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名柯之柯界財迷
  3. 第二十六章 “哥哥”
猇羊雲崽 作品

第二十六章 “哥哥”

    

。貞與幾步走到蘇格蘭旁邊的桌位,轉身按著椅子邊一撐,身子往後一蹦,整個小人兒在不高的皮凳上坐得端莊。“作為蘇格蘭奮不顧身為我衝下火海的謝禮,你們可以向我免費提問十二個問題,不設時限。”貞與如黑曜石的眼睛水潤潤的,虹膜與眼仁近乎一色,擠得清亮的眼白小小地縮在兩邊。眼中是粗密且長短有致的睫毛,放任自然撒下翩翩光陰,眼上彎彎兩道黑柳葉,眼尾拖出淡棕色的色彩,稱得小臉嫩紅。深眼窩、高眉骨、鼻梁挺立如小山。...-

貞與從洗手間走出,手掌並圓蓋著嘴巴哈氣,舌頭舔舔口腔上頜。在確定嘴裡黑胡椒與甜辣醬相融的怪味徹底消散後,貞與慢步返回餐廳,見琴酒還披著他那件漆黑的大衣,坐在他自己的餐桌座位上,低垂著頭。

“哥哥?”貞與猶豫著開口,還未等他接開下句,琴酒霎時轉過頭來,臉上是難以置信的表情。在貞與的印象中,他的眼睛裡從未有此刻的光明,貞與被他盯得渾身不自在。他撇開臉,接上句說:“說的是你吧?”

“是。”琴酒宣誓一般堅定地回答他。

貞與愣在原地,沉默一陣,走進廚房。他在忙碌的金狼身邊抽走一本滿布歲月的舊雜誌,隨手翻開書中的一頁,遞給琴酒。

那一頁的雜誌頁印有一張表格,題目是:記錄家人的喜愛的餐品吧!光滑的雜誌紙邊緣被墨水蹭出一副水墨山水畫,琴酒一眼就看出是某人在意外之上故意增添的樂趣。表格中的鋼筆字排列整齊、筆畫稍粗且墨跡圓潤,邊緣少許蹭臟,看得出四周的山水畫取墨於此。

字跡寫道:媽媽的最愛……爸爸大概的最愛……仔仔豬的不討厭名單,與前兩個一長串的清單不同,這個標題之下隻有寥寥三道肉菜……

最後的清單——哥哥的最愛:黑椒牛仔骨配甜辣醬。

琴酒臉上是懷念、是悲傷,過往為數不多的幸福與家庭的回憶在一瞬間如洪水襲來,將他多年壘起的心理堡壘,沖刷得半塊殘磚碎瓦都隨流水不知何處去。他反覆摩挲著她為圖省事,在滿布漢字的文章中,結尾的一點英文句號。他的嘴角不知不覺地掛起溫暖的笑。隨即而來的淚意,令他不禁壓實了兩瓣唇來隱忍、抑製。

貞與在他對麵看著,看戲的一般看著。他不在此番悲情的氣氛之中,甚至彷彿不存在那份溫馨的表格之中。他早晨從自己的床上醒來,在枕邊發現這本雜誌。他已無數次翻看那一頁表格,手上的油與汗滲入書頁的邊緣,令期間多年的墨跡模糊了一絲半縷。

半日時光,他心中最大的觸動,隻是為自己的無所感而悲哀。

於是貞與叫金狼上來把菜譜上的菜複現一遍,哪怕他手上還綁著石膏。他看廚房中忙碌的金狼的背影,以及他脖子上懸掛穩固未痊癒手臂的紗布。貞與自覺已經無心無力去感受愧疚與心痛、顧及他的傷痛與不便。

此刻,他見琴酒這番動情模樣,心裡直為自己的父母覺得諷刺。

他半闔起眼簾,不願再看,開口打斷道:“你口味可真奇特。”

“這是你母親無數稀奇古怪發明中最神奇的一道菜。”琴酒眼神中的懷念越發濃鬱。

“平時不是她做飯吧?按你說的我們一家能活下來可真不容易。”

“嗯,一般是你父親下廚。剛開始他冇空的時候就是你母親親征。後來我和你父親惜命,就是我上了。”

“哦。那你吃吧。我剛剛嚐了一口……她的神奇發明。有點撐不住,我先回房間了。你自便。”說完,貞與低著頭逃難似地跑回房間。他步伐不停,反手關門反鎖,雖然他猜也不會有人來開他的門。

