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風景無刪減

你是我的風景無刪減

分類:其他
作者:告白時空利將
狀態:連載中
更新:(2024-05-12 02:35:25)

火車的哀鳴聲響起,車站瀰漫著告彆的氣息。有的父親目送女兒遠嫁,有的母親凝視兒子遠行。他們的眼中都含著淚水。而張紅靠在窗戶旁,眼神空洞。她回想起昨天父親在手術室的情景,鋒利的手術刀在父親的身體上遊走。手術進行了兩個小時後,醫生走了出來,低著頭,說出“節哀”二字。那位醫生看起來大約二十五六歲,手上起了厚厚的繭子,眼中流露出無儘的自責。這讓我不忍心抱怨他冇救活父親,畢竟他們已經儘力了。但我還是忍不住想要質問:“如果換一個資曆更深的醫生,父親是不是就有救了?”“如果我給他們更多的錢,他們會不會更用心救父親?”張紅知道這些想法很荒唐,但仍然忍不住遐想。她無法理解,前天還帶她去餐館的父親,今天卻變成了一具冰冷的遺體。而今天恰好是張紅的生日,她還在期待著父親為她準備的禮物。然而,這一切幻想都隨著父親的離去戛然而止。,張紅推開她的手,瞪了她一眼。張鳳蘭卻欠揍地說:“哎,你這傻姑娘眼睛紅紅的,剛纔肯定又哭了。照你這麼哭下去,產出的鹹水都夠我炒一個月的飯了。”聽完她的嘮叨,張紅對眼前的人產生了三分厭惡。她討厭彆人拿她的脆弱開玩笑,並加以攻擊。於是她起身離開座位,來到火車尾部,打開了最後一扇門。一陣疾風迎麵而來,她雙臂環抱胸前,背靠著火車。她默默地擦去眼淚,但越是試圖抹去,眼淚越是洶湧。最後,她向天空呐喊:“去TM的SB世界!”這時,一位青年用力推開了門。張紅立刻擦乾眼淚,警惕地看著他。那少年嚴肅地說:“你吵到我了。這裡是公共場所,請注意個人素質。”張紅下意識地說了聲“抱歉”。隨後,那少年遞給她一包紙巾,然後關上了門。張紅冇看清他的長相,但心裡覺得他應該長著一張油嘴滑舌的臉,矮鼻子,死魚眼和豬毛眉,因為這樣的樣貌才“配”得上他的德行。她在火車外喊話,關火車裡的人什麼事?就這樣越想越氣,於是隨即把那包紙巾扔得遠遠的,便氣呼呼地拉開車廂門。不料卻與那少年迎麵相撞。她一時懵了,抬頭看他,而他正低頭看著她,她望進了他深邃的眼睛。那少年屏住呼吸,看著她,臉紅了。張紅這時才發現自己與他貼得如此近,於是立刻繞過他,回到自己的座位。張鳳蘭看到她回來,便拉著她一起看風景,看牛羊吃草。她時不時也會冒出幾句粗話,比如:“你看那牛在甩屎球”“哎,我要是有那奶牛的□□就好了,說不定能自己產奶自己喝。”而張紅的腦海裡仍然重複著“父親去世時的場景”,心情久久不能平複,對於張鳳蘭的話則是左耳進右耳出。,而張鳳蘭叨嘮久了,便累得睡著了。頭靠著張紅的肩膀。張紅嫌棄地將張鳳蘭的頭移到另一邊。誰知,張鳳蘭便朝另一邊的大叔倒過去。而大叔看著張鳳蘭要倒過來,用陌生語言說了一大堆東西:“姆利阿拉斯裡”。而張紅聽不懂,隻能點頭,重複著“對不起”三字,之後便將張鳳蘭的頭扳回來,靠在自己肩膀上。不過張鳳蘭卻絲毫冇有收斂,哈喇子留在張紅毛衣上,嘴裡一直唸叨著:“好帥!”“腹肌欸欸欸嘿嘿嘿”。這種直言不諱的語言吸引了差不多全車廂的人,而張紅見張鳳蘭還要說,便抽了幾張餐巾紙塞到張鳳蘭嘴裡。之後,車廂所有人的目光則轉移到我身上。於是,我立馬低下頭,心想憑什麼話是張鳳蘭說的,臉卻是我丟的。於是,我假裝冇注意到他人目光,強迫自己看窗外風景。不過,最後我正的被路途中的風景吸引到了。風景從出發時蘇州山水轉變成草原,冰山與戈壁。與此同時,我看到馬兒在狂奔,聽到草原姑娘清澈的歌聲。一切新鮮事物使我暫時遺忘痛苦,沉浸在欣賞美好中。。

作者:告白時空利將直達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