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名柯之柯界財迷
  3. 第二十七章 外人
猇羊雲崽 作品

第二十七章 外人

    

能耐心的等嗎?”老人手舞足蹈地向貞與介紹白熾燈之下不存在的星空,向他慶祝他還是個孩子的事實,向他介紹希菲,希菲也笑著向他招手。他想要的答案也站到了他人生一個未知的時間點等待著他。長相有些嚇人的老人此刻比聖誕老人還要光輝萬丈,比小精靈、魔法仙子等等,比孩子所知的所有一切的夢幻還要夢幻,又無比真實。貞與呆呆地望著老人背光的、誇張的笑容,眼裡含著淚,跳下椅子萬分鄭重地給老人磕了個頭。他的家,他能知道原來...-

果不其然,房間內光線漸暗,貞與合著眼也能感覺得到。房間外腳步時起時停,他耳朵壓在枕頭下也能聽見。隻是人人的腳步踩著時間流動,上百有餘的腳步聲時近時遠,夕陽西下,依然無人敲動他房門。

他在期盼人們的關心,也想隱藏那不堪的緣由。於是在萬般糾結中與被子擰成一團淩亂糾纏的花,獻給無人欣賞的那片逝去的豔麗晚霞……

深夜,貞與房間的門鎖哢茲哢茲地響動一陣,安靜片刻後,輕質的門板緩緩開啟。清冷的月光之中,琴酒身上穿著白底動物肉球印花的睡衣。這件的布料,是貞與特彆誇讚過觸感的。他放輕了腳步,走在瓷磚上比貓還輕巧、比貓還安靜。一步步走過,人體的潮濕和熱度在瓷磚上留下霧氣。他傾身,放過一身的月光灑落,地上腳印之上凝結的水珠,如一地零落的細碎珍寶,隱隱閃著光輝。

他輕輕撥開床上的布偶群,在孩子背後騰出一塊棲身之所,躺下,琴酒的手臂溫柔地櫼入貞與和被子溫暖親密而柔軟的約會,將孩子攬入懷中。同款沐浴露的花香充盈床帳,一切似乎是溫馨的,隻要除去房門上被撬開的鎖頭。

琴酒不知道孩子是否懂他,而他確實對一個孩子的心思毫無頭緒。貞與走後,他多少次盯著這扇房門,隻是表麵習慣性展現的冷酷,使得無人知曉他的不知所措。他無比盼望這間房門有天能毫無防備地向他敞開。歲歲年年,孩子看他的眼裡總有忌憚,相處中也總有距離感。無論是在推心置腹地交托性命,還是在某一刻身體上緊緊相靠,他們的心,始終是咫尺天涯。

琴酒不知道貞與是否知曉,他在父母心中如天如地的重要。琴酒渴望他認可自己作為他的‘哥哥’,渴望孩子有一天能由衷地緊緊抱住他。也許那時自己才能完全有資格,徹底地相擁這個“家”……

於此同時,宿舍的樓道響起一段虛浮的腳步,聲音軟而無力。校長辦公室的門口,早在等待他的希菲伸手將金狼迎進門。

金狼緊緊皺著眉,因為傷痛的複發,更因為苦於斟酌如何用言語詮釋自己的疑問,一雙水色的眼睛透徹地展露主人的不解。他思索片刻又片刻,無聲開合的嘴唇一次次告訴希菲他的猶豫。希菲問出聲來,叫金狼放鬆了說。他隻好試探性地將發生的事複述一遍,小心翼翼地問道:“我不在的時候發生什麼了嗎?”

“哎,冇什麼大事。是他們自己的問題。”

“自己的……問題?”

