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名柯之柯界財迷
  3. 第四十九章 紀念品的呼吸
猇羊雲崽 作品

第四十九章 紀念品的呼吸

    

羽絨服一分神間便發放乾淨。苦艾酒和黑麥正好卡在發放完畢的隊伍頭位。兩人遙望內室中,窩在冰雕底下的琴酒的背影乾瞪眼。他的嘴角不禁微微抬出一抹幸災樂禍的笑。而內場中,一群神情或是惶恐、或是激憤的人群中,一個青少年站立挺直身杆,望向門外,目光似劍。他身旁是還微微有些不適的同齡女孩,神情擔憂地攥緊了他的手。貞與看男孩的側臉格外眼熟。像極了之前在報紙上看到的高中生偵探——工藤新一。可惜這場“意外襲擊”越多人...-

他曾期待沿海地界最神奇的季節、他曾將撥出的白霧宣告為它到來的標誌、他曾羨慕北方的風雪呼嘯成流,可當雪花真的奇蹟般飄灑在海浪聲中,他卻隻剩無儘的恐懼。奇蹟,意味著這是意料之外、是不可預料的、是……融化間讓棉被、衣衫潮濕的,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寒意。父母留下的一切,皆對此毫無防備。

貞與蜷縮在寺廟僅存的能擋風的角落,看眼前的寺廟破敗得隻剩框架,幾乎看不出原本的佈局構造,腐朽的木料亂堆成塔,其上原本的紅漆剝落,又填補上青苔作漆色。青苔未覆蓋的木料外表星星點點鋪上各色黴斑,不算漂亮的白菇在碎裂的木料間隙中長出。風呼嘯而過,帶來混沌難聞的腐爛味道,又將貞與撥出的白霧被寒風打散在眼前,他再次裹緊身上的被子,閉上眼……

琴酒登上山頂,走過連接兩處山峰的玻璃橋,細細觀察山下。雨水、灰塵殘留在鋼化玻璃上的汙漬使其下一切風景披上迷霧,卻依然可以看見山間黃土與並不多茂密的樹以及零碎地掛在樹枝上的塑料袋、地麵的塑料瓶展現一片荒涼。卻始終看不見任何的木製房屋。雖然老人說通往寺廟的路被掩蓋,但隻要寺廟本身未被掩埋,他就還有機會找到貞與——利用這山上各式的高空項目。

在另一處山峰的玻璃滑梯上,玻璃更加汙臟,白濛濛的,像是牛奶結凍成冰所雕刻而成。加上在滑梯上滑行的速度,琴酒無法透過玻璃看清什麼。萬幸,緩坡給予他觀察周圍的時間,在玻璃的阻擋之外,他終於看見寺廟與眾不同的屋簷的一角探出林間。滑至彎處,他瞥見屋簷上方一閃而過的黑色粗鐵繩,膽小鬼的尖叫聲沿著鐵繩的延伸傳遍山間。那是個索道滑梯項目,正好給他行了方便。

琴酒找人給他送了工具,在觀賞走道之外,在岩石被巨斧劈開的斷麵之後,在了無人聲、蛛網遍地的地方……尖利的刀刃悄聲破開血肉的軀體,蛛網上未乾的露珠如星,像極了被細絲串起的顆顆紅玉。

他揹著包,坐上的索道滑梯,在特定的位置解開安全扣一躍而下、在呼嘯耳邊的山風中展開降落傘緩緩降下,山體滑坡參雜著樹枝葉與根係的土和石頭堪堪與他擦肩而過。接近地麵,無可避免地連人帶傘摔入層層樹枝中。

他解開掛在交錯的樹枝上的降落傘,穩穩落地,穿過一片殘垣斷壁,他找到了熟睡的貞與。孩子的嘴唇發白、乾裂,一旁的蟲蟻山中還隱約可見其下的食物殘渣與廢棄包裝。琴酒緊皺眉頭,心中痛罵孩子父母的狠心。

他抱起孩子,轉身抬腳走向破廟的門口。隻見門外西斜的陽光以墨黑描出一位老人的身影,其消瘦的身影、無聲的接近,猶如黃昏的鬼魅。琴酒在瞥見人影的瞬間警惕地飛速掏出槍支對準老人,眉頭緊皺,腦內不斷推測老人的身份又將自己反駁。

還未等琴酒出聲詢問,老人搶先開口道:“恭喜你呀!成功找到了本場遊戲的紀念品。”這位素未謀麵的老人對琴酒嘎嘎笑,聲音格外的沙啞,臉上墜下的皮疊出的層層溝壑在背光的環境下透出一絲詭異。“隻是要獲得勝利,你還得和老頭子我同行一段路程。”

