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名柯之柯界財迷
  3. 第二十八章 加碼
猇羊雲崽 作品

第二十八章 加碼

    

”威廉冷笑一聲,“哈,鬼知道他藏哪去了。”“這好辦,我幫你要媽媽,你幫我請海莉姐姐幫忙如何?”威廉驚愕地死死盯住貞與那天真可愛的笑容,心中悸動不止餘光見卡爾視線始終是平靜地指向貞與,他是聽這個孩子的。威廉突然身子猛地向前撲去,如果不是手腳雙雙受縛,他大概會抓著貞與的肩膀生怕他跑了。現實,是他向前傾倒在地,貞與依然蹲著,依然笑著,不過他不用抬頭了,威廉的腦袋就在他腳邊不遠。“你說真的嗎?!”“當然,...-

九條蓮嗬斥住香取野雪,對方不以為意地咧著嘴露著牙,笑得賤兮兮。

“之前和你說的人調查得怎麼樣了?”九條蓮說著,隨手拉開椅子坐到了香取野雪的對麵。對方笑著用腳轉動椅子,轉身從身後的架子上給他拿了瓶卡慕酒,起身鞠躬將酒雙手奉上。九條蓮微微皺眉,他對香取野雪這種莫名其妙的儀式感十分不解,卻也配合地起身,鞠躬致謝,雙手接過酒瓶抱在懷中。對方滿意地笑著,像是取得了一場遊戲的勝利。他撐著吧檯探身而出,伸手用食指敲了敲瓶身上貼著的品牌標簽,一切儘在不言中。

九條蓮帶著酒回到彆墅,在地下室的酒吧將酒液倒至醒酒器。酒液溫柔內斂的花香甘甜,果香酸甜,橡木溫暖,酒香微醺,卷帶產地海風的氣息,清淡而又平和,香氣四溢,是男女歡愉嬉鬨、喧囂的酒吧裡的唯一一絲安靜。

九條蓮將盛滿酒液的醒酒器留在吧檯上,帶走酒瓶回到自己的房間。他將房門反鎖,用隨身的瑞士刀翹起瓶身貼紙的邊緣,小心地完整剝下。貼紙之下粘連著一張手機的內存卡,換上後,錄音箱中有幾段卡慕向一個男人透露,組織內部成員行動任務的對話語音。對話中男聲的主人,如今正在花園的狗屋裡關著。

這並不是香取野雪提前抓取的卡慕的把柄,而是合成聲音偽造的。雖然香取野雪技術了得,前幾天的視頻也是通過他搜尋到的,而且之前有過幾次類似的事委托他,他給出的‘貨’也都冇被察覺出錯。但假的畢竟是假的,近年卡慕於朗姆助力頗多,萬一朗姆深查,還是容易露出破綻。所以非必要,這幾段錄音他們不會用。就看弟兄們收穫如何了……九條蓮拿著手機起身去向格蘭伯奇回報成果,同時心裡猜測、唸叨著弟兄們可能找到什麼,還有更多的是擔憂他們的健康問題……他無數次說過吸菸喝酒……還有那什麼傷身體。自大哥帶的歪頭,這屋子裡從上到下冇一個人理解他的苦心!

短短一條走廊不過幾步路,九條蓮在心裡默默算起舊賬來,是越翻越多,也是越算越氣憤。就連他回報時推門、走路、彙報、遞手機的動作都硬氣了幾分。格蘭伯奇一眼看透他平和溫柔的紳士麵貌之下的怒氣熊熊,依仗長年培養的默契,他不假思索地曉得他是為的什麼事情生氣。偏偏那麼多年來除了耍賴,他也冇想到什麼應對蓮的好點子,隻能拿出些久年前殘剩的維諾應付抵擋著。

九條蓮也知說也無用,這趟來,除了工作,其餘半字未講就走了。真是從上到下冇一個爭氣的。

夜晚,早上外出的幾個得力乾將聚集到了彆墅客廳,由九條蓮篩選整理,為格蘭伯奇彙報所得資訊。他們今天最大的收穫,就是在卡慕的賬戶中搜尋到一筆可疑的資金,彙款的時間和他們提交給朗姆的視頻內容的發生時間相近。經過和朗姆的副手確認此筆款項既非任務也非朗姆特彆打賞,以及和過往查處的內奸的證據對比,此款項極有可能來自日本公安。

“彙款方的機子我們和香取先生配合,已經查詢到了。彙款人的行蹤也在沿著監控摸,高翔帶隊。”九條蓮講。他身後一個光頭壯漢——岩崎高翔上前一步鞠躬,“大哥,我們已經追查到那人住的公寓了,相信很快就能有結果。”

“咬緊了。”

“是!”

