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南風知秋意
  3. 第01章 醫者仁心
墨染塵衣 作品

第01章 醫者仁心

    

著燭光看書,見芍藥滿身泥濘,又喘著氣進來,趕緊吩咐茯苓去打些水。“姑娘,您說的不錯,那男子確不是普通人,他恐怕是大理寺的官員。”大理寺?宋晚意有些恍惚又感到驚喜,天助她也,若是能進了大理寺,豈不是更能好好查爹爹的案子。宋晚意急切地從床上站起來:“你還看到了什麼?”芍藥搖了搖頭:“奴婢隻瞧見有一個帶著大理寺令牌的黑衣男子接他,那時風聲有些大,說什麼倒是冇聽清。”這也足夠了,她頓時心中有了主意,又見茯...-

朱門緊閉,寂寥人散。

白布鋪天蓋地地圍滿了宋宅,草木殘敗,唯有一顆梧桐孤獨地立在前院。

宋晩意站在一具僵硬的屍體前,泣不成聲。

爹爹離奇死了,被人拿草蓆裹著從京城運了回來。

掩麵,忽而發現屍體手掌上紅色的花印,這是一朵盛開的牡丹。

宋晩意微微一愣,顫抖著伸過手去撫摸花印。

恍惚間,那花瓣竟然慢慢打開,變得越來越大,將她一點一點包裹住,想要將她吞噬。

她拚命掙紮,卻感到愈發窒息,渾身動彈不得,她想要呼喊,卻又發不出聲。四周似乎被吞噬了,變得昏暗而安靜,她顫抖得厲害。

急得淚流滿麵,恍惚間,似是有人推了她一把,緊束感漸漸消失,四周似乎又恢複了明亮。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熟悉的人,她的心頓時安定下來。

“如今正是深秋,姑娘怎熱得這樣厲害?”茯苓從懷中掏出手帕,輕輕拂去她額頭上密密麻麻的汗珠。

帶著些許寒意的秋風從車簾縫隙吹進來,宋晩意忽覺得發冷,她忍不住縮了縮脖子,蜷縮在角落。

自從她決意入京尋找爹爹離奇死亡的真相以來,這夢魘便日日纏身。

“現在什麼時辰?”

茯苓伸出一隻手掀開帷幔,抬頭看了看外邊,說道:“黃昏,不過外邊下著雨,天色變得暗了些。”

話剛落音,馬車停了下來,從外邊傳來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姑娘,客棧到了。”

宋晚意提起裙襬,扶著把手走下馬車。茯苓撐開了油紙傘,緊跟其後。

抬起頭,正對上門匾上那幾個大字“怡心客棧”。

“店小二,馬車該往哪放?”

“姑娘隨我來。”

“你且等我片刻。”

從門匾移開目光,正對上那雙清澈明亮的眼睛。

“姑娘,你且先進去,我稍後就來。”女子身著蓑衣,頭戴鬥笠,稚嫩的小臉透露出些許疲憊。

這是她的另一個貼身侍女,名喚芍藥。芍藥與茯苓不同,她自幼習武,宋晚意小時貪玩,宋鬆山便將她安置在宋晚意身邊保護她。

宋晚意點點頭,芍藥便趕緊牽著馬車隨那店家的馬車伕去了。

店小二見她一襲白色喪服,頭戴白花,原本歡快的聲音也壓低了些:“姑娘隨我來。”

兩人跟隨著店小二進了客棧,繞過前院走上二樓來到了一間角落的包廂前。

“這是姑孃的房間,姑娘有何吩咐喊我便好。”

茯苓點點頭,遞給那店小二幾枚銅錢:“店家辛苦了。”

那店小二頓時喜笑顏開,歡歡喜喜地下樓去了。

宋晚意推開門,隻見裡邊擺著一張圓桌,四周有圓凳零零散散地擺著,裡屋隻有一張床,床邊是兩張軟榻。

“這簡陋了些,姑娘暫且忍一忍,明日到了京城應該能好些。”

宋晚意莞爾一笑:“我覺得這挺好。”她本就瞞著阿孃和哥哥入京,身上帶的盤纏也不多,日後還得好好考慮考慮生計問題,能省些也是好的。

主仆二人簡單將屋內收拾了一番,也變得有些溫馨。

片刻,芍藥便帶著晚膳進了屋。

宋晚意望向窗外,才發現天色已經暗得伸手不見五指。

幾人一同坐下,歡歡喜喜地正準備用膳,忽聞到熙熙攘攘的爭吵聲,緊接著便聽到斷斷續續的腳步聲,大門的窗紙上映出來來往往的人影,又聞幾聲低聲不清密語。

芍藥頓時警惕起來,她緊握腰間佩劍,緊盯著禁閉的大門。

片刻,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門口的人影也消失無蹤。

宋晚意有些不安,她站起來正想打開門卻被芍藥攔住:“姑娘,我先探探路。”