“紀念品?什麼意思?”琴酒緊皺眉頭,心中升起陣陣的不安,語氣不禁帶著急切。老人,眯起眼,臉上帶笑,眼裡卻毫無笑意,“你看見的爆炸,不是第一場,也不是最後一場。等你跟我出了這山裡,不久就會知道。其中故事太長,老頭子我貪懶,省些口水,賣個關子。”

琴酒聽他這麼說,心中對事情大約有了猜測。這地方荒廢已久,不可能有閒人來湊熱鬨。再說那兩個瘋子就是再不靠譜,貞與也好歹是他們親生的孩子,斷不會把這麼重要的訊息泄露給不可信的人。如今自己費時費力找出路,倒不如跟著這老頭走。他如何都好,隻是彆給孩子拖出病來。

“走吧。”

土坡中,一條隻供一人通行的小路將他們帶出了山體滑坡的土木的圍堵,通向一處隱秘的叢林,不遠可見炊煙裊裊,在晚霞之下窈窕。

高架橋上,不起眼的黑色小轎車悠悠然地行駛而過,車內的電台廣播以沉痛而氣憤的語氣播報本地從一場車禍後開始接連發生的人為爆炸事件。帶著電磁聲的話音未落,在臨近高架橋的商業樓在一聲爆破聲後轟然起火。玻璃的碎片和粉碎的水泥如雨如霾地夾雜在細碎晶瑩的雪花中,為橋上驚恐的眾生洗禮。在同類不安的變速中,那輛汽車仍舊是悠然而過。

一路上,爆炸聲與恐慌相繼擦身而過,孩子依然熟睡得安然。海港邊的老舊房屋內,廣播沙沙地帶著雜音向眾人跟進爆炸的情況,安撫民眾的情緒。

“組織在此地的據點幾乎都被清理乾淨了。”琴酒對電台中的報道作出局內人的總結,他已經不想去瞭解那對瘋子是怎麼做到的。他有一絲的慶幸,爆炸斷了惡獸的臂膀,熱風與鋪天的塵土將其矇蔽,他們居然在滿城的血淚與尖叫中獲得了片刻的自由,想來也是莫名地可笑、可悲。

“是的。”老人彎腰從櫃子中拿出一個布包裹,“現在你有兩條路可選,一個是拿著這瓶不會惹麻煩的藥回到組織,升官、發財。”老人抬手指向床上沉睡的貞與,“第二,和我們一起離開。”

琴酒沉默片刻,伸手接過老人手中的包裹,打開確認其中物品又將物品裹緊,轉身走向門外。他留下一句話語,“保持聯絡。”

回到組織,琴酒平淡地陳述自己早已編造好的謊言,手中的藥劑成為他在連續的爆炸中搶救出來的戰利品。組織研究後發現其確實可以延緩衰老,但代價是:嗜睡。這藥劑被稱為睡美人的詛咒。而這詛咒,帶給琴酒前所未有的快速晉升、無限的財富與巨大的權力。他心中毫無歡喜,漠然中縈繞著不安的煙霾。

不久後,一封信件印證了他的不安。信件來自遙遠的英國,信中寫道貞與再未醒來。

兩位天才魔法師向自己的孩子降下了永眠的詛咒。

遙遠的英國的某處小屋中,幼女身形的艾莉坐在貞與的床邊,手指輕輕試探熟睡之人的鼻息,玩笑似地細聲喃喃道:“小朋友,是什麼夢境能美好得讓你拋棄現實呀?”

“他的夢境,你不該最清楚嗎?曾經的研究員?”

艾莉對講話的女人笑了笑,冇有接話。她起身踢開腳邊隨意拋落的書籍清開道路,蹦躂著走向滿放甜品的餐桌。雜亂的屋內,紅茶的香氣氤氳……

夢境如何,根本無所謂……睡吧!睡醒的你,將化身為空前絕後的奇蹟!

-己的清白都丟乾淨了!說出去,誰知道是不是你們先找公安給她下的套?”甚至更嚴重的,格蘭伯奇纔是公安派來潛伏的奸細,借琴酒被國外組織陷害的波動,順勢讓原本針對卡慕設計好的圈套更加致命。這句話,他冇說出口。表麵上,朗姆對格蘭伯奇還是惜才愛護的,實際上,猜忌的種子已經種下。隻要天上任意落幾滴水,它便能生根、發芽,等它破土出頭的一天,格蘭伯奇也就該入土了。格蘭伯奇聽完已經滿頭滿身的冷汗,連連認錯。朗姆歎其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