“有人能給我解釋一下你們為什麼給她這筆錢嗎?”貞與對著麵前兩腿發軟的眼鏡小哥質問道。小哥戰戰兢兢地想開口,不經意間餘光瞟到琴酒冷酷且殺氣愈濃的臉,膝蓋忽然失去力氣“撲通”一下跪在地上。他不知是真怕到如此地步,還是順勢而為地向衝地一趴,行跪拜大禮,“真的很抱歉!”

“我問,你們,為什麼,給這筆錢。不是叫你道歉!”貞與說話開始咬牙切齒,用儘全力保持語氣的平和。諸伏景光在樂園就已經提過這筆錢的事,並且遞給琴酒這個人的聯絡方式,說具體的事情可以找他處理。貞與當初第一眼看他年輕秀氣,原本想這人能被諸伏景光推薦、敢和黑衣組織的頂級殺手接頭,還以為是個外柔內剛、深藏不露的人物。結果就是這樣一個連話都聽不明白的軟骨頭廢物!和他說一句話,能憋三肚子氣,毫不誇張!

如果不是金狼被自己折騰得又回去住院了……再這樣下去,今晚他高低睡上金狼的隔壁床。

“你來!”貞與朝琴酒命令道,“必要的時候給他兩巴掌!讓他清醒點!”他起身讓開主位,打開手機遊戲和琴酒交換位置。貞與坐到琴酒身邊,背靠在沙發扶手上。地上跪著聽見腳步的交錯,抖得更厲害了。

琴酒看著身前的慫貨架腿而坐,鄙夷地嘲笑出聲,剛要開口問,貞與一腳踢高了來,膕窩正好疊置在他的大腿上。側頭一看,貞與腰下、背後墊靠枕,頭枕在扶手上,整個人從坐姿滑下成半躺。琴酒不解,也有些許不滿貞與在外人麵前破壞他的形象。貞與抬眼瞟過他疑惑而稍現怒意的眉眼,瞟一眼下麵跪著的人。那人見上頭久久冇問話,悄悄抬頭偷看,就看見貞與放肆的姿勢,震驚之餘,兩人的視線齊齊轉向他時又飛快地把頭低下,隻是身子震得冇方纔那般厲害了。

誰家的殺人狂魔讓小孩這麼欺負的呀?!他在心中吐槽、咆哮著不甘,也咆哮著自己的不敢。

“問題,他剛剛說過了。你還冇答話。”琴酒的聲音低沉,富有磁性,在貞與聽來還算悅耳。在長穀綺耳朵裡,他君王般居高臨下、審判眾生的語氣,此刻聽著卻都像泡了牛奶的餅乾一般軟乎了不少。長穀綺小心翼翼地緩緩抬頭,乾笑兩聲緩解尷尬,回話道:“這個可能是我們內部出現問題。之前也收到卡慕小姐的資訊說有不明款項彙入,賬戶也確實是我們的,可是具體的申請和執行的檔案或者資訊都找不出來。現在我們還在查。”

貞與和琴酒對視一眼,這事比他們當初的估算來得還棘手,不約而同地對事情的發展隱隱有不好的預感。

-局麵,為後續清理戰場的同伴減少傷亡的可能。伍昌弘派出潛伏其中的內鬼,也挑撥了許久。千謀萬慮隻為自己人手不足。貞與趴在金狼的背上裝睡,偶爾輕顫的眼瞼,隔絕樹林間僅存的月光。他的世界,隻剩下微小雨點打落的濕熱,和風襲落葉、蛇碾草叢的聲音。說不緊張,那是假的。金狼會儘全力保護自己——是他們與之長年相處、互相依賴間而得出的結論,無可置疑。死,他也是不怕的。至今活著,也隻是不想辜負母親給的這條命罷了。他尋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