宋晚意點點頭,跟在她後邊掃視四周。

四周空無一人,角落的大窗敞開,雨水打濕了地板,潮濕的木板散發出淡淡的黴味。

“姑娘,血,血……”茯苓大驚失色,緊緊抓住宋晚意的手臂。

宋晚意順著茯苓的目光看去,隻見大窗旁邊的木桶滲出點點暗紅色的血液,融在地上混著淤泥的雨水裡。

芍藥不動聲色地走上前去,一隻手緊握利刃,另一隻手小心翼翼地掀開桶蓋。

一個黑衣男子捂著受傷的手臂昏倒在裡麵。

宋晚意斬釘截鐵道:“芍藥,帶他進屋。”

芍藥搖了搖頭:“姑娘,我們還是不要多管閒事的好,萬一追兵回來,反而惹禍上身。”

“此人躲在我們屋前,即便追兵回來發現了他,又怎知不會疑心將我們滅口,不如滅跡,當作無事發生。”

芍藥想了想也覺得有道理,便將那男子拉起來,幾人一同攙扶著他進了屋放在塌上。

茯苓趕緊將那木桶與其他木桶換了位置,又將地上殘留的血跡擦淨,便又進屋將門鎖上。

“呼吸微弱,心跳減慢,唇無血色,恐怕是毛葉輪環藤中毒。”宋晚意皺起眉,趕緊轉頭看著茯苓道,“快去將我昨日采的那兩顆毒扁豆拿來!”

“可這毒扁豆少見得很,昨日姑娘遇到還說要珍藏起來……”

“人命要緊,快!”

“是。”

宋晚意接過那兩顆毒扁豆,掰開將裡麵的豆子一一取出,給那男子用水灌了進去。

不到半柱香的時間,那男子臉龐頓時恢複了血色,呼吸也變得平穩有力。

宋晚意鬆了口氣,這毛葉輪環藤中毒從前隻聽過爹爹講,並未見過,好在她的判斷是正確的。

門外似是又傳來幾聲嗬斥,踏著木板的腳步聲愈發愈大。

宋晚意心中一緊,趕緊小聲喊了一句:“芍藥,快熄了屋裡的燭燈!”

芍藥會意,立刻將燭燈都滅了。

三人屏住呼吸,靜靜數著源源不斷的腳步聲。

片刻,腳步聲戛然而止,藉著外邊那些人點的燭火,廂房大門的窗紙上又清晰地倒映出人影。

“砰!”似是木頭相撞的聲音。

“人也不在這。”

“可惡,果然是給他逃了。罷了,再回叢林裡尋找一番。”

“是。”

俄而,門外的人都離開了,隻剩下一片寂靜。

宋晚意點了一盞燭燈,藉著微弱的火光細細觀察眼前著男子起來。

唯有一襲簡單的純色黑袍,身上也無半點裝飾品,不過他眉眼修長舒朗,臉龐硬朗的線條被溫和的臉色削去了些,相貌是極為英俊的。

忽而,那雙眼睛突然睜開,眼底透露出些許寒意和淩厲,宋晚意嚇了一跳,握著燭燈的手禁不住顫了一下,被那男子牢牢抓住。

“什麼人?”短短幾個字滿是威懾力。

宋晚意鎮定自若,笑道:“你的救命恩人。”

那男子警惕的環顧了四周,最多隻瞧見宋晚意後邊兩個侍女,頓時鬆了口氣,語氣也緩和了些:“多謝。”

“為何救我?”

宋晚意揚唇一笑:“醫者仁心。”

男子這時才發現她身旁的藥箱,又見她一襲白衣和頭上帶著的白花,不禁微微皺了皺眉,似是在思索著什麼。

“你又是何人?”她故意將燭燈拿向前,照得男子有些刺眼。

見她一副泰然自若又帶著些威脅拷問他的模樣,男子不禁微微一愣,好一個膽大的女子。又見她冇有識得自己的身份,男子有些鬆了口氣,這才觀察起她來。

一雙柳葉眉,美人眼,秀氣挺拔的鼻梁,渾身透露出一股江南女子的溫婉之美,真真是國色天香。

男子思索了片刻,道:“我隻是一個無名小卒罷了,姑娘不必掛心。”

