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名柯之柯界財迷
  3. 第二十一章 被辜負的溫柔(2)
猇羊雲崽 作品

第二十一章 被辜負的溫柔(2)

    

政府機關的辦公室給公安遞檔案,換裝加繞路鬨得他筋疲力儘,實在不想再多走動了。畢竟同樣是奶製品作原料,味道應該也差不到哪去。那小子敢嫌棄就打他一頓出出氣好了,反正監管的職位現在在他手裡,他就冇什麼不能乾的。想那小子也冇那膽量說出去。到了地方拿著鑰匙開門就進,渾然一副屋子主人的模樣,卡爾將手裡東西甩上玻璃茶幾,騰出手來換鞋。玄關直對的客廳裡,要不是貞與手快,他新發現的好陶壺就要和自己感歎他們之間短暫的...-

主控室的佈局一如他們從地下通道上來所到達的房間一樣,牆麵畫出圓弧直達頂部。不同之處在於這間房間的牆麵並非下麵那間那樣順滑無棱角的圓包起天,而是有六麵細葉型的牆,其尖端於房間頂部彙集。六處牆角分彆立起一座形態各異的、單翼天使的純白雕像。

“如果是嫌疑人還留在這個房間內的話,要不是牆後有暗室,要麼是地下有暗間。”波本篤定地說道。

工藤新一應和:“對,大家分頭找找吧。金髮的小哥負責主控台,我去查雕像,牆麵和擺飾一類的就交給剩下三位。”隨後,他來到貞與麵前,微微屈膝與他保持平視。也使得他狐疑的表情在貞與看來更加的,工藤新一開口問道:“你和這個遊樂園Ip的創作者認識的吧?”

“是啊,認識。”貞與語氣平淡地答話。隻是工藤新一怎麼看他那一副麵無表情的樣子,都覺得這臭小鬼從嘴角到眼神皆透露著對自己的嫌棄。

“關係怎麼樣?”

“不錯。”

“他有冇有和你說過這裡有什麼機關?就像下麵的電梯那樣。”

“……”貞與沉默了。希菲冇有和他提及這裡的暗室。他本以為嫌疑人會像禿毛鸚鵡一樣頹廢地呆在房間內等他們來擒。在猜測有密室的存在時,他的直覺告訴他,開啟機關的鑰匙就藏在自己與艾莉相處的某一個片段中。可是他幾乎每天都和艾莉在一起,片段比影院的片庫來得都多、都長,他已經在腦海了篩選甄彆了一些,到現在仍然毫無收穫。

貞與盯著工藤新一的臉看了一陣,直到他的表情中顯現出不自在的情緒,貞與輕歎一口氣,“機密。”

待工藤新一頂著一副無語氣憤的表情敗興離去。貞與拖住琴酒的手一同席地而坐。貞與搓動手指,撚除手指沾上的毛絨地毯的灰塵,勾勾手掌,示意琴酒靠近,“謎底可能真就藏在我和艾莉相處的一些細節裡。可我們幾乎冇有分開的時候,放鬆、重複的日常生活間,可能有些我自認為無關的細節會被忽略。所以,我說,你來找。”

“這棟大樓在今年年前建成。由希菲親自主持,也許密室就是她的主意。建成的時候計劃這一次艾莉的生日之旅,是希菲帶著我們五個孩子來的。如果是驚喜,如果不是六人合力,就是機關隻在艾莉能想到的地方。按希菲的想法,更可能是由艾莉領導其他人一同開啟機關。因為她希望艾莉能更自信、能學會與眾人相處的能力。”貞與說話間隙抬眼看琴酒,對方神色冷峻,一本正經地躲開了他直視的目光。貞與一挑眉毛,繼續說道:“但是希菲肯定會藏一個主開關,而且這個主開關一定是不……”

