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名柯之柯界財迷
  3. 第三十七章 演繹
猇羊雲崽 作品

第三十七章 演繹

    

收貝殼,晚上穿項鍊。明天參觀預備中的慶典,享受酒店的美食與服務。後天走一趟鄰鎮,爬山拜見下當地的神明大人,祈求在煙花盛典中能占到好位置。大後天是慶典的開端。慶典一連七天,她們也能跟著哥哥、叔叔在這兒待到慶典結束。每天跟著或傳統或現代打扮各色各樣的人彙入人潮,再擠出個好位置,看滿這七天夜裡一天一個新樣式、新排列的煙花表演。光是想象就能預見,整個暑假的美夢,都將載上這十天的點滴時光。夜晚,海邊的風不過...-

兩個孩子驚恐地轉頭,看見希菲滿臉壞笑地站在他們身後,手上是個盛著一人份的三明治和豆漿早餐的托盤。

“姐姐!你嚇死人啦!”兩人意識到方纔琴酒的聲音是希菲偽聲而來,艾莉出言向希菲埋怨、控訴她不合時宜的行為,並伸手接過她手中托盤。

貞與胸腔中的心臟吵鬨得像是要離家出走一般,遲遲未能平複下來。轉眼,貞與察覺到艾莉麵對那一人份的早餐為難,不時偷瞟自己,眉頭緊皺著她的糾結。貞與笑著說:“你先吃,琴酒下去買我們的份去了,然後我纔過來的。”

艾莉無聲地張嘴比了個哦的口型,接下來一口咬在三明治上,眼睛彎彎地宣告自己饞貓的勝利。站在兩人身後的希菲搖搖頭,但她對艾莉的寵愛漸漸浮現在她表情上。看艾莉倉鼠似地嚼咽三明治片刻,希菲坐到貞與旁邊,“所以呢,為什麼在他麵前要演一個並不似你本心的人呢?”

貞與的神情轉為冷淡,他開口反問希菲,“我這樣的孩子,符合你對弟弟的期望嗎?”

“不符合。”希菲誠懇地答,而後補充道,“一,我不是琴酒,他想什麼我不知道。第二,你是他弟弟,無論你是什麼樣的孩子,你都是他弟弟,他都會愛你的。”有些話,希菲不說出口:他要是不愛你,就是在他心中,他將會被的“家”否認、拋棄。就算你即刻拿槍指著他,他多半也會笑著誇你出息了。希菲暗自在心中念道,因她不想讓孩子傷心。

“那他喜歡的,到底是‘弟弟’,還是‘我’?”貞與以冷靜甚至是冷酷的表情看向希菲,“我要他喜歡的是‘我’,‘家’、‘弟弟’,如今他所視為親人的人,都和他冇有血緣一類不可否認、不可替代的聯絡。這些頭銜他另擇他人寄托其間情感,同樣能演繹一出閤家歡。但‘我’冇有。‘我’冇有替代品,我也找不到琴酒的替代品,所以我要他喜歡的是‘我’!”貞與說著,眼裡發澀,分不清是舌根還是喉嚨向上頂著發硬,心裡一陣痠痛。他想自己這般反應、這般情緒大概叫做委屈。

希菲一時無言。她闔起眼,片刻,又睜開,眼裡平靜、清明。她語速放得很慢,希望自己的語氣能更加地溫柔,她說:“這世界上的事都是相輔相成的。你是他的親人,他愛‘弟弟’,也愛你。你該明白的,彆鑽牛角尖。”

貞與撇過臉,心說按琴酒先前的反應看,自己父母多半是不會在了,不然誰會對著一份菜譜深情至此。他的家人,他找不到替代品,所以琴酒的“弟弟“,必須是自己!況且,他似乎比原本自己估計的,更加享受、依戀他愛屋及烏得幾乎毫無底線的寵愛,他不想失去長久以來唯一一個願意縱容他任性的人、他最後的“親人”。

而且如今自己勢力暗中增長,他掌控之下的這個無名組織也越發壯大。可像伍昌弘一眾上層,當初大部分都是衝琴酒的名號來的。一旦他失去琴酒,單靠希菲,自己一個普普通通的“小孩子”,還能否坐穩這個老大的位子且還未可知……哈,這麼來看,希菲說的也有道理。

人皆是趨利避害的,普通人心中世間價值最高無過自身性命。想讓人為自己賣命,要麼,自己對他人而言,價值高於他人自身的性命、要麼,發掘或製造一樣,令他人自覺價值更高於自身性命的東西,並使他人將其寄托我身。格蘭伯奇用兄弟情誼拉攏一眾手下,他們為一句“兄弟”,拚死拚活,用自身血肉助他升位至如今的輝煌。

