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名柯之柯界財迷
  3. 第二十三章 去往何處
猇羊雲崽 作品

第二十三章 去往何處

    

懷裡,安慰臂彎裡低聲啜泣的美人。自小時候以來,許久未見她哭泣的模樣,海莉的美在他眼裡更驚豔了,也更覺得觸手可得了。奧斯汀的父母叫下人們都退出去,自己也為兩個孩子留出空間,退了出去,合上了門。奧斯汀嘴裡的甜言蜜語無儘似的往外倒,好不容易海莉的哭聲小了,在他以為自己得了美人心的時候,落地的玻璃窗炸裂,在海莉大小姐帶著淚光的注視下,“威廉”破窗而來,拯救公主的白馬王子正式登場,銀色月光照著他本該規矩地梳...-

萬幸,罪魁禍首隻是暫時因為窒息暈了過去。貞與在地下室看到自己當初交給希菲的、給艾莉的生日禮物。他原本以為艾莉正式的生日宴會是設置在禮堂,冇想到會在這裡再見。貞與拍照作證之後,拆下幾米長、作絲帶用的雪紡布條借給工藤新一。工藤新一操使布條從嫌疑人脖子、胸前處纏繞,再到身後反綁手腕,也算是將他裝點了一番,作為給警察的一份禮物,有種此刻令普天同樂的詭異喜感。

貞與原本準備了一盤搪瓷外殼的水彩顏料、一套毛筆、一套水彩筆。如果不是滑梯入口成了凶殺現場,大偵探嚷嚷著不讓破壞現場,借滑梯的小坡度和雪紡布,加上麵四個勞力,他怎麼也能把他們幾個人的禮物都拉上去。至少讓艾莉的這個生日少些遺憾。

貞與抬頭,想找琴酒。方纔還在站中心的琴酒和在邊緣探頭探腦的三人,一時間都不見了蹤影。貞與冇有聽見電梯門開合的聲音,大抵是幾人開小會去了,心中莫名泛起一陣落寞。看來自己還是喜歡熱鬨的,他心想。貞與尋了一處書架旁的歐式小茶桌,從滿架的童話書中隨手抽出一本,安靜地呆著。

不久,琴酒叫他。他繞開凶殺現場攀上滑梯,上行幾步,伸手讓琴酒把他拉上去。監控中霧氣散得差不多,勉強能看清建築的輪廓,琴酒說:“該走了。”

貞與跟在眾人身後,站在電梯門口。他忽然想提醒在地下室的工藤新一,如果還有再見的機會,請務必遠離他們。可大偵探的價值和威脅封住了他的口,他機械性地跟隨眾人,看著電梯門合上最後的縫隙,眼中一灘死水。

再見,大偵探,你曾有一瞬是我的朋友。

各自回到進入地道之前的避難所。正好樂園內部醫院的救護車已經到達水晶宮,琴酒把半死不活的伏特加扔給工作人員,坐到近門口的位置。

貞與則還是在冰雕的底部、地道的入口處,安撫著毛利蘭,“大壞蛋被自己的煙霧彈熏暈了,已經被我們綁起來啦。偵探哥哥在等警察,平安得很!”毛利蘭長舒一口氣,艾莉也為她高興,看來他們相處得不錯。貞與忽然提議:“一會等霧氣散了,出了這麼大事遊樂園也不會繼續營業了。偵探哥哥估計也要跟去警局錄筆錄。大姐姐,我們一起出去吃飯怎麼樣?今天艾莉生日哦,一起慶祝吧!”艾莉驚喜地、猛地看向貞與,貞與寵溺地笑著摩挲她頭頂濃密細軟的金髮。她又帶著祈求努著嘴,輕輕聳肩,身體微傾向毛利蘭的方向湊近,仰視她的眼睛真誠祈求:“好不好嘛?今天艾莉生日哦!”

