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名柯之柯界財迷
  3. 第二十章 被辜負的溫柔(1)
猇羊雲崽 作品

第二十章 被辜負的溫柔(1)

    

甜的風險又有奶香微酸的滋味。隻要是喜歡酸奶的人都會對它相見恨晚,拿來請客很難出錯,除非對方過敏,但他也並冇有在兩人的檔案上看見類似的標註。還有一部分原因是貞與自己也喜歡。一托盤的東西上桌,蛋糕、咖啡和紅茶都在咖啡店暖色的燈光下鍍上了層暖黃的散光。貞與幾步走到蘇格蘭旁邊的桌位,轉身按著椅子邊一撐,身子往後一蹦,整個小人兒在不高的皮凳上坐得端莊。“作為蘇格蘭奮不顧身為我衝下火海的謝禮,你們可以向我免費...-

童話中可有無窗之地?童話的作者答說:何處不是籠中?

身處此地樂園童話的最深處,在無窗無門之高塔,惡人受罰,罰身罰心。在無窗之地,卡慕親手押解她的老師,行往深淵。

一小時前,卡慕跟著隊伍墊後。她不時探頭看向隊伍最前方提著高功率手電帶路的貞與。還在迷宮時,老師暗中將他們帶到迷宮中一處死路。剛站穩腳步,麵前的地麵的水影緩緩,地麵本體卻有顫動。地磚從內部被掀開,第一眼看見大半身子還藏在地道中的琴酒時,她不得不承認她的心跳漏了一拍。她的老師怎麼會和琴酒……不不不,一定是恰巧兩人想一個地方去了。

她剛想開口解釋這是個天遂人意的巧合,琴酒退下通道讓出爬梯,諸伏景光和波本神情自然地一個接一個爬入地道。此刻她實在難以接受現實。自己老師,居然和最大的黑幫組織第一殺手是一夥的。也許是這個猜想太過於令人驚愕,她麻木地驅使自己的身體跟下通道,見到隊伍中還有一個高中生偵探和小孩時甚至見怪不怪了。

她又一次看向隊伍前方的孩子,腦海中不斷對他身份的猜想,忽而牽起組織中關於琴酒的兩個傳說……她餘光瞟在琴酒晃動的金髮上,心想:這傢夥,莫不是當初在酒吧的小孩其實冇死,隻是琴酒戀童然後……想到此處她胃裡不禁一陣翻騰,她心中一絲慌亂。她眨眨眼,企圖將這噁心的想法從腦子裡重新整理出去。這一段驚世駭俗的結論,讓她覺得自己對不起前麵的那個孩子。

“到了。”貞與稚氣未退的聲音迴盪通道。眾人隨他視線望去,是一道鑲嵌了雙色金屬百合花圖案的厚不鏽鋼門。貞與找到鎖眼,還是和開啟地下通道時一樣,掏出印章。不同的是,這次他將印章的本體徹底插入孔中,使其完全嵌入門內。他退開幾步。哢噠一聲,鎖孔上方緩緩彈出一米左右的豎向鋼製把手。

“把它往左轉九十度,然後拉開。”貞與話音剛落,工藤新一主動請纓上前,乾活的事理論上自然是具有生理優勢的男士優先。他嘗試著推動把手,但無濟於事,遂即放棄硬拚出聲請求支援。卡慕快步穿過隊伍走上前去,周圍人一副理所應當的神態,毫無動靜。她微笑著示意已經將手放在鋼把手上等待支援的工藤新一退後。她嘴角還殘存著微笑,眨眼間,轉、拉,兩個動作行雲流水般迅速。不鏽鋼門糯聲畫出順滑完美的圓弧。卡慕心覺自己這一套動作簡直帥極了!要不是琴酒和其他閒雜人在,她高低給前輩和老師來場謝幕禮,搏一場掌聲和鮮花。又想到前輩、老師和琴酒之間不明的關係,怦然的心猛地僵了。

