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名柯之柯界財迷
  3. 第七章 請老闆細心
猇羊雲崽 作品

第七章 請老闆細心

    

神雅典娜的讚揚般激奮人心。其餘人也像是開竅了一般。第二層機關,星空圖中,大熊座之中,北鬥七星指向北。按光錐第二長,指向左後方。第三層機關,謎底似乎不在雲層與天使,而是與第四層機關一同包含在之後的四方、六角麵、以及其下的小鬼中。四方的角分彆垂直於在六角兩邊的四條線段中間,代表八方中四個側方位。小鬼指地下,從圖像上看左上側對東北西南,作為地;右下側對西北東南,表示地下仍有深度與空間。四聲機關對正的清響...-

從外到裡皆漆黑色的車裡安靜得很,冇有問來去何方的人聲,也冇有電台高底噪的播報,隻有發動機的轟鳴,車外刺激神經的喇叭聲。漸暗的天色蒼藍,襯得攔路的紅燈散出的光束礙眼。車流左一步、右一步緩緩挪動,直至轉入了一條匝道車開上了橋,速度表的指針勻速轉動,車如脫韁的野馬、脫弦的箭,一鼓作氣突破出林立的城市建築。侷限壓抑的視野豁然開朗,突顯的海岸線承托住豔紅的夕陽,染刷天空與水平線一片赤紅。

貞與盯著浮於海上的紅日發起呆來,直到眼睛逐漸乾澀才捏著眉間收回了視線。他靠坐在後座椅閉目養神,眼睛裡的一圈紅圈讓他有些擔心自己會不會瞎……嘖,瞎想倒是。

“之前那事怎麼樣了?”貞與問。

“如您所料。”

“那就好。”

又是沉默,遠遠的海風吹得窗外重影的樹枝葉偏著一邊晃……黑夜總是來去匆匆,斜射著普照大地的金光一愣神的時間就散了個精光。淡白的月輪已悄然爬升高天之上,蹤跡可尋。貞與也不知道怎麼地,自己一個孩子此刻突然能理解父母半夜纔回到家時,那種失了魂一般的疲憊。哪怕是已經有小半年的時間冇有出過基地,天光落幕,身體裡的精力也還是流散得比白日更快。好在這些事情向來不是他親自動手,也不可能如此,不然單是這柔醇的睏意就能把他溺死在戰場上。

“老闆,到了。”

大佬該有大佬的身份,貞與算計過了,他如今的假身份是該端端架子的,“他”有任性的資本。貞與不打算下車,隻是隔著窗,淡然地掃視車外的一切。廢棄的爛尾樓前一個個的鐵皮集裝箱壘起存放,真是奇異的搭配。要找叛徒、抓逃犯,怎麼看這裡都會是自己首選偵察的地方,而他的手下也是這麼做的,結果顯而易見。“海岸”放火把一個在日本根深蒂固、實力雄厚的組織的基地燒了之後,就選這樣顯眼的地方作臨時據點,是想玩什麼花樣?還是單純的蠢?

再有意料之外的,集裝箱叢裡,他隻一眼就看見不遠處的集裝箱旁紮著的一堆人。有蹲有靠,站得歪七扭八的,有的更是坐在地上猜起拳,手裡拿空想的酒瓶子鬥起“酒”來了。

原來意大利黑手黨在日本的分部成員這麼接地氣的嗎?貞與原本撐著力稍稍挺直了的身子,緩緩放鬆靠在了背倚上。後視鏡裡反映出自己剛剛特意整理過的頭髮,回想梳子上因為燒糊了梳不開被他扯斷了的長髮,貞與自覺幼稚地覺得不值得。

“老闆,他們……”總往著邊看,看起來蠢蠢欲動,是想來找麻煩。貞與是送了他新名與新生的人,雖然金狼自己也還辨彆不清老闆對於自己,是雇主、主人、還是什麼其他更疏遠或更親密的關係。至少現在,他還不想離開他的庇護。

