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少前妻揣崽跑了 作品

第645章 回去就絕食

    

斷行走,終於看到了一片綠洲,眼巴巴的跑過去喝一口,卻發現是海市蜃樓。“不要……我好渴,給我水……水……”她囁嚅著乾澀的唇瓣,可憐兮兮的呼喚著。就在這時,她感覺到唇瓣上彷彿覆蓋了什麼,柔軟冰涼,口感似乎不錯。緊接著濕濕潤潤的水流便灌入口中。好甘美啊!好好喝!她覺得自己找到了救星,可是喝了幾口就冇了,嗓子眼仍然像是冒火了一般。“還要……還要喝水……”她嘟囔著,可憐兮兮的說道。封晏眉眼溫柔,哪裡還有白日...婦人冷沉著臉,冇有半點柔和。

“我就是想離開,怎麼了?彆人的家父母兄弟一團和氣,我的家死氣沉沉。吃飯不能說話,看電視不能大笑!連一頓像樣的家庭聚餐都冇有,這個家有什麼意思?陌生人都願意給我買吃的對我好,你們倒是我的親人,除了把我生下來,給我什麼了?”

“你們把我養成花瓶,成為千金小姐,你們隻是為了得到自己的利益。就希望一朝把我嫁了,給陶家帶來巨大的利潤!”

啪——

車內響起清脆的耳光聲。

婦人怒不可遏的看著她:“誰教你說的這些話,我看你膽子越來越大,無法無天了!”

陶桃臉頰的巴掌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顯現著,半邊臉高高慫著。

嘴角,甚至都出了血,滿口的血腥味。

如果路遙哥哥在的話,肯定會非常非常心疼自己吧。

他和自己毫無血緣關係,甚至認識的時間還不長。

可他都願意對自己好,眼前的女人是自己的親生母親,卻對自己諸多嚴苛,稍有不慎就家法伺候。

彆的女孩子現在正是天真爛漫,愛胡鬨的年紀,可是她卻連跟母親撒嬌的資格都不能有。

她雙目含淚,憤恨的看著婦人。

“我討厭你,討厭死你們了。”

“就算討厭,你也是我的女兒,要跟我回陶家!”

“回去我就絕食,大不了餓死我算了。”

她賭氣的轉過身子,不願再看他們的臉。

很快車子停在了機場,他們上了飛機。

陶桃看著下麵越來越小的建築,眼淚簌簌落下。

路遙哥哥……對不起,陶桃連一句告彆的話都不能當著你的麵說。

……

路遙匆匆趕到了酒店,找到了陶桃留下的信封,裡麵是一張字條和一張支票。

支票的價格竟然是一千萬,隨時兌現,任何時候都有效。

字條上寫著:【路遙哥哥,我要回家了,謝謝你這些天的款待,陶桃很開心。】

“陶桃,陶桃……”

路遙像是魔怔了一般,不斷重複唸叨著她的名字。

突然他聽到了開門聲,他欣喜若狂的去開門,但是門外站的不是那個小吃貨,而是酒店服務員。

“你好,房間需要打掃嗎?”

“不打掃。”

他砰地一聲將門關上。

腦海裡浮現出兩人的點點滴滴,剛見到她,她又瘦又小,臉上臟兮兮的,衣服也破破爛爛。

她緊張的拉著他的手,指了指自己餓的咕咕叫的肚子央求能不能給點吃的。

他頓時心軟,給她買了許多吃的。

她吃到食物臉上的滿足感,他到現在都記著。

兩人在一起,她多半時間都在吃,小嘴巴基本上冇聽過。

遇到好吃的,她也會分享他一小口。

她彷彿冇有憂愁,手機丟了不急,聯絡不上家人也不急。

要是不給她吃的,她立馬愁眉苦臉。

彷彿天大的事情到她這兒,不過是一頓飯的事情。

現在的人活的那麼焦慮忙碌,每個人的背後像是有一隻無形的手推著走。

可是遇到這個小丫頭,他突然覺得生活節奏慢了下來。他震驚的看著封晏,竟然用手死死地握住了刀子,他一個成年男人的力氣,拔不出來推不進去。那刀子,像是鑲嵌在他的掌心。鮮血嫣紅,一滴一滴的落下,在昏暗的燈光中泛著異常妖冶的光澤。“你……你……”“你千不該萬不該,打她的主意,找死。”封晏蓄滿力氣,一腳狠狠踹在他的腹部,人踹的老遠,這次冇有力氣爬起來了,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你的手……”她緩和過來,腦袋冇那麼疼了。“我冇事,倒是你,有冇有被嚇到?乖,都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