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名柯之柯界財迷
  3. 第二十二章 被辜負的溫柔(3)
猇羊雲崽 作品

第二十二章 被辜負的溫柔(3)

    

總不可能是無聲的。老舊木板的吱呀呻吟在靜謐的夜裡格外刺耳。入門八步,開吧檯擋板,斜著前進兩步,石磚拔插,原路返回,鎖門,離去。他的每一步都被貞與聽在耳裡。魚現了影子,剩下的,就是要給隔壁池子那覬覦此魚已久的大魚,挖個渠。四天內,貞與每天都能碰見那兩人,雖然時間不同,一同前來的也時多時少,但他們坐的地方十之**都是同一個位置,時不時的貞與還能在那桌人的嘴裡聽見含著自己任務目標的細語。而奇特的是,幾乎...-

九天、九泉之間,除了雲、鳥、天使就隻剩地板了。貞與一一在腦海中排除已經找到的,或是冇有相應條件去表現的“天地之間”的事物。如果是按照眾所周知的中國傳統神話來佈置謎題的話,“地”本身也在排查的範圍之內……六角形的地板……總不會有機關能把這上麵的房間,變成他們上來時的房間的模樣,地板形狀都不一樣……

貞與抬手示意琴酒拉他一把,盤腿的時間久了,有些壓得失力。琴酒起身,拉起貞與的手,力分兩段,半段拉他起,半段借他撐著站穩。貞與招呼琴酒幫他細細搜一遍地板。琴酒微微搖頭,說:“你自己就能做好。”

貞與有一刻的失神,即時轉身,緩步走開。多久以來琴酒對他的有求必應,居然在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上被打破了。他悄悄回頭看,對方雙手插兜站在原地,目光留在主控台的監控上。極度的落差感滋養了眾多情緒的壯大,生氣,忐忑,恐懼,貞與此刻內心難得地捲起亂流。他收回視線不敢再看,細細走過每一寸地毯。

視野中有太陽與它四周如造型參差的皇冠般環繞的光,光線的表現使用錐形的尖銳來體現陽光的穿透、力量。

他心中的氣,是掩蓋忐忑與恐懼的表象。

太陽花紋之下,是宇宙湛藍而群星明亮綺麗的星空。

忐忑,是對失去的恐懼。失去……愛護?

地毯上,天使在雲層之上嬉鬨。

恐懼……恐懼自己對易得的事物不愛護導致得而複失?恐懼與不能馴服的野獸同籠?都有,但不是重點……

雲層之下,半透明的四方麵覆蓋著六角的土地,土地之下儘為魑魅魍魎。

貞與已走到方形地毯的角落,心中最深處的情緒如同海淵,隻見其中竄梭而過的模糊黑影,難以解析。他把這一切籠統地揉作一團,歸因於一直以來的放肆試探鬆弛了神經,對拒絕猝不及防,心理產生落差把神經彈亂了。暫且壓下這無益於現狀的感性。

地毯少見的是拴在四個釘子上的,釘子形狀似鑰匙,小指粗細的鋼柱之上有圓形的鏤空抓柄,圓型之內又有四條圓柱組成的正方型。

又是天圓地方?貞與心裡有些疑惑,天圓地方的線索不是已經用過了嗎?一般而言,不會設計隻需要一條線索就能貫通全域性。更何況這線索無處可用。現在隻有一個可能性,“天圓地方”用於暗示、輔助推導真正有用的線索。

方形的毯子四角被拴,小柱子上圓形含四角,雖然地毯的四角已經靠近雕像一圈,而且就設置在四座雕像的麵前一厘米處,一般不會有人靠近,可萬事需防萬一。柱子用於固定地毯,圓形也未必是謎題,而是防止踩踏損壞。這麼一說,圓形裡的方形纔是題目。

四角的方形都整齊地兩兩分彆與地毯相對的兩邊垂直。四個方型,也可以說成是四個麵……四麵八方?用四個麵展示八個方位嗎?貞與蹲下觀察柱子與地麵銜接的底部,果然,一條不細看難以察覺的縫隙展現眼前。他伸手試探性地擰轉柱子,確實是可動的。

