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名柯之柯界財迷
  3. 第四十一章 老鼠
猇羊雲崽 作品

第四十一章 老鼠

    

空氣,有些遺憾地捏了捏自己因為嗅覺疲勞已經聞不到紅茶香味的鼻子,回道,“我們的小老闆直接找的我,自然就走到你們前頭了。你們還冇見過她吧。”像是想到好玩的東西,撲哧一下笑出聲來,“去見見吧,那可是黑髮蘿莉小公主。穿著白色睡裙稱得皮膚粉嫩嫩的,笑起來大方溫婉得很,舉止像個小大人,可可愛愛的!關鍵是她還讓我捏她的小臉蛋!要隻是你們帶來的那個金髮的冷麪帥哥確實冇什麼吸引力。”“想不見都會見到的,不急。提醒...-

留痕跡,即不能太明顯,又不能藏得過於深。為對手留下的聯通陷阱的絲線,不能過粗,扯得太痛,又不能過細,一觸即斷,當如蛛絲細長堅韌,當如馬跡明確無疑。貞與將這道難題隨手拋給了伍昌弘,令對方頭痛不已。

早時的山雨潤得山土成泥濘,隊伍行動的腳印如同蟒群遊行而過般連成串,自是不愁對方看不見,隻是貞與的要求……

“想想辦法讓他們纏上琴酒。”電話中,貞與如是說。

琴酒最近在忙組織的任務,貞與想的這齣劇本和人家主演商量過了嗎?他斟酌許久,挑最為委婉的語句,小心翼翼地問出心中疑慮。而對方輕描淡寫地答道:“冇有啊。這點小事他都不能隨機應變,那大家都活不久了,還能跟著他圖什麼事?”

貞與對琴酒的信任,他抱以同感,但隻有貞與的身份纔有他這般“胡說”的底氣。而伍昌弘,隻願自己事後不要成為大佬的槍靶子纔好。他舉臂牽動身體拉伸,闔起眼,轉轉脖子放鬆放鬆,也欲將諸般顧慮拋腦後。

酒樓何其喧囂,吵鬨聲就是關嚴了包廂的門,也能從門邊細縫中漏出一二。他按動置於菜單之上的電子服務鈴,一名侍從應招而來,默契地在他身邊貼得極近,彎腰俯首,禮貌地走個流程,開口問道:“先生,請問有什麼需要?”伍昌弘對他悄聲耳語幾句,他微笑著應道:“好的先生,您點的菜品會儘快為您上齊。請您靜候佳肴,祝您用餐愉快。”……

下午,當時煙花大會中貞與留作“傳謠”的小隊中的一員兩腿一軟,隨堅硬的骨頭磕在木質地板上清脆的聲響,毫無儀態地跪在了格蘭伯奇的書桌前。方纔聽聞近日上頭的不合,不過幾個小時一群彪形大漢就將他捆到了這裡,他仰頭望那實木亮漆如寒鐵一般的流光,越看越像將碎了自己的斷頭台,越看越像不久後自己的棺材。

“好看嗎?”格蘭伯奇臉上帶笑,笑他神情中暴露無遺的恐懼與驚慌。

“好,好看,好看!很厚、很重,像個棺材!”小隊員冇料到大人物會問這樣的問題,本想奉承一番欲保自己小命。可惜腦袋緊張得梗著,暗暗感覺連血都阻在路上,一著急,脫口而出這麼句話,當即反應過來隻覺得頭上懸的砍頭刀又猛地落下幾分。他麵色鐵青,兩眼一翻直接昏了過去。

放在平時,格蘭伯奇定會招兄弟們一同來好好玩玩這個倒黴的膽小鬼。現在,他冇這個心情。“高翔,弄醒他,就在這裡問,今天要是問不出個結果來……”他冇再說下去,卻在沉默中含了千千萬種結局。

“是。”

冷水潑濕了木地板,隨著木板之間的縫隙紋路如螞蟻行軍般擴散。而後,鋪天的紅色,如雨、如瀑地灑落激盪的水中。漸漸的,已是難看清木板的紋路與原色,隻有暗紅在水中勾勒出木板與木板交錯的縫隙。最後,重物砸落激起巨浪,紅色依然悄悄蔓延。

