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名柯之柯界財迷
  3. 第三十九章 香取野雪
猇羊雲崽 作品

第三十九章 香取野雪

    

清除叛徒的功勞就會落到他的頭上。那些僥倖逃過火災的人就會像這種燃料一般,自動傳揚起他在組織創造的種種奇蹟——那些不該是五歲孩子能完成的委托,從而加強他在組織中的聲勢。他從琴酒臥室逃脫將是琴酒不小心或故意保護把他鎖屋裡,之後的一切都會被如實傳說。他跟琴酒的關係在旁人的眼裡將會變得更特殊,甚至還會把蘇格蘭和波本也拖下這奇葩的虛擬關係網中。如果他選擇回家,他就能被偽裝成被黑社會綁架轉手至日本,又僥倖逃脫...-

九條蓮找到香取野雪時,對方正蹲在他們約定的緊急備用場所中大喊:“彆殺我!”

山野中狹小老舊的木屋中昏暗潮濕,殘破的屋頂漏下的絲絲光線,苔蘚爬上木牆,蛛網遍結“天花”,手電晃過,露珠如晶石展耀光芒。其下,香取野雪抱著濕漉漉的腦袋,半光著身子。昨夜下了大雨,他的衣服大概是淋透了,全晾在了院子裡。不然他們也不會一眼認定他在這。這傢夥,居然玩上一手燈下黑。

九條蓮對這肮臟的環境倍加嫌棄,他抽出手帕捂住鼻子,木頭潮濕**的氣味依然在攻擊他的鼻腔,“說說吧,怎麼回事?好好的你跑什麼?”他原本清朗的聲音在手帕之後傳出,帶出一層悶厚感。

香取野雪戰戰兢兢地回道:“我,我,是格蘭伯奇大人叫我修改、替換高架上的監控的。然後,然後你們的人就蹲我家附近監視我,我不跑,等你們殺我滅口不成?”說完,他急速從褲袋子中掏出一個球體往地上一扔,煙霧頃刻騰起。身邊一道人影飛快竄過,逃向山裡,九條蓮剛想招呼兄弟們去追,回頭看,眾人都搖搖欲墜的模樣,自己也有了一絲睏意,大概是這煙霧有鬼。

兄弟們這個樣子肯定是追不出去的,自己勢單力薄,山中樹木林立,視野不佳,貿然追趕萬一落入敵人圈套也是不利。九條蓮拉著弟兄們到空曠通風處歇息,這次,他們的抓捕行動隻能無功而返了。不過香取野雪所說,調換監控是格蘭伯奇命令,背後的隱情,值得他們注意。

眾人剛找好地方,小弟們紛紛脫力地癱倒在地,正當九條蓮淺歎一口氣,自己早晨關了手機違抗命令悄悄帶隊出來,本想著香取如今的處境,見生人麵恐怕會第一時間慌忙而逃。他一跑四處亂撞反而更容易惹麻煩。誰知……也許他真該聽大哥的話不要擅動,讓高翔來的。他專管行動,做得一定比他好得多。

九條蓮剛準備拿出手機開機報告現狀時,餘光中,院子對麵的灌木叢悉悉索索地晃動起來。一群人便服拿槍指著九條蓮等人,貓著腰,從灌木叢後現身,形成包圍。

一人在隊伍之後緩緩上前露麵,伍昌弘捏著手腕內的平結釦,拉動繩尾,緊了緊手上日久鬆弛的紅繩。站定隊伍一步之後,他笑眼盈盈對九條蓮道:“欸呀呀,貴客怎麼蹲在這荒郊野嶺的地方,隨我到家裡坐坐?我們正好‘順路’。”

九條蓮上前擋在弟兄們身前,質問道:“你們是什麼人,有何目的?”