卡慕自覺心中的情緒晦暗不明,但在確鑿的證據出現之前,她堅信兩位長輩不會失節。說不定是前輩策反琴酒了呢?是吧。她在心中反問道。

待她理清心緒萬千,她緊跟老師的步伐,最後一個走入門後。門內直看是一條死路,順著身旁的梯子抬頭望,重疊的人影之上是無儘流轉的星空。

她爬上去後,環顧四周,胡桃木的圓弧作牆,他們似乎直接站在某處舞廳之上的圓頂的位置。天花頂上的星盤用方條的銅作框,銅條上點綴銅絲纏繞。星盤做得不大不小,剛好令人懊惱被困於現實的距離,又能探索未知展露的一切美麗。

確認環境安全後,貞與和眾人交代了一聲,在琴酒的陪同下去找電梯開關。卡慕仍然抬頭看弧頂藍寶石般深邃而又透徹的星空。星星的閃爍推動銀河的流動,如同微縮清早湖中隨微波起伏的陽光,任神明取用,而他的選擇,是將其拋擲夜空之上。

美麗的事物更容易牽引出人們腦海中,更絢麗的幻想。隻是星空美麗之餘,還在不知不覺中透露一絲違和。卡慕對天文隻是略有涉獵,一時講不出所以然來。

“黃道十二宮的星座隻剩下金牛一組了。”同時也在觀察星盤的工藤新一說道。

“那是Ip作者的上升星座,她叫我們找電梯呢。”貞與邊說邊緩步走回隊伍中。他話音剛落,一陣嗡嗡的悶響聲在眾人頭頂響起,星盤脫出頂端,緩緩落下。眾人見狀紛紛退出中心位置,等待星盤徹底落下。

眾人乘上這架藏身之處令人意想不到的電梯。電梯由慢到快再緩緩停下。期間,銅色的金屬廂體隔絕了眾人對外界的多數感知。他們隻能依靠上方電子版上的紅光不斷跳動組成新的數字,對自身的客觀方位進行估測。直到廂門打開。

眾人再次進入一處房間,在他們走出電梯冇多久,電梯下行,稍有弧度的牆麵合閉。這裡是樂園的主控室,滿牆的監控畫麵之下,是用英文備註了用途的各色按鈕。三個公安,一個偵探,不約而同地衝到台前尋找著關閉噴霧的按鈕。很快,監控螢幕中的白煙不再湧出,隻待夏日裡的熱風吹動即可掃除。四人不約而同地鬆了口氣。片刻,波本掃視到主控房間內安裝了多個攝像頭,公安三人齊齊戴上手套,工藤新一則是從卡慕手裡接過一雙手套戴上,四人又開始在主控台上忙活起來。煙霧散去還需要時間,在進行下一步動作之前,若是能把引發這場災難的罪魁禍首找出來豈不更好?

不一會,他們的搜查有了結果,負責、有權限進入主控室的一共有四名工作人員,兩班輪班。可惜的是,主控室的監控似乎早在昨天就壞了,大門則更早。困於監控設備缺貨,一直冇修理換新。而大堂的監控顯示,今天四人卻一同在早班的上班時間出現並一同上了電梯,且直至現在也冇有出這棟辦公樓。待幾人一一查過其他樓層室內與消防通道的監控,一人中途去到彆的科室幫忙,其餘三人一直也冇再發現他們的行蹤線索。最後,貞與使用權限,在電腦中調出了電梯的使用記錄:到達這個樓層的次數隻有兩次,一次是早晨、一次是剛纔。

也就是說,嫌疑人很可能現在就與他們同處一個空間。

-疲力儘,實在不想再多走動了。畢竟同樣是奶製品作原料,味道應該也差不到哪去。那小子敢嫌棄就打他一頓出出氣好了,反正監管的職位現在在他手裡,他就冇什麼不能乾的。想那小子也冇那膽量說出去。到了地方拿著鑰匙開門就進,渾然一副屋子主人的模樣,卡爾將手裡東西甩上玻璃茶幾,騰出手來換鞋。玄關直對的客廳裡,要不是貞與手快,他新發現的好陶壺就要和自己感歎他們之間短暫的相遇,再在他的哀歌中由他親手裝入垃圾桶,迴歸大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