希菲衣襬拂過皮質麵料上霧麵的燈光,她看著窗外的星辰,雲霧之後不知多少光芒被埋葬,倖存的星光零碎而落寞,絲毫不見小時候的絢爛。她眼瞼低垂,蓋過萬般思緒,片刻後,淡薄的笑意複現在她眸中。她一如既往,自信從容地將她所知所解的真相,緩緩道出:“他們呀。大概是他們都把‘父母’之所在,看作為‘家’。卻一個因為存在血脈的連接之外而自卑,一個因為對血親的遺忘和無感而自我厭棄,他們都以為對方纔是在‘家’門內的人,渴望對方代表‘家’,接納自己。實際上不過兩條喪家之犬,在‘家’的廢墟前徘徊流浪,沉溺在從過往時光延續而來的想象罷了。”

金狼聽著,忽然身體不受控製地倒靠在沙發上。一天的家務工作使他的傷開始不斷嘶吼著疼痛。這還遠遠不夠,他還想為主人做更多,更多,更多……哪怕粉身碎骨。是主人給了他‘家’,他無法理解主人的痛苦,但他願意聽從主人任何命令,哪怕再無理、再放縱。因為他是幸福的……

希菲聽見沙發彈簧的呻吟驚得趕忙上前檢視金狼的身體狀況,所幸對方呼吸平穩,大抵隻是累得睡著了。希菲無奈的歎息在校長室裡飄蕩如雲。她沉墜腦海的過往被牽動,想想樓上那兩個傻瓜蛋子,不由得又是一聲歎,睫毛撲動低垂眼眸,她細細看著熟睡的金狼,輕聲喃喃道:“希望貞與不要察覺到這件事,不然咱們可有難關要過。”

第二天的早晨,天光漸亮,迷濛地睜開眼的貞與眼裡滿是金色華光。新的一天剛開始,他還未清醒的頭腦就已經塞滿了疑惑。他從溫和柔軟的擁擠中抽出手,揉揉眼睛,一縷縷金色的髮絲撒滿眼前,如瀑如簾。其後隱約可見一隻熟悉的粉色狗爪印花,他伸手去摸了摸,夾雜了髮絲的軟和、一片光滑溫暖的舒適觸感。布料之下筋道的手感……他早餐想吃水晶蝦餃,不曉得食堂今天賣不賣。

他剛想收手起身,“凶器”就被人繳獲了——琴酒抓住他的手,握著綁架到了自己腰腹部。他搭在貞與肩上的手緩緩滑下,全然攬住他的腰身,收緊幾分,也將人帶得貼近自己幾分。琴酒幾乎無間的擁抱,讓貞與徹底體會到對方體溫的炙熱。在他發起小小地掙紮抗議無果後,他反手到身後摸起空調遙控調到十六度。動作受人製約,心裡也有絲絲不快,他手指在遙控上摁出了殘影,空調“嘀嘀嘀”地連響好幾聲。原本安靜得隻有空調送風聲的房間內,忽起的突兀響聲吵得麵前俊秀的睡顏皺起了眉。貞與見了,心中一股複仇的痛快感油然而生。這就是讓他早餐泡湯的後果。

剛剛摸著……琴酒的肌肉練得相當好,手感彈得筋道,作枕頭應該不錯。

如此想著,他也如此做了。貞與試探著悄悄將頭靠近琴酒的胸前,直到自己的臉蛋緊緊貼住他的胸口,枕在他粗壯的手臂上。畢竟還有一筆半夜撬鎖的賬還冇和他算,自己這點放肆算得了什麼。

另一邊,臨近紅燈區的日式小酒館內,清閒無比的店主小哥迎來了他尊貴的大財主,“蓮兄,好久不見!大概有三天時間冇來了吧!小店的收款機可想念你了!”

“少貧嘴。”

-的花。金髮公主的臨時花園謝幕,公主殿下也在姐姐的幫助下解脫了麻繩的桎梏。接下來的劇目,名為:因為二樓煙花意外盛開而苦惱的釣魚用品店老闆。由水無哥哥來扮演——艾莉公主野生苗圃裡的第一朵花。它與其他花兒不同,公主殿下離開時看見了枯萎的它,看樣子猜它開放時大概是像無花果一樣“內秀”的花。希菲姐姐的伸縮棍形狀清晰地印在它光禿禿的頭上,一道青紫。不過據水無哥哥透露的,他說貞與哥哥隻叫他像個會說話的模型一樣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