宋晚意莞爾一笑,她怎麼可能相信他這番說辭,衣著打扮雖然簡單,可這副氣色和行為舉止,定然不是普通人家。

男子見她冇有再問下去,便趕緊說道:“多謝姑娘救命之恩,如此我便先走了,姑孃的房錢由我承擔。”

話剛落音,他便急急忙忙地站起來,警惕地掃視了一番才放心地走出去。

臉上的笑容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些許狠意:“芍藥,你偷偷跟上去,查查這男子什麼身份。”

芍藥微微一愣,答道:“是。”說罷,她便趕緊跟了上去。

男子走得匆忙,又因雨後昏暗的夜色,並冇有發現後邊跟著的人。

他走了許久,終於與一黑衣男子彙合上。這男子穿著雖也是純色黑袍,可腰間上竟然掛著大理寺的令牌。

他見了那男子,恭恭敬敬地作揖道:“大人。”

芍藥嚇了一跳,趕緊隱身於一旁的草叢中。

兩人低聲密語了幾句,那男子便上了馬車,兩人很快便離開了。

芍藥趕緊匆匆忙忙跑了回去。

此時宋晚意才梳洗完,正坐在床邊藉著燭光看書,見芍藥滿身泥濘,又喘著氣進來,趕緊吩咐茯苓去打些水。

“姑娘,您說的不錯,那男子確不是普通人,他恐怕是大理寺的官員。”

大理寺?宋晚意有些恍惚又感到驚喜,天助她也,若是能進了大理寺,豈不是更能好好查爹爹的案子。

宋晚意急切地從床上站起來:“你還看到了什麼?”

芍藥搖了搖頭:“奴婢隻瞧見有一個帶著大理寺令牌的黑衣男子接他,那時風聲有些大,說什麼倒是冇聽清。”

這也足夠了,她頓時心中有了主意,又見茯苓端著水盆走了進來,趕緊說道:“你們快去好好歇息,明日我們去大理寺瞧瞧。”

兩人麵麵相視,道:“是。”

夜晚,雨又下了起來,深秋的雨水摻雜著絲絲寒意,日出一過,空中的烏雲總算散去,碧藍的天空映在眼前。

三人入了京,車輪滾滾,馬不停蹄地往前趕路。

宋晚意掀開帷幔,街道上人聲鼎沸,叫賣聲、談笑聲此起彼伏。街道兩旁攤位林立,車馬不絕,甚是喧鬨。

好一副盛世氣象,不愧是天子腳下!

遠遠便瞧見醉香樓那幾個大字,她摸了摸肚子,纔想起今早走的匆忙,還冇來得及用早膳,便喚外邊趕車的芍藥停了車。

芍藥照例隨著店家的馬伕將馬車牽去,兩人跟隨店小二一齊走了進去,竟看見了一張熟悉的麵孔。

宋晚意挑了挑眉,倒真是越來越有趣了。

那人周圍圍滿了人,他身後是熙熙攘攘的捕快,地上躺著箇中年男子,顏麵潮紅,緊咬著唇,半眯著眼,胸膛並無起伏,似乎是死了。

宋晚意擠進人群,走到屍體麵前,又摸了摸脈搏,緩聲說道:“死者麵色潮紅,皮膚乾燥,瞳孔開得極大,此人中毒不淺。”

突如其來的身影將那人嚇了一跳,捕快正想上前將宋晚意趕走,卻被他阻止。

他往前邁了幾步,毫無波瀾地俯視著地上的女子,今日是一襲淡黃的長裙,不似昨日那樣蒼白。他皺起眉,悶聲說道:“你想乾什麼?”

宋晚意揚唇一笑,緩緩站起來,往那人邁了幾步,低聲道:“自然是來尋大人。”

那人微微一愣,麵無表情,可心中著實嚇了一跳,生怕她一不小心說出昨日之事。

他轉過頭去,低聲吩咐了那領頭的捕快幾句,又轉過頭來看著宋晚意低聲道:“跟我來。”

-前院,便看向一瘋瘋癲癲老婦人躁煩地揮舞雙臂,又忽而抽搐起來,四周的侍女嚇得四處亂竄。宋晚意見狀立刻抓起一旁石桌上的筷子,衝上去掰開那老婦人的嘴,狠狠地捅了進去。老婦人瞬間驚嘔,嘔出一攤黃色液體,又覺兩眼一黑,倒癱在地上不省人事。眾人被她奇怪的舉動嚇了一跳,紛紛愣在原地。站在老婦人身邊的那綠衣女子發了話,厲聲嗬斥道:“大膽!竟敢襲擊夫人!來人!快抓住她!”四周的家丁頓時回過神來,猛地衝上去將她拉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