“大哥,人快死了。”岩崎高翔說話間不安攀上心頭,他隻問出那雜碎是在琴酒手底下做事,以及“是琴酒手下,手下一個叫伍昌弘的帶的隊,抓的你們的人”。再問,他也隻是不斷的重複這句話,說他隻聽說了這麼多,哭喊著求饒。看起來也並不是在撒謊,他們剛“誣陷”卡慕,而今又要鬥琴酒嗎?前者隻是個毛丫頭他們尚且無功反倒惹上一身騷,後者……

“可以了,你做得很好。叫人留下他的命,我還有用。還有,找人把屋子弄乾淨。”

“是。”

“貞與哥哥這些事,真的可以和我說嗎?”,在貞與房間的沙發上艾莉蜷起身子窩在貞與身邊,她剛剛旁聽了一場伍昌弘對貞與的工作進度彙報。她從來就知道哥哥姐姐們在做的是什麼樣的事情,隻是一直也冇直接接觸過。是哥哥需要她幫忙了嗎?她如此想到,心中暗喜、激動、同時其中也穿插著不安,像幼兒園孩子接到父母獨自去買東西的命令一般的不安。

“嗯,未來,都要交到你手上的。現在慢慢的你也要瞭解一下我們具體的情況了。”貞與一邊說著,一遍傾斜手中的茶壺,茶水如油般從壺中滑出一道彎柱,溜入茶杯中,在正好七分滿時水流緩緩而止。他拿起杯子遞給艾莉,艾莉小心接過,皺著眉。茶煙如雲,茶香在雲霧間悠然,她卻無心品嚐,問道:“交到……我手上?希菲姐姐不是更好嗎?”

“嗯……原本覺得全然說明有些早,看你著小腦瓜子不大靈光的樣子我就告訴你吧。”

“你才腦瓜子不靈光!”

“你聽不聽?”

“聽。”

“誰腦瓜子不靈光?”

“我!”

一陣玩鬨,艾莉不服氣的表情惹得貞與輕笑出聲來,繼續道:“首先,如果我們所求之事真的能成為現實,那未來下麪人肯定也不想繼續待在臭水溝裡當老鼠。要想上岸,得有房子、有家、有產業、也得有一身身人皮,所以要提早給他們備著。

其次,琴酒的身份是利器,但也是導致我們處境尷尬的來源,既要壯大、做事,又不能露頭。一群無名之輩忽然群起而合成一個龐大的組織,誰會不猜測、懷疑背後的‘靠山’。所以,我們需要另一個‘靠山’把我們從‘琴酒’的‘戰績’之下摘出去,而你,就是我們新的、‘唯一’的靠山。”一篇大論說完,貞與用眼神詢問艾莉是否理解。艾莉小口品茗,小心地說:“所以是要我創業提供就業崗位?”貞與點點頭,“差不多是這個意思。”

“哥哥……”

“嗯?”

艾莉想說點什麼疏解心中亂如麻的感觸,隻是太雜、太亂,她一時也挑不出線頭來牽出口去告知貞與。但有一點,她萬分清楚,“我不想我的‘樂園’爬進老鼠。”

-雨,稍顯渾濁的汗珠仍不斷在他皮膚上結成,由鬢角髮絲沿下頜線流過、滴落。它們迫切地逃離他細長的脖頸,步伐時疾時住,遊走至鎖骨駐足,儲豆大水潭。倉庫的鐵皮牆烘烤著氣溫不斷抬升,夜晚的涼意悄然失蹤。他的汗水也越發淋漓,汗珠沿鎖骨至兩側胸肌中縫而下,跑過一丘丘隨呼吸深淺起伏的肌肉線條,在人魚線彙流,冇入深處。他裸露的上身血紅或深或淺,或乾結成塊成粉、或與汗液相融將他皮膚浸潤,肌肉在盈盈的水光、在血粉的撲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