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名柯之柯界財迷
  3. 第十八章 常服琴酒與遊樂場,我都要
猇羊雲崽 作品

第十八章 常服琴酒與遊樂場,我都要

    

目光滯留在這行字體扭曲的日文上遲遲不動。心裡默默思考著,這到底是來自一個孩子的真誠的請求,還是一個黑社會成員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拙計……遠方的商業街,大廈的樓頂一人架著望遠鏡監視著佐藤兄妹三人。郊區的彆墅外的樹林,沙沙的響動嘈雜不斷。屋子裡緊閉著窗門,特製的防彈、隔音的玻璃,斷絕了屋內與外界的一切交流。人造的燈光下,伍昌弘一人坐在沙發上,翻著日本人解讀的孫子兵法,期待著能揪出點解讀人的失誤,能讓他好好...-

窗外月光稀薄似無物。星星推雲掩了歪斜的月,於是今晚天光甚暗。往來行人抬首隻見空洞,天空亦是不見蹤影。諸伏景光正躺在公寓內,深陷一場勞苦的夢中,忽的他身子被一力拉起。驚覺的他猛然驚醒,瞪大的眼睛隻見一張紙帶著模糊的筆跡附於他的臉上。他連忙伸手打掉紙片。此刻的房間內,再無人的動靜,隻有風捲窗簾,騰起又落下,循環往複,一次次無聲地輕拍漆黑的牆麵。因無光而難以視物的房間內,隻有掉落一旁的紙片亮著幽藍熒光,格外顯眼。

他撿起紙片,摸起來是市麵上常用的賀卡的材質。此時他對這場午夜驚魂的始作俑者,心裡已然有了嫌疑人。他定睛一看,卡紙上用夜光墨汁寫著:我要去遊樂園玩,你準備準備。落款:貞與。文字下方還用美紋紙貼附上了樂園的門票。他起身走到書桌,打開檯燈與電腦查詢,門票來自近幾年新興Ip的主題樂園。網上資料顯示其主要麵對的客戶群體為十二到十八歲的青少年,適合朋友組團旅行,同時也是備受好評的約會地點。團購折扣……

“我當初定這團購折扣的優惠政策真是,太!明!智!了!”貞與一蹦而起,將自己砸入沙發的懷抱,身體半倒時順勢左腿壓右腿,坐立起來時又是一副優雅模樣。他捏著手裡的小一打門票抖了又抖,卡紙質地的門票呼呼扇風。臉上毫不掩飾的驕傲,高揚的嘴角,彎彎成月牙的眉尾、眼腳處,全牽掛著厚重的鈔票。至於購票的時間問題他也交代希菲修改,就算後期有人疑心也查不出什麼。

琴酒也清楚這滿屋子到處蹦躂炫耀的小人精,會處理好相關事宜。他端著兩杯熱牛奶坐到貞與身邊,接過他求表揚的眼神,放下杯子,伸手揉了揉他的小腦袋,享受著他滿足、享受的表情。此刻,屬於他們的家似乎真正地搭建起來了。

貞與將票一甩在桌麵,散開一朵毫無秩序的花,轉身,掏手機,身子一倒靠在琴酒身側,動作一氣嗬成。他的手機螢幕亮起俄羅斯方塊的遊戲,各樣方塊相互搭建,時間悄然藏於方塊中落下。他毫無征兆地忽然開口說:“那天你穿常服去,大夏天的,你那套衣服我看著就熱。”

琴酒沉默,靜靜思考槍械如何攜帶,片刻後胸有成竹,輕聲應答:“好。”

貞與手機裡的方塊堆滿了螢幕,他的遊戲輸了。輸在不斷冒出的手汗濕了按鍵,手滑得不行,機身都快要握不住。他默默拿起桌上的牛奶含一口在嘴裡,在溫熱而香醇油潤的奶香中開啟下一局遊戲。

五天後,遊樂園入口,琴酒的任務小隊在不遠處跟著諸伏景光入場。而貞與則是和艾莉再晚他們一個鐘頭踏入遊樂園。遠處的空中有黑色飛鳥變為女巫,騎著掃帚繞綺麗的城堡飛翔。近處是長著孔雀尾巴和翅膀的藍綠色老虎,拉著金絲繞紫水晶而成的馬車,在玻璃中穿過落地成冰的流水拱門繞著巨型水晶似的建築飛馳而過。他們正麵有一顆橙綠藍三色葉子的樹,樹葉落下又聚集,在空中打卷,卷一隻小狐狸樣。一瞬間樹葉炸開,一位三色髮色,紅棕異瞳的公主,抖著耳朵,甩著尾巴,雙手微提湛藍的星空裙襬,向觀眾微笑行禮。

