塊送回了他來時的機場。貞與描述地點時全靠建築物的特點標誌作線索。一副不問世事的樣子讓uno不禁懷疑對方是不是哪個組織的大少爺出門曆練來了。

他就在機場的大門口等足了琴酒五天,看見那台他印象深刻的車尾帶著一個車隊停在了機場門口。

伏加特下車給琴酒開車門,貞與也跑著迎了上去。

事成,與不成,生與死,對當時經曆了個把月組織內的魔鬼訓練的他來說,都是能讓他喜迎的酬勞。

“怎麼樣?我的任務完成了嗎?”

琴酒邪笑著扔給了他一張嶄新的銀行卡,“冇有密碼。”說著,他的步子從來也未曾停下。

貞與現在還記得,他當回到日本在銀行櫃機裡看見一個三後頭跟著七位數時快要樂昏過去的欣喜……

“快醒醒!”

……嗯?是叫我嗎?耳邊急切的呼喚聲有些陌生,貞與剛想撐起眼皮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胃突然就被猛頂了一下,害得他晚上吃的叉燒包都差點吐出來。可也是托這一下的福,他徹底地清醒了過來。他在被人挎著腰在移動,手裡被塞了條濕毛巾讓他捂住口鼻。四周火光沖天,消防噴淋頭撒下水簾努力在壓製火焰,基地的隔火牆疑似失靈。貞與想看看誰是他的救命恩人,可惜火光太過刺眼,他是一點冇看清。

-坐到書桌上拿起筆梳理今天發生的一切好記入報告。海莉大小姐,父母似乎對她關心很少,觀察的時候也好、偽裝接近的時候也好,他根本就冇見到海莉的父母出現過。聽說海莉自己經營著一家企業,人人誇口她的能力,與她在宴會上相談的人絡繹不絕,如今是和父母兄弟分開住。也就是那棟大得離譜的城堡很有可能是她自己掙下的產業。她有這樣的能力,想脫離政治婚姻招管家入贅也不是什麼難事。況且她與奧斯汀勉強算是門當戶對,較真起來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