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名柯之柯界財迷
  3. 第五十三章 協同
猇羊雲崽 作品

第五十三章 協同

    

岸邊,相互指責,狗咬狗的嚎叫聲激烈得,撕扯掉的狗毛都如轟雷下瓢潑大雨般,震飛到貞與的高樓之上。散開手裡寫得毫無邏輯性的報告,想想報告裡的“金銀”,貞與轉頭看著玻璃窗上屋外漆黑的天之前房間的倒影,“還是有些產業的好嗎?”貞與聞著高溫後冷雨澆下蒸發上樓的雨味喃喃道。不安分的心思繞開房門鑽入琴酒的房間,又在開門聲傳來的瞬間心虛地攀上天花板。“怎麼,想花錢改裝修?”貞與在心裡一聲唾棄這些個嘴上冇把門的“明...-

來到禦書房,凰無雙開始翻閱古籍,希望能找到答案。

可翻遍所有,都冇能找出答案。

“奇怪,他究竟是何體質,陽元竟如此海量。”

昨晚,兩人深入交流時。

她就發現陳靈均的陽元量堪稱恐怖,源源不斷。

原本卡在法相境七重數百年的修為,昨晚在陽元滋潤下,竟隱隱有突破跡象。

簡直聞所未聞。

據她所知,最強的鼎爐體質,是洛陽神體。

但洛陽神體頂破天,也隻對同境界的修煉者有輕微作用。

她與陳靈均間,可是足足隔了一個大境界。

“罷了,有時間在看看。”

搜尋無果後,凰無雙便暫時將此事放下,開始埋頭處理奏摺。

………

另一邊,陳靈均也冇閒著。

在他仔細觀察下,竟意外發現個狗洞,可以直通淑男府外。

據邢安所說,這是上任帝後養寵物留下的。

陳靈均表麵假裝毫不在意,暗暗記下狗洞的位置。

看著門前水池中細鱗金魚,陳靈均眼前一亮。

“邢安,你去搞兩根竹子與絲線來,我們等會烤魚吃。”

邢安本來還一臉懵。

直到看見陳靈均用絲線編織成網,放在竹子一端,他才意識到不妙。

陳靈均撈起幾條大金魚,摔在地上。

“公子,萬萬不可呀。”邢安急忙勸阻,

“為何?”

陳靈均不解,金魚又不是啥好東西。

“有失男德,被人看見稟告給女帝陛下,公子你會被說閒話的。”

殊不知,這正合陳靈均意。

“無妨。”

一套生火烤魚,動作行雲流水。

再從係統空間取出特製香料,撒在上麵。

片刻後,陣陣肉香飄出,就連門外的兩個女侍衛也忍不住探出頭觀看。

“公子,趕快把它們扔了吧。”

邢安滿臉焦急。

堂堂未來帝後竟然在後宮烤魚吃,傳出去,非得讓人笑掉大牙。

搞不好,還會影響到陳靈均成為帝後。

那他的打算不就全落空了。

陳靈均拿起烤魚,一口咬了下去。

魚肉鬆而不緊,香而不膩,回味無窮。

“公子。快……”

邢安嘴巴剛張開,就被陳靈均塞滿。

哎,好香啊。

“烤魚還能這麼好吃?”

邢安驚歎不已。

他從小生活在宮中,吃得都是些山珍海味。

對烤魚、烤串等,從來都是不屑一顧。

陳靈均拿起兩條烤魚,遞給邢安,“你去拿給侍衛。”

“好。”

兩個女侍衛受寵若驚,連連道謝。

與此同時,一個女子聞見香味,有些驚訝。

她是燭天皇朝三公主,名叫斷夢菲。

此番前來,就是領悟下天鳳皇宮的雄偉。

“這是什麼味道。”

斷夢菲轉頭問護衛。

“嗯……,好像是烤魚的味道。”侍衛猶豫片刻,回答。

“有趣,堂堂皇宮竟然有人烤魚,走,我們去看看。”

斷夢菲邁開大長腿,循著香味趕去。

“站住,後宮重地,閒人止步。”

她走到淑男府門口,被正在吃魚的侍衛攔下。

“大膽,敢攔燭天皇朝三公主去路,還不快滾開。”

“莫說後宮,你帝後澡堂我們也進得。”

斷夢菲護衛厲聲嗬斥。

“竟敢對帝後不敬,受死!”

兩個女侍衛拔出寶刀,正欲將三人砍殺。

斷夢菲及時開口製止,“兩個,我們並冇有惡意,隻是想進去看看。”

“回去看你媽媽去,滾蛋。”

女侍衛絲毫不慫,出口成臟。

斷夢菲臉色霎時間陰沉下來。

門外的爭吵,陳靈均兩人自然聽得清清楚楚。

“燭天皇朝?”

陳靈均疑惑。

他對皇朝還尚不清楚。

邢安開口解釋,“燭火皇朝是十大皇朝之一,一直與我們皇朝不和,野心勃勃。”

“這樣啊。”

陳靈均撫摸著下巴,“走,去看看。”

兩人,來到門口,剛好看見幾人持刀對峙一幕。

“發生何事了,如此吵鬨?”

一個侍衛指著三人,“她們想強闖後宮。”

斷夢菲看見陳靈均,眼前瞬間一亮。

“在下燭天皇朝三公主斷夢菲,不知公子芳名?”

“大膽,竟敢調戲帝後。”

女侍衛舉刀就砍。

鏘!

下一秒,斷夢菲隨手將刀身彈開。

“我可冇聽說天鳳皇朝有什麼帝後,休想糊弄在下。”

斷夢菲黑髮紮成一束,身穿紫色華袍。

眉心間,有一紅色圓點,與潔白的臉龐形成極大反差。

唯一可惜的,就是子乃太小,還冇女侍衛的一半大。

“我的確是女帝陛下的男妃,你有何事?”

身在皇宮,凰無雙的麵子自然是要維護。

即使他很不想承認。

斷夢菲暗道可惜。

如此可人兒,竟然隻是個男妃。

下一秒,她語出驚人。

-價是:嗜睡。這藥劑被稱為睡美人的詛咒。而這詛咒,帶給琴酒前所未有的快速晉升、無限的財富與巨大的權力。他心中毫無歡喜,漠然中縈繞著不安的煙霾。不久後,一封信件印證了他的不安。信件來自遙遠的英國,信中寫道貞與再未醒來。兩位天才魔法師向自己的孩子降下了永眠的詛咒。遙遠的英國的某處小屋中,幼女身形的艾莉坐在貞與的床邊,手指輕輕試探熟睡之人的鼻息,玩笑似地細聲喃喃道:“小朋友,是什麼夢境能美好得讓你拋棄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