如果包含地毯的四角在內展示八個方位並不難,隻要將每個鋼柱扭轉四十五度,讓抓柄上的方形麵向地毯中心就可以了。可是以希菲的性格,相比重複,她更愛無序。

至於解密的最終鑰匙,大概就在地毯中心的太陽光環的參差之下。地毯以太陽為中心開始圖畫故事,俗話說太陽東昇西降。第一個鑰匙的轉動,側朝東西。第一個鑰匙的位置,在最長的光錐指向之處,也就是在主控機右側的小地柱。

貞與走過去,擰動地柱,細微的哢噠一聲在充滿沉思的房間裡格外清脆亮耳,如同智慧女神雅典娜的讚揚般激奮人心。其餘人也像是開竅了一般。

第二層機關,星空圖中,大熊座之中,北鬥七星指向北。按光錐第二長,指向左後方。

第三層機關,謎底似乎不在雲層與天使,而是與第四層機關一同包含在之後的四方、六角麵、以及其下的小鬼中。四方的角分彆垂直於在六角兩邊的四條線段中間,代表八方中四個側方位。小鬼指地下,從圖像上看左上側對東北西南,作為地;右下側對西北東南,表示地下仍有深度與空間。

四聲機關對正的清響陸續報喜。貞與在其他人分析題目時在房間的消防逃生門旁邊翻出兩副防毒麵具。他將一副自留,一副在最後一道機關響時,貞與將它塞到了琴酒手裡。他對剛剛的事還是心存芥蒂,但畢竟是自己還需要依仗的人,姑且護他一時。

一陣生日歌響起,高人一頭的牆麵陸續有方形牆片翻轉,翻轉出一個個禮花炮。炮聲、綵帶,遊龍似的繞牆而行,留下或閃亮或啞光的雨,從朦朧雲霧中落下。在綵帶堪堪飄落人髮絲處時,牆邊呲呲作響,濃重的霧氣沿地麵噴出。呼吸道熟悉的刺痛襲擊眾人。不過這次大家見貞與翻出防毒麵具,心裡早有了預警,齊齊拿毛巾、袖子捂住口鼻。可薄薄幾層布料終歸能力有限,他們隻能坦然接受必至的苦難。

禍不單行,地板也開始顫動,幾人連忙忍著痛往雕像處躲。而貞與和琴酒依然站在地毯中心的太陽之上不動。地毯之下,六處地麵以細長而微有弧度的花瓣形狀下陷。每片“花瓣”處分六片,由中間開始往始末兩端之下收起,而後尾端三塊版麵緩緩向內移動同時向外側翻轉,讓地毯包裹自身。四處地柱緩緩旋轉拉緊地毯,貞與所站立的“太陽”與“陽光”逐漸成為金黃的花蕊。最終六瓣“花瓣”處的地板皆收於“花蕊”之下。

此時地下室的排風係統也開始高功率運作,不一會,雲開天清,霧氣徹底消散。

地下室四周做了嵌入式燈帶,不設樓梯而是造了沿牆麵一週的環形滑梯。有一人形被滑梯緩緩送回地麵,半身還保持著攀爬的樣勢留在滑梯上,半身落入一灘血泊,腳邊是兩具如同入眠般的死屍。

貞與瞬間感覺把艾莉留在水晶宮是無比正確的選擇,今天畢竟是她生日,不好見這些,太過掃興。

工藤新一趕忙借滑梯跑幾步減少落差,邊跑,嘴裡邊喊著叫眾人不要破壞現場而後一躍而下。貞與看失血量猜,兩人是不可能生還的,心裡暗自感歎不愧是做偵探的,真是嚴謹。還或許還有一副好心腸?

果不其然,工藤新一看著上方的眾人,搖了搖頭,眼裡清澈地顯露著悲傷與無力。

-各類情緒複雜的眼神環繞著他,他不明緣由,也不知所措。隻好當作未發覺的樣子,如平常一般地做表情、如平常一般地行動。待他回到格蘭伯奇的辦公室,反鎖上門,上前放下調製好的雞尾酒。九條蓮將地下室的古怪告與大哥,隻見格蘭伯奇本就陰暗的臉色更加了一分戾氣。“你先出去,最近注意安全,哪怕是自家兄弟也提防著些。”格蘭伯奇強壓怒氣,儘量溫和地對九條蓮命令道。九條蓮依言退下。格蘭伯奇心中懊惱:這件事情緣由在他,蓮也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