艾莉環顧這一片夢幻的天地,眼中隱隱有淚。她畫就的故事,在此時此刻此地具化成現實。她也曾在電視上看見過它的廣告,隻是每每見到,相隔一塊顯示屏、飛鳥似俯瞰的視角都讓她覺得不真實。

“生日快樂,艾莉!”

“我的生日快樂,貞與哥哥!”艾莉笑得燦爛,一眼能見她潔白的八顆牙齒。兩人拿著預備製定好的路線計劃的地圖開啟了遊玩旅途。

中午,兩人找到室內冰製的水晶宮躲涼。此處室內靠外牆的一圈建造了兩邊的水缸展示各樣的小型魚類,在內圈魚缸的另一邊是旋轉自助餐廳。晶瑩剔透的座椅靠著魚缸的一側,地麵會繞最內圈的冰雕場緩緩轉動,柔軟的波光盈滿此處,微微晃動。

餐廳放置菜品的仿水晶檯麵,在背靠冰雕場的一側。檯麵上,烤扒、麪包、蛋糕、冰淇淩……隻要是艾莉喜歡吃的冇有一樣是不在的。隻要是她討厭的,也冇有一樣在其列。例如日本料理,她總說吃完了肚子疼。

艾莉站在餐檯前,隨著旋轉的地板審視各樣的小蛋糕。正當她為今日寵幸哪種味道的蛋糕小精靈煩惱時,頭頂的應急廣播傳來一陣刺耳的嘶鳴。艾莉趕忙空出一隻手,用手背抵緊耳朵。她心裡暗自煩躁的同時也感到疑惑,她確信自己冇有設定這種情節。

“哈哈哈~,各位少年,是否在某時曾幻想社會與自己未來的美好模樣?我也有過。可惜,社會並冇有我們想的那麼溫柔。它未給我任何幸福。我要如何回報它呢?以下是我的回答……”廣播裡傳來一男子的嗓音,語氣從憂鬱到後麵壓抑不住而流露的瘋狂,難辨他的精神狀態是否正常。內容奇怪的、未完的語句更是讓人感到莫名其妙,心裡發慌。

遲遲冇有發展的後續讓人緊繃的神經緩緩放鬆。正當大家都覺得這是場惡作劇時,水晶宮的門不斷一次一次地被推開、頂開,無數的行人被抬入餐廳,從場外進入的工作人員扯下防毒麵罩拿著喇叭向用餐的遊客致歉,並請大家進入內室、組織工作人員清空桌椅以空出更多的位置放置暈倒的行人。貞與起身牽起艾莉跟隨人流領取羽絨服進入建築最中心冰雕場,尋一處人少又能看清入口的雕像鏤空的底部躲著,避免更多的意外。

不久,琴酒身披羽絨大衣,拖著腳步不穩的伏特加進入內室。貞與朝他們招手。鑽入雕像底部的琴酒呼吸不暢地微微咳嗽著,看向貞與的眼神中情緒複雜,緩過氣來他的第一句話問:“這就是你讓我穿短袖的理由?”

貞與向身穿西裝、半身蓋著羽絨服、咳到快氣絕的伏特加拋去眼神示意,挺直了胸膛,正氣淩然、理直氣壯地回道:“不然呢?”

-量。跟著飛機穿過汪汪大洋,落在美國的土地上。貞與跟著大巴到了能被稱為城裡的地方,穿過滿是塗鴉的小巷,跟著本地人一起等著路口夾心餅乾一樣造型的汽車為他們留出過路的間隙,再像個小尾巴一樣追著路人的腳步過到對路……他驚歎某些牆上滿滿噹噹的、色彩、圖案富有衝擊力,又因為層層覆蓋和貞與的不識字從而難辯其意的貼紙……他停留在一群長相幾乎一樣,隻分得出有鬍子和冇鬍子、是男是女的金髮藍眼的外國人的人流裡,在一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