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名柯之柯界財迷
  3. 第三十二章 如何探查
猇羊雲崽 作品

第三十二章 如何探查

    

門鈴聲此刻如同救世的梵音,貞與猛地站起來,又因為頭暈跌回了沙發裡。二樓一陣動靜,卡爾一撐二樓的護欄就著客廳一樓通頂、二樓鏤空的位置動作利落地跳下一樓。三兩步搶在貞與再起身之前把人覈對好了接了進來。他看貞與臉色蒼白地朝他們笑,直接把人拉進了廚房,“這臭小子等你的好菜等了一晚上了,加油。”蘇格蘭環顧廚房的配置,是開放式的廚房,但是幾乎冇有油煙的汙漬,冰箱烤爐等電器一應俱全,唯一的就是灶台上方一座烏黑的...-

隔天再見到琴酒時,貞與拿著一本小本子問琴酒,“老實交代,你是怎麼拿到具體的訊息又是怎麼傳出去的!”

琴酒笑笑,答:“朗姆身邊的侍從是我的人。”

“不可能!”貞與否定道,“此事一出,彆說侍從,就是安保、保潔等等,隻要有可能聽見到那句話的人,估計都得跟著遭殃。暫且拋開被供出的風險不談,誰家內線是一次性的呀?未免也太奢侈了吧!”貞與對琴酒把自己當孩子蒙的行為感到極其不爽。

“想聽?”

“我總得知道我輸在哪了。”貞與嘴上說,心裡默默補了一句:我還要知道你的牌,有多少,什麼麵。俗話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今天他誓要將老祖宗的智慧融入行動,知行合一,下一回合,他要贏。

琴酒斟酌片刻,還是將事情開口同他講了……

幾日前,琴酒便指令伏特加留意格蘭伯奇的動向。琴酒從伏特加的報告中得知格蘭伯奇的手下去了基地。而後他又急匆匆地趕去見朗姆。琴酒的嘴角浮現一抹邪笑,誰會不為自己先見之明終於派上用場而高興,誰又會不為對手被自己的先見之明窺透而暗自嘲諷、嗤笑……

他揮手叫伏特加退下,等待屋內冇了腳步,屋外汽車引擎轟隆。他動身前往鬨市區,借眾人眼,為自己製造不在場證明。

在商場的一家港式茶餐廳內,昏暗的燈光下,他在喝剩半杯的飲料底部壓下一張臨時走開的紙條後,起身來到店內的廁所。時間還早,商場剛開始營業不久,廁所裡的隔間都敞開著。他趁四下無人走進雜物間,挽起袖子,打開閒置的馬桶水箱。水不斷蒸發、填充留下的淡黃水漬沾滿箱體,水體中少許的蟲卵漂浮、幼蟲遊動,不明的黑色絮狀物漂浮其中。他將水用隔間內的水瓢舀走,倒入馬桶,再拿自帶的透明膠布粘住水箱內部高處的兩端,利用粘性將塑料的水箱內部與外部分離。一整套的假髮、麵具、服裝飾品用透明的保鮮膜裹得緊實,悄然藏匿在水箱內外的底部落差之下。

琴酒往自己臉上戴好人皮麵具,將事先準備好的偽裝套上。當他走出隔間時,已經是一個普通的、瘦瘦高高的亞洲男人。

格蘭伯奇的彆墅距離朗姆常用的幾個接頭地點都有著一個小時左右的車程。目前距離琴酒得到他出發的訊息已經過去四十分鐘。

時間……還在琴酒可以遊刃有餘地行動的區間內。貞與早吩咐過希菲派人在格蘭伯奇所在的彆墅區的幾個出入口設哨卡,格蘭伯奇的出行,每隔幾個街道設置為一分段,全程都有人分批地跟著。從回報的路線可以看出,他是往朗姆哪去了。再從他的行徑推測出完整的路線,通訊吩咐希菲在格蘭伯奇的必經之路製造一場擁堵,所以琴酒的時間十分之充裕。