他泄開強撐身體的力氣,任由身體重重跌落床上,心中混亂的情緒奔湧而上,眼淚不住地無聲流下,他扯過短短的袖子抹了一遍、又一遍也抹不淨。不知由來的風雨催得他心裡的城崩塌、潰敗。他縮緊全身,腦袋埋在交疊的臂彎間,任由眼淚肆意掉落,浸濕被單。

他分不清元凶是自己的冷血,還是因為時間和遺忘。

他從來不知道他由何起,至何處而終。

不見未來,亦不見歸途。

他現在的樣子,就像是個怪物。

不久前,格蘭伯奇拿著錄像找到朗姆。朗姆打過一通電話之後,他被告知錄像需要等待鑒定。此事非同平常處置那些可有可無的小嘍囉,不可魯莽行事。格蘭伯奇料到會有這一出,多年的相處他自認對於上司的心思,自己不懂十分也通八分。

“好,我等。”他說。

朗姆叼著雪茄,煙霧朦朧了他的神情,他點點頭、拍拍格蘭伯奇的肩膀表示欣慰與安撫。

格蘭伯奇回到自己的彆墅地盤,零星幾位得力手下環聚,他的副手九條蓮首先上前來到他桌前,問:“上麵怎麼說。”

“和我們料想的一樣。單獨一份毫無佐證的監控太過無力,還撼動不了卡慕在朗姆心裡的‘價值’,我們需要更多有力的證據。”

“我已經吩咐下頭繼續再找了。”九條蓮接話。

格蘭伯奇點頭,對九條蓮,他毫不吝嗇讚賞的目光,“聰明。”他伸手撩動桌麵的天平擺件,一指壓住左邊的秤砣緩緩使勁下壓,天平也隨他的動作越發失衡,“必要時,給他加加砝碼。”

九條蓮有些許猶豫,可片刻後還是堅定地應下:“是!”

“記得做漂亮些。”

“是!”

“各忙各的去吧。”格蘭伯奇揮手散去部將。常年合起的窗戶、常年合起的黑色窗簾,無風侵擾,安靜如他經年踏過的萬萬千具屍體一般。空蕩的房間如晝的暖光溫馨、身後滿載智慧的書架知性、身前的厚原木桌凝聚權力。他手掌拂過光潔而肆意扭曲的木紋,越行至遠處,他的手指尖越是發白,他指間的關節越是棱角分明。他側首,目光隨指間直至書案邊緣,眼中不加抑製的滿意。他在欣賞自己閃亮寒鋒的尚方寶劍。

如此絕世利劍,如何能容他人相爭。

死氣滿溢的房間,唯有書案上的天平,悠悠盪盪。

彆墅庭院,眾人不約而同地停下腳步,目光聚集一人之身。“蓮哥,接下來怎麼辦?”一個光頭的大老粗開口問道。

“最近手頭上不重要的工作都停下,萬事為此事讓行。把和大哥爭權的小姑娘除掉,我們未來的日子就更是順風順水了。大哥平時待我們掏心掏肺,你們一個個的都給我儘力而為!好好表現!”至於“加碼”的事情,九條蓮有他自己的想法和門路,自然不必廣而告之,授人以柄。

“是!”眾人喊道。

四散而去的人影疊疊,九條蓮仍站立原地,遲遲冇有挪動步伐。晚風吹動,庭院內,過人高的奇石噴泉水流潺潺,不止不息。層層濃綠色、油亮碧玉般的葉於樹枝上交錯堆疊,樹影婆娑。

他抬頭望向書房的方向,漆黑的窗戶不透出一絲屋內溫暖的光亮。

以往他們在卡慕這小姑娘身上也冇少吃啞巴虧,大哥也厭惡她至極。這次,雖不知是否決戰,但一定是一場惡戰。不曉得對方又要打出什麼招數。他甚是擔心“大哥”的安全,也為這群依附於此巢的小崽子們擔憂。隻希望他們“兄弟”依然攜手同心,過五關斬六將,平安長隨,事事順遂。

-道是哪個城市,卡爾駕駛著車子停在一處跨河的橋邊。橋洞之下橙紅色的髮絲長長在晚風中飄蕩,水下橋身的倒影幽幽,岸邊青草搖搖。草葉上鮮紅的七星瓢蟲知道是風吹動,細足不曾挪動,薄透的翅膀安穩地藏在甲殼之下,依然穩穩地停在草葉上。蘇格蘭隨卡爾留在車裡,貞與一人下車與藏身於此的女人相談。卡爾在車中左翻翻右瞧瞧,把不合時宜、不合對象的好奇心放縱到了極致。許久,終於讓他找著了金狼藏的糖霜話梅。他對著瓶子邪笑著,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