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點好的 作品

    

的我還冇有意識到,自己會跟他糾纏這麼久。我叫q。至於他的話,就稱為x吧。我和他是在高二被分到了一個班。當時,看起來最貼合我的標簽就是淡漠。其實說的對,但也不對。我的自我意識在高中的時候以驚人的速度萌發,以至於我控製不住地以自己的眼光審視所有人,便也很容易洞察人的惡。久而久之,像是一種精神潔癖:我不想和這兒的任何人產生羈絆。當然,我也確實跟我想的差不多,冇有成為誰的依傍,也冇有依傍誰。————高中的...-

最初和他見麵是在高中。那時的我還冇有意識到,自己會跟他糾纏這麼久。

我叫q。至於他的話,就稱為x吧。

我和他是在高二被分到了一個班。當時,看起來最貼合我的標簽就是淡漠。其實說的對,但也不對。

我的自我意識在高中的時候以驚人的速度萌發,以至於我控製不住地以自己的眼光審視所有人,便也很容易洞察人的惡。久而久之,像是一種精神潔癖:我不想和這兒的任何人產生羈絆。

當然,我也確實跟我想的差不多,冇有成為誰的依傍,也冇有依傍誰。

————

高中的日子緊張又煩悶。

我每天認真學習,又經常性地消失兩天。雖然這聽著衝突,但實際上隻是我總忍不住熬夜到很晚而已。

我自詡自己是一個善良的人。雖然我在外人看來不近人情,甚至近乎刻薄。但我完全不認可。我愛天地山水,愛晨間雨露,愛攜著微風的旭日,也愛人之間一切的美好情感。

我雖然冇給彆人什麼大幫助,卻也從未帶來過麻煩。

我始終與人保持著穩定的邊界。或許這也算是我的尊重。

在我眼裡,我總習慣性地覺得周圍的人像小孩。

——至少是不夠成熟的。

他也不例外。x跟我像是兩個世界的人。

——他總是對每個人都很好,不會管這個人是好是壞。這讓我很不理解。

剛見到他的時候,他還是有點胖的樣子。但後來估計是因為狂減肥,很快就變得清瘦高挑。180 的個子,笑起來的梨渦,說不受喜歡是不可能的。加上相處時靦腆的笑,老師同學都喜歡他。

至此,他在我內心一直都是個好人牌形象。

我遇到的男的,不說品性有多優良,隻能說,連能尊重人的都是少之又少。

所以,頂多說,他是個正常人。

—————

我和x在高二下冊的時候做了同桌。

他在我左邊。在此之前,我坐了挺久的單桌,所以對於左邊突然多了個人,還挺不習慣的。比如總避免不了一些對視。

為了活動方便,我會把桌子往右拉一些,讓兩個桌子間留下不小的空。他看我不像是喜歡聊客套話的人,便也不怎麼故意找話題。所以我跟他的對話無非就是一些作業上的事,或者掉了筆幫忙撿起來。

慢慢地,不知是不是我有所留意,我發現他或許並不是我想的如此單一。

某天,我在食堂看到他一個人吃飯。我覺得挺新奇,因為他人緣很好。但後來我才發現,他有一半的時間都是一個人吃的中飯,還有一半是被朋友叫上。

當時,他坐在在我右前方,背對著我,我看他時不時看向暖陽透過的窗,愜意地彎著二郎腿。

——是我冇見過的放鬆模樣。印象中,他總是主動社交的那個。

我開始對他產生好奇心。

我好奇一個對每個人都好的少年的心思。

我開始發覺一些從未設想過能與他對應的事。

麵對對方滔滔不絕地談論時,忍不住蹙動的眉頭,嘴角微微的抽動和眼底瞬間流過的焦躁。極少的時刻,因為極度疲憊而微微跳動的眼皮。在厭惡的人麵前,忍不住閃過的輕浮。

擦肩而過時,皂香下淡淡的苦澀。

我意識到,他不僅僅是我眼中所謂的“好人”。我也是從這開始,自作主張地覺得自己比彆人瞭解他。

即使我與他的交談還不如所謂點頭之交。

-人都很好,不會管這個人是好是壞。這讓我很不理解。剛見到他的時候,他還是有點胖的樣子。但後來估計是因為狂減肥,很快就變得清瘦高挑。180 的個子,笑起來的梨渦,說不受喜歡是不可能的。加上相處時靦腆的笑,老師同學都喜歡他。至此,他在我內心一直都是個好人牌形象。我遇到的男的,不說品性有多優良,隻能說,連能尊重人的都是少之又少。所以,頂多說,他是個正常人。—————我和x在高二下冊的時候做了同桌。他在我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