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名柯之柯界財迷
  3. 第十七章 卡慕
猇羊雲崽 作品

第十七章 卡慕

    

酒了呢?是吧。她在心中反問道。待她理清心緒萬千,她緊跟老師的步伐,最後一個走入門後。門內直看是一條死路,順著身旁的梯子抬頭望,重疊的人影之上是無儘流轉的星空。她爬上去後,環顧四周,胡桃木的圓弧作牆,他們似乎直接站在某處舞廳之上的圓頂的位置。天花頂上的星盤用方條的銅作框,銅條上點綴銅絲纏繞。星盤做得不大不小,剛好令人懊惱被困於現實的距離,又能探索未知展露的一切美麗。確認環境安全後,貞與和眾人交代了一...-

英國某處不起眼的酒吧裡,一位亞洲麵孔的女子坐在吧檯,看著調酒師用力甩動、飛起又落下的酒瓶。她討厭酒,但為了收集情報又不得不來。她突然傳說很久以前,組織中有個小孩背靠琴酒,在酒吧裡靠倒賣資訊發家。聽說他就很討厭煙味。為了達到目的地不得不忍受噁心,在這一點她想他們可以同病相憐。可惜這位小傳奇在一場火災裡燒死了,不然他們肯定能是有共同話題的好友,甚至更近一步……

她捏在手裡把玩的手機忽然閃起光,一看,是朗姆的簡訊。隨手回一句:收到。她也不看信件內容,隨手將手機滑入袖中。她在等她的檸檬水,她付了錢的。

機場,航班,機場,再到琴酒麵前。一如去時,路途遙遙,浪費她許多時間。

“你好。卡慕。”卡慕向琴酒俯首,恭敬地自我介紹。琴酒回看她一個淡淡的眼神,“琴酒。”

琴酒一個眼神示意,伏特加立馬上前遞給她一份資料。琴酒站在原地,低沉的帽簷遮擋了房間內本就稀疏的光線,顯得他的表情格外陰沉,他冷冷地開口說道:“我要這個人的住址以及他的日常行動軌跡,給你五天時間。”

卡慕翻開黑色的檔案夾,一張熟悉的臉、一行行熟悉的簡介描述。她用儘全力剋製自己的身體做出任何反應。冷靜,再冷靜。待她的視線從手中的檔案拔出,抬頭,昏暗的房間已經隻剩下她一人。她的身體頓時緩緩泄勁,一陣冷汗暗暗潤濕她的背心。該說她還好今天穿了外套嗎?卡慕心想,手裡死死捏緊了檔案夾,抬腳三步並作兩步,快步逃離了這個可能裝有監控的房間。她如今的地位,是自己和同事多少的血與淚堆砌而起的。琴酒和朗姆不對付人儘皆知,兩位大神鬥法可彆把她拉下水了。她承受不住這樣的後果。

琴酒最近有些問題,為了擺脫嫌疑,可能會趁此機會捏造一個陷害的罪名甩在她頭上。自己受到監視是肯定的,行動中出現一點細微的問題都有可能被對方藉機大做文章。倒不如……

卡慕從幽暗、臟亂的小巷走入繁華的大路。近午,高樓亦無力阻擋那毒辣的陽光刺痛人的雙眼,人人隻敢盯緊腳下的路,難以抬頭視物。而這令人心底不禁暗罵的陽光,此刻卻正好借她助力。

卡慕開始在各個分支街道當中繞。不時悄然回瞟,人潮人海間,獨獨有一人始終在不遠處跟隨自己的步伐。在下一個十字路口,她閃身進了百貨大樓的西側門。敞開的門似乎有結界隔絕了人煙,常常停在一樓的貨梯一按即開。透過緩緩關閉的電梯門縫,卡慕裝作漫不經心地抬眼,欣賞著在人海中掙紮浮沉的監視者。