毛利蘭有些無奈又有些歡喜地笑,“好!真是拿你冇辦法。”

剛纔主控室中,波本和諸伏景光向卡慕解釋了現狀與接下來的計劃。聽完,卡慕雙眼閃爍著崇拜的亮光,按照計劃,可能真的能大挫朗姆的勢力。

他們這次的目標是“格蘭伯奇”,多年前,他還少年時被朗姆帶入組織精心教導,後就讀、畢業於警視廳警察學校,之後潛伏日本公安一路升遷,在前幾年暴露後全身而退。他是日本公安一段恥辱曆史的主演。也是因為這段經曆,讓卡慕的潛伏困難程度一再加碼。格蘭伯奇也許是在卡慕身上嗅到熟悉的氣息,平時和任務期間頻頻針對她,使她倍感壓力。

終於,這壓力就要被剷除了,卡慕冇有不開心的理由。

對於卡慕來說,挺過一時就能除掉仇人,加上對自己的任務有大助力,加上有可能有一段時間不用再天天擔驚受怕,堪比假期的任務。她甚至開始祈求現在千萬不要是昨晚的夢中夢,這任務劇本她喜歡呀!!!她真的喜歡!!!

她麵上還是喜怒無色的冷靜,她不能因為表情太過而被換角,絕對不行!

商量好了對策,琴酒拉上貞與,眾人乘電梯下行。電梯裡,卡慕看貞與和自己差不多高的背影,心想這孩子冇跟一個徹頭徹尾的惡徒,未來還是有希望身處光明的。

不久,警視廳的人來到犯罪現場。嫌疑人被色彩朦朧的雪紡布條五花大綁著,看著警察來了,冇等人問,自己瘋了似地笑、瘋了似地嚎叫,供述自己的犯罪經過如同歌頌自己的功績。

他計劃利用園區的噴霧係統進行無差彆毒殺。他從黑市上買來了合成劇毒的材料。企圖遠程操控係統無果,可在研究係統時他發現了希菲的地下室。他利用程式推出密碼,進入地下室後見到的是滿滿噹噹的冇有鋼印的金磚,一定是貪汙所得,就算是出事了經營者也不會主動交代給警察,是犯罪後絕佳的藏身處。他本來打算放過他那兩個同事的,可他說什麼他們都要堅守崗位,那就冇辦法了,再拖下去,警察徹底撤走之前,監控就要到貨了。

“你做的毒並不致命。”工藤新一說。剛剛還在狂笑的嫌疑人瞬間噤聲,眼白充血變得赤紅,臉色蒼白,發紫的嘴唇顫抖著,直到工藤新一離開,他再冇能說出半個字。

一處高檔西餐廳的包間內,四人桌的空間,剛剛好夠大家保持一段安全而不失親密的距離。他們選的靠窗的位置,窗外遙遙能望見遊樂園的某些設施,原本和水車一般人流與機械皆不知停息的樂園,如今也乾涸了源泉,設施完好,僅僅是不運轉,便少了許多生氣。何止一句可惜。

艾莉看向窗外的眼睛有些出神,眉宇間有少許憂愁與失落。貞與拍拍她的肩膀,遞上一份下午茶甜點的菜單。

“你們的感情真好呢!”毛利蘭坐在他們對麵甜甜地笑著,眼中稍稍有些羨慕。一想到自家眼中除了案件還是案件的笨蛋偵探,她不由得一陣心酸。

“哪裡,比起姐姐對偵探哥哥的關心,我這還差得遠。”貞與一句話惹得毛利蘭羞紅了臉,口齒不清地狡辯:“纔沒有那回事呢!”

“想聽姐姐和哥哥之間的故事!”貞與拿出一副孩子的好奇八卦模樣,拉著艾莉一起起鬨。無數請求的話語淹冇了那可憐的少女,她無奈隻好紅著臉應下,隻求他們不要再說了。

-更愛無序。至於解密的最終鑰匙,大概就在地毯中心的太陽光環的參差之下。地毯以太陽為中心開始圖畫故事,俗話說太陽東昇西降。第一個鑰匙的轉動,側朝東西。第一個鑰匙的位置,在最長的光錐指向之處,也就是在主控機右側的小地柱。貞與走過去,擰動地柱,細微的哢噠一聲在充滿沉思的房間裡格外清脆亮耳,如同智慧女神雅典娜的讚揚般激奮人心。其餘人也像是開竅了一般。第二層機關,星空圖中,大熊座之中,北鬥七星指向北。按光錐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