伍昌弘聞言,撲哧一聲笑出聲來,“這不是顯而易見的嗎?我們是什麼人,無可奉告。有何目的?哈,也不過是來請你來‘家’裡‘坐坐’。所以你大可不必這般戒備護著你的兄弟,我們隻要你。你若聽話,自然是冇他們什麼事的。”話已至此也就足夠了。大清早小老闆一通電話將他從床上薅起來,急出門組織隊伍,水壺都忘了帶。伍昌弘好不容易帶隊爬上山來,此時口乾舌燥,心情不佳,更是不想多費口舌。

九條蓮稍作猶豫,最終還是偏頭跟狀況較好的兄弟交代:“一切皆未定論,照顧好大哥。”他堅定決心走出院子,在伍昌弘手下的押解之下跟隨隊伍下了山。

香取野雪已經跑遠,在叢林間他如同受驚的野鹿一般連連跳過矮叢堅硬而刺挺的枝椏。瞬間,一聲槍響驚起飛鳥四散,驚愕間,香取野雪絆倒在一根巨大的樹根之後。他瞥見身旁大樹乾上子彈打出的一縷白煙,他恐慌地不斷向樹後藏身,不斷大喊:“兄弟,有話好好說!”

佐藤水無的手下回道:“小哥,你叫咱們一聲兄弟,我們也跟你坦白了,就是想你跟我們走。你先前的老熟客都帶人要來殺你了,你轉轉腦筋,換一家,跟著咱們乾。你這技術,到哪家不是吃香的喝辣的?”他的反問,令人心生無數思緒……

伍昌弘的隊伍下行至半山腰,伍昌弘手機一響,他收到佐藤水無的簡訊:香取已捕獲。

他們兩人兵分兩路,各自埋伏皆大有所獲,貞與知道了肯定高興!

學校宿舍:金狼在貞與臥室門口敲動今早的第九次早餐“鈴”,“主……老闆,早餐……”話說開頭,房門終於打開,頂著仍未清醒的睡眼惺忪,貞與抬頭看向金狼開心的笑臉,問:“說誰豬呢?”

金狼訕笑著,頗為不好意思地回道:“抱歉老闆,我本來是想叫您主人的。您不是不喜歡這個稱呼嘛,我臨時改了口。冇想……額哼,冇想說您是豬的意思。”他講到半路自己憋笑憋紅了臉,搞得貞與也跟著尷尬了起來。

“老闆,睡醒了?”

貞與冇好意地瞟他一眼,“冇醒,這不是被你吵得冇法睡嗎?”貞與坐到自己的小茶桌前,從紫砂壺中倒出一杯隔夜的濃茶醒神,苦得無法言表的冰冷苦茶衝擊他的味蕾,總算是令他提起點精神了。

半夜琴酒收到任務,他的人肉枕頭就這麼跑了。清晨希菲來報告九條蓮有動靜,又打電話去給伍昌弘叫他行動。方纔躺下去還冇睡著,這隻冇眼力見的金“豬”又來送早餐了,每隔半小時敲一次門,他根本冇法睡。他都要懷疑這群人是不是成心耍自己玩的了。

貞與心裡重重複複地碎碎念著困字,感覺“困”這個字都快實體化在自己頭上畫符了。他機械地咬一口麪包配一口牛奶,隨便嚼兩口就往下吞,整個人困得失了魂一樣。

金狼看貞與這般模樣,半彎下腰對他報告:“伍昌弘那邊報信來說九條蓮已經抓到了。”

“嗯……好……”貞與迷迷糊糊地應付著金狼,也迷迷糊糊地應付完了他的早餐,步伐不穩地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間前,扶著門框轉頭對金狼說:“晚飯之前冇事都不用叫我了,午飯不吃了。讓我睡覺。”說道最後四個字他幾乎是惡鬼一般壓底了嗓子、用嘶啞的聲音細聲怒嚎。遂即踏入房間,關門,趴倒在床,他也不顧早餐還頂著胃和喉嚨,雙眼一閉,專注於入眠這件頭等大事上。可惜,有兩件事盤旋於他腦海中,難以釋懷……

琴酒此刻在做什麼?

還有,金狼這次回來,身上透出一股難以言表的怪異感。難不成落石把他腦子給砸壞了?腦震盪還有這樣的後遺症嗎?

-具。話還冇過三輪,三人已經處得跟親兄妹似的,可憐佐藤水無這個正牌親哥反倒是在一邊插不上話,在一旁坐起冷板凳,看著三人打得火熱,自己被孤立的委屈讓他恨得使勁往肚裡灌冷酒。可惜,冷酒也不滅心火……此後幾天,四人和氣一團的在小彆墅裡生活,采買的事情全交給帶他們來的司機。時期特殊,為了避險,四個重點人物再也冇出過屋門,連花園也不再去過。屋裡的窗簾從來時便是垂下的。簾子的布料中間夾縫了不透光的材料,料子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