“主控台的這三排按鈕側麵都標有美術刀片的刻痕,‘Ei’。”波本喊道,“大家有什麼頭緒嗎?”眾人搖頭,波本轉頭繼續專注那三排36顆按鍵的解密。

“……一定是不簡單且隻有她自己有線索的。”貞與把自己的話接完。

“這裡的雕像可以轉動。”是工藤新一的聲音。

貞與說話屢屢被人打斷,他不滿轉頭望去,工藤新一正擺弄著雕像轉動。一眼望去,雕像的翅膀細長,微微向上傾,翅膀骨骼關節與羽毛最低處幾乎可以重合。雕塑師的手藝精湛,若不是在這無窗無風的室內,他甚至覺得它的羽毛一定能隨風輕蕩,翅膀開合,一定美極了……想到這裡,他忽然靈光一閃,他確實見過這翅膀開合的模樣。

“大家把六尊雕像的翅膀都轉向房間中心試一下。”貞與提議,眾人照做。為了排除需要同時合理轉動的情況,也為了節約時間,貞與也獨自走到一座雕像前。正如他分析的,雕像的重量很輕,內部可能用了鏤空,就連小孩子轉動起來也不算費。

隨著六處雕像翅膀指向中心,牆麵開始向下滑動退下,露出頭頂的星空影像。這次的謎題藏在星空之外,九色的線與點連成不同的星座,交疊在一起。它們不隨星河而動,專門等待一次機會,現身拉動人們的目光聚焦。

隻是……“好像地鐵的站台圖啊。”貞與不禁出聲吐槽道。希菲實在是對艾莉的兒童彩繪風格理解得格外透徹。

“九天。”琴酒出聲提醒。貞與有些冇反應過來,“啥?”

“九重天和九泉,你和他們聊到過。九個星座交疊,可能是仿照小孩的手法表現的‘九天’。相對照的就是‘九泉’,提示暗室在我們腳下。最終的開關,是用孩子的思維,表現出天地之間的事物。”

聽完琴酒的分析,貞與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所以這裡的牆也不是完全的圓也不是完全的方形,估計是考慮到天圓地方的說法,再配合蔥蓮的特征設計的。可這天地之間,樹木草石、人和動物?也冇人發現插槽,難道是通過感應重量?這也太容易誤觸了,這裡好歹還是個工作場所。

貞與思索著,在房間內踱步,拉拉布條,扯扯畫框,均是無功而返。他有些無助地環顧房間,最後,他的視線落在了雕塑的翅膀上。蔥蓮是關鍵線索,房間內的設計也參考了它,形象、機關……突然間,貞與腦子裡靈光一現,朝波本問道:“天使的翅膀可以轉嗎?像我們從地道上來遇到的門那樣。”

“嗯?我試試。”波本有點驚奇對方會喊自己,他和這孩子有幾年冇見了。現在距離雕像最近的是工藤新一和景光,就算是外人在不好和景光有交集,那小偵探也距離雕像不遠……他來到雕像前,仔細觀察翅膀與身體的鏈接處,搖搖頭向貞與答覆:“不行,冇有做機關的痕跡,翅膀和身體是一體的。”說話間怕孩子不死心,還動手試著擺弄了一下雕塑的翅膀。

貞與有些泄氣,半靠在琴酒的身上,琴酒也不作反應,順理成章地當起了人肉靠背。貞與瞥見琴酒毫無拒絕更無厭煩,心安理得地徹底放鬆了上半身的肌肉。他原本猜想雲和鳥也是天地間的事物,可惜了。

天地之間的事物,還得能當作機關……貞與有些苦惱地抬頭看天,嘴裡嘟囔:“會是什麼呢?”

-行雲流水般迅速。不鏽鋼門糯聲畫出順滑完美的圓弧。卡慕心覺自己這一套動作簡直帥極了!要不是琴酒和其他閒雜人在,她高低給前輩和老師來場謝幕禮,搏一場掌聲和鮮花。又想到前輩、老師和琴酒之間不明的關係,怦然的心猛地僵了。卡慕自覺心中的情緒晦暗不明,但在確鑿的證據出現之前,她堅信兩位長輩不會失節。說不定是前輩策反琴酒了呢?是吧。她在心中反問道。待她理清心緒萬千,她緊跟老師的步伐,最後一個走入門後。門內直看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