格蘭伯奇給了個好示範。如此孑然一身的我,如此近乎無本萬利的事,我有何理由不試試看?得一個“哥哥”,再得一個會為我賣命的手下,一個逐漸壯大的組織,多贏的買賣,何樂而不為。

此刻這場黑幫遊戲,纔算是有樂趣。

琴酒,在我擺脫“小孩”的標簽之前,再給你我些許時間吧。

貞與在暗自苦笑,心中一張張籌碼排列桌麵,一排排算盤珠子敲得比雷響、比雷雜。

希菲見孩子轉過臉不肯看她,她也不知道孩子聽冇聽進去。這孩子說到底是她上司,她還能做的,隻剩微微一聲無可奈何的歎息。“快回去吧,路上我看見琴酒也快回來了。”

“嗯”

……

下午,朗姆把格蘭伯奇叫來見他。當著格蘭伯奇的麵,朗姆叫手下播放了倉庫中,卡慕與諸伏景光的對話。錄像裡,事情的真相在他們兩人口中,乾坤顛倒,偏偏其中一人的言論可稱之為“口供”,本身即是證據,而mK的身份套在格蘭伯奇的頭上,二者相疊的畫像,符合眾人猜想。

特彆是抓捕彙款人審問無果,幾日後其人離奇失蹤。當時卡慕還在禁足,斷絕與外界的聯絡。他先前迅速的抓捕行動在眾人眼裡都變成了作秀。甚至他拿出錄像指證卡慕的行為,都變成了組織內奸與公安一同計劃誣陷朗姆身邊骨乾。

在眾人心中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琴酒遇刺以及香取野雪的失蹤,琴酒遭遇襲擊可能是對他追查mK的警告,可以理解成他想把mK樹立成其他組織敵人的形象。而整個路段監控的實時調換,整個組織內隻有他手下有技術如此之好的黑客,更有甚者,是公安內部操作。如今人跑了,他更說不清了。

格蘭伯奇是百口難辨。周圍新上的侍從,零星幾個不懂事的已經開始暗中交頭接耳起來,格蘭伯奇的臉色越發難看。眨眼間,朗姆抬槍斃了下頭一個最放肆的,一舉鎮壓底下騷動的小鬼。

他麵無表情地對格蘭伯奇說:“之前,我給了你一個多星期的時間查卡慕。現在,我也給你兩個星期時間自查。你跟我有六年了,這對你已經是偏袒,彆讓我失望。”

朗姆聲音低沉,他所說語句中的一個個字元墜地有聲。格蘭伯奇難以自已的恐懼使他身體不住地戰栗。朗姆話音剛落,他即刻回道:“是,大人。”往日的他,這句話常說得堅定而自傲,如今卻是暗含顫音,毫無氣勢可言。

時間流逝,夜空中,今晚的星與月都不甚愛露麵,躲在雲暮後笑談人間。它們笑,有人入了圈套,又不知如何能自保。它們笑,有人癡心一片“愛而不得”。

“原來,你更想要他作我們的見麵禮嗎?那你……又立身於何處呢?”女人坐在自家的吧檯旁,她放下手中一點見底的冰酒,幾乎與杯子齊高的球形冰塊清脆地撞擊玻璃杯,沿杯壁翻滾,畫出一道水痕。

女人起身,赤腳踏上木地板上一灘褐色乾枯的血潭,抬腳間,帶走血液乾涸後的碎片。黑中透著暗紅血色的粉末沾染一路原木色的地麵。她緩步走近房子的落地玻璃窗,她在窗內,伸出帶著酒水寒氣的手指在窗外無儘的湛藍夜空之上,描摹她心上人的身影。畫他的長髮如瀑、畫他目光總似殺人的刀、畫他的一身黑衣禮帽、最後再添上一筆,攔腰斷絕他生機的線條……

她放置在吧檯上的手機,徐徐染上鄰近擺放的冰酒透過玻璃杯散發的寒氣,手機螢幕上赫然顯示一封未寫完的簡訊,署名——mK。

-一根據毛利蘭的簡訊找到他們所在的酒店時,已經是傍晚了。窗外幾乎是在同一瞬間亮起了燈,街上、樓棟裡,近起遠伏的燈火繪製出一副或點或線、格外有秩序的翻轉版《星空》。如果《星空》描繪的是超越時間和空間的景象,表現如川流不息,不止運轉的自然。那如今窗外的景象也有堪與之媲美的美麗,甚至還多了飽含一份人間喜怒哀樂的社會生活氣息。貞與視角掃過走廊,一個熟悉的身影向他們走來。他嘴角揚起一絲不懷好意的笑,裝作不經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