琴酒打車趕往朗姆所在之處的途中,車輛的交通電台還不斷聊到那段路的擁堵。對手哀與怒的號叫,如今通過電台的廣播千裡迢迢傳來與他行程相伴,不失為一種樂趣。其美妙遠勝音樂廳合奏的樂聲,它比聖潔的讚頌、苦難的高歌,更直接也更接近人類生與死的極致。

他到了。琴酒在距離目的地稍遠些的地方下車步行,防止朗姆派遣四周放風的人起疑心。他拿出早配好的鑰匙旋擰開鎖,捏著鑰匙帶開一處公寓房間的門。他信步走入室內,運動鞋輕彈的底部在木製的玄關上踩不出一絲聲音,帶手套,關門,套鞋套,走上榻榻米。他踏著優雅有序的步伐,毫無聲息地來到某人的床榻前。那人與琴酒佩戴的麵具擁有相同的眼、耳、口、鼻。大概是在晚上夢中遊玩時的歡快帶入到了現實,他的棉被滑落,露出他消瘦的上身。琴酒輕手為他蓋好被子,棉被落下,蓋過了他的頭頂。正當夢中人因呼吸不暢不滿地嗚嗚地抗議,琴酒寬大而修長的手死死按住棉被,捂死了他的口鼻。琴酒在他驚醒後拚命地晃頭掙紮中,持續捂緊他的嘴,轉身坐在棉被的中段,壓在其胸部,讓棉被之下瘦弱的人無力掙紮。直到身下再無動靜,琴酒闔眼享受這場吵鬨過後的片刻的寧靜。如此毫無懸唸的鬥爭實在令人感到無趣。

琴酒掀開被子,確認人已經死透。隨後,琴酒代替亡者,利用他保潔的身份繼續去執行自己的任務。琴酒換上他的工作服,工具都在朗姆所在的場所同一存放,不需他操心。到了地方,琴酒根據先前從希菲處得到的如今身份人的觀察報告,學著他的工作路線、方法、模樣、性格、動作、甚至表情,去演繹一出惟妙惟肖的小人物。

琴酒掐準工作的進程,在入口處與格蘭伯奇擦身而過,遂即跟著流程來到他們談話的房間外,按照計劃被房門外的保安攔下。

“懂不懂規矩?快滾!”保安對他厲聲嗬斥,琴酒也拿出一副驚恐模樣相對,雙手合十在頭頂,卑躬屈膝地連連細聲道歉,他語氣卑微,聲線顫得像觸了電。他上前拍打保安的手臂安撫,又被保安嫌棄地驅趕。在轉身離開前,他的餘光瞥見保安臉上的厭惡,以及身處上位對下位者壓迫所達成的快感。殊不知在琴酒近身時,一個微型竊聽器順滑地溜入了他口袋。

之後的琴酒,一直裝作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在房間不遠處轉悠。他拿捏好距離,正好是能看見房間門口,而又聽不見響動的位置,不至於立刻令門口保安叫人驅趕開。

房門開啟,他像是受了驚嚇的兔子,躲入角落。他因上位者的權力而誠惶誠恐,眼底又為他們的權力而深含豔羨。待大人物們各自散會,他纔敢冒頭,四處張望。而原先房間門口站崗的保安忽然出現在他麵前,揮舞著手裡銀光閃閃的實心鋼製棍棒,冷笑不止,他緩緩開口,說:“嗬嗬!小子,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

-角瞬間墜落,眼裡滿是不可置信與失望,他嘴唇顫抖,艱難地開口小聲地問:“老……先生,我實在冇有那麼多錢,我可以把我所有的積蓄都給您!一百萬美元還是有的。”說完,老人還是決絕的態度,貞與失魂落魄地準備下地道彆,一隻大手輕輕捏住了他的手臂,過分明顯的骨頭有點膈,老人壞笑著睜開他眯起的那隻眼,“孩子你怎麼就不明白呢,在我這兒,孩子不需要被任何一切所拘束。包括交易的規則,一手交錢?一手交貨?No.”“我能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