這個孩子過往的成績,讓他有這個信心去相信,貞與就是自己向上帝許願得見的奇蹟本身。願自己能夠見證到最後,去證明自己的神從未忽視過他。這是金狼設給自己封住一切過往的匣子,裡麵積攢了太多他承受不起的不公、怨憤與妒忌。在它們即將組成他對這個世界的失望的時候,“叫他,金……狼。叫金狼吧”,對講機的黑在爆炸後殘留未散的黃塵中是那麼的紮眼,電子音刺痛了他被爆炸聲所震傷的耳膜。他想象過上帝會背向金光將他拯救於他出生的“地獄”,卻冇想過自己期盼的奇蹟是這般的“黑暗”與“疼痛”。

“那又能怎樣。意大利那小一(uno)的人,主子寫字連大寫都能忘的,你還打算他遙遙千裡外的手下有多精細。”貞與拿起金狼備在後座的華容道玩了起來,他要再不動動就真要睡著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人還冇來,你也彆急。大不了就開車壓過去。他們組織站上日本冇多久,東京這邊也不過是因為他們部長急於開枝散葉,臨時組湊的點。

他們分部在東京腳跟還不穩定,還指望組織這個地頭蛇的幫助,所以和我認識的小一纔會來被提拔來當這個副部。再說要是他們真的心懷不軌,也就是對小一的不忠,偏站他們部長這邊,不想小一功高蓋了他這個正部長的風頭。那小一就更不會怪我了。

這小半年來他爬升得太快,受的打壓也不少。要是他還像半年前那麼耐不住性子,他那東亞分部的副部長也彆想坐了。”

老闆的心一向是定的。金狼鬆開微皺的眉頭,右腳輕搭上油門,時刻警惕著對方的一舉一動。

月下,金狼的金髮仍然是帶著淡淡的金色光華,月光照透了那雙水色的眼睛。這樣一個十來歲的歐洲少年的照片被琴酒遞到他麵前,讓他命名的時候,照片中少年的衣衫雖然破舊,但依然是潔淨的,那爽利、在陽光下熠熠生輝的短髮,更是展現著它的主人對人生堅韌的希望。揹著把老槍側對著鏡頭的他笑得有傲氣,深邃的五官托得那雙水色的眼睛更是閃亮。貞與那時在琴酒的催促下,差點脫口而出一句,“叫金毛吧。”這件事鬨得,兩人合作多次如今第一次碰麵,貞與都不大有底氣直視少年清透的眼睛。

車外一陣陣槍聲連響,哀嚎聲倒是在海港的風中減淡了不少。貞與來來回回地轉著手裡的華容道,解著解著玩得煩了,就拿手捏著兩個對角,另一隻手的手指撥弄著,把它抽成了個異形的梭子、捏著中心,抽成個平麵的圓……在他開始摳裡邊的小木塊的時候,有人敲了敲他的車門。

來人手裡提著具無力的身體,血流染紅了貞與並不算熟悉的麵孔。貞與收回了視線,並冇有過多理會敲門人。前座的金狼稍稍降下了窗,對人喊道:“放後備箱去。”

那人腳上並冇有動作,手裡捏著的槍猛地舉起。一聲槍響,他的槍口還未瞄準到金狼,身體就已然跟著“海岸”一同砸在了地上。

“看來今晚的海港,受月光照耀的金色不止你這一抹呢。”貞與一把扯住了金狼的衣袖,攔住了他的動作,心有成竹地笑著看向後視鏡,對他說道,“彆急。看,琴酒也在。”

鏡中的男人一襲黑衣,禮帽下的綠色的虹膜幽亮。神兵天降,描述的大抵就是這樣的情景吧。

貞與想著事後該去找他的異國好友聊聊了,是他這個借刀殺人的慣手成了被彆人借的刀、還是說小一他真的被內鬼玩弄於股掌之間,把敵人當成了自己的心腹……無論是哪種情況自己都是該去給他提個醒的了。

-出什麼結論來。”“矇頭睡?開什麼玩笑那傢夥會矇頭睡。”他們一旁的一箇中年男人出聲反駁:“那傢夥來我家喝酒借宿過,睡著了那被子都能給他踢到屋角去。”“可能是他睡著了不小心又把被子撈上來了?”……工藤新一在兩人激烈的討論中與警官揮手告彆。看上去這件事就是單純的意外,可他總覺得不對勁,又說不出來。偏偏出警的警察還是那個最認死理的,死活不讓他進,交給法醫判斷是如今最好的選擇。與此同時,琴酒正在他早上來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