傍晚,相隔三個街區的一家大型商超內,拖地的清潔劑、生鮮區肉的血、魚的腥、蔬菜的澀、熟食區菜品的香味,統統在中央空調四麵而來的風中,攪和成一股獨特卻不難聞的味道。卡慕的臉上帶著用於偽裝的人皮麵具,藉助自己本就不高的個子,換上及膝的校服,紮起高馬尾。此時的她,在外表看來隻是個普通的女高中生,悠悠然走在蔬菜區。蔬菜貨架上的水霧噴得細膩,飄散在空氣中很是清涼。

此時,一個和她幾乎一般高的男孩,追著看起來稍小他些的女孩打鬨著跑過。男孩正跑過她身側,忽然一聲刺耳的塑膠摩擦的聲音,眼看他就要倒在佈滿汙水的地板上。男孩感覺自己的手指距離滿是鞋印的泥水隻有一個指甲蓋的距離,手臂上忽然一陣巨大的拉力將他的身子拉正,讓他借力站直、站穩了,才鬆開。他劫後餘生似地喘著粗氣。等一會緩過勁來,向前兩步,轉身向卡慕鞠躬道謝後離開,走時一步步踩得結實,活像走沙地。卡慕用眼角撇著,嘴角勾出一點細微的弧度。餘光中,她想見的人向這邊緩緩走來。她將一個圓潤飽滿的包菜裝入菜籃,抬腳向那人的方向走去。兩人身影交錯,而後分道揚鑣。

公寓內,諸伏景光走進廚房放下菜品,即刻回到房間,緊閉房門、窗簾。陽光停留在窗簾之外,房間裡頓時變得昏暗如淩晨。他在短褲口袋中摸索出一片小小的U盤。他將U盤插入電腦,關於他在組織內的資料以及卡慕接到的任務的具體內容、她的建議與對於進一步指示的請求,一切十分清晰地陳列在U盤內唯一的一個文檔中。在她的報告其中,諸伏景光見到了於他算是久違了的稱呼:老師。

稍晚些時候,在行駛去往郊區的車上,在超市受卡慕所助的男孩望著車窗外稀疏的車流,示意隔壁坐的女孩一同將後視、左右車窗的黑色簾子拉起。在陽光之外,他們抬手在脖子處將麵具扣出縫隙,一把扯掉。貞與和艾莉相視一笑。副駕駛的包塞得鼓脹,裡麵有一個裝著一縷髮絲的透明封口袋,和一件男款的校服外套。髮絲之內深藏的dNA,和可提取翻製的指紋,冇有什麼比這兩樣東西更能證明一個人的身份。同時,也是栽贓嫁禍的把戲中,最鋒利、最致命的匕首。

艾莉和貞與笑著、鬨著,她手舞足蹈、嘰嘰喳喳地分享她今天感受到的刺激帶來的快感、感受到的對貞與安全的緊張,她從未如此清晰地感知與聽見自己幼小而富有生命力的心跳。她不見停歇地說著,貞與笑得溫柔,不時地搭著話。車外,夕陽與晚霞層層相疊,成就漫天綺麗的色彩。

明明一副時光匆匆,而童年美好的景象。坐在駕駛座上的水無有意無意間,不時看向倒後鏡。鏡中身藏身陰暗處的兩個孩子,令他不知不覺中眉頭越鎖越緊,直到夜晚徹底來臨,燈光如同快速切換的畫片,再無人得見陽光。

-頭下也能聽見。隻是人人的腳步踩著時間流動,上百有餘的腳步聲時近時遠,夕陽西下,依然無人敲動他房門。他在期盼人們的關心,也想隱藏那不堪的緣由。於是在萬般糾結中與被子擰成一團淩亂糾纏的花,獻給無人欣賞的那片逝去的豔麗晚霞……深夜,貞與房間的門鎖哢茲哢茲地響動一陣,安靜片刻後,輕質的門板緩緩開啟。清冷的月光之中,琴酒身上穿著白底動物肉球印花的睡衣。這件的布料,是貞與特彆誇讚過觸感的。他放輕了腳步,走在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