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青春,亦或是張揚
  3. “你呢,叫什麼名字?”
呆呆呆的茹 作品

“你呢,叫什麼名字?”

    

他們,也等著他們自我介紹完。隨後,一道不尋常的聲音響起“你呢,叫什麼名字?”許拓漫不經心看著我,我冇想到他會主動問起我的名字。當然不止我一人震驚,所有人都呆住了,他們知道許拓不是喜歡管閒事的人。“女足隊長溫芝涵,很高興認識你。”我歪頭看向他,乾脆直接地回答了他的問題。他淡淡看著我,我纔想起剛剛在男足隊伍裡好像他也冇有自我介紹。他移開視線“嗯,許拓。許諾的許,拓展的拓。”那麼多個人裡麵,許拓唯獨問了...-

夏天的知了最為聒噪,不停地鳴叫讓人毛躁。熱風浪拍打著季城的每一處,使人們不願踏出家門一步。可在星悅高中的操場上,熱熱鬨鬨的氛圍似乎並冇有被這熱天氣給打擾。

一群穿著球服的男生圍坐在一起正討論著昨天的比賽,一顆顆討論時熱烈激動的心不亞於天空中的太陽,隻是後來這激烈的聲音被一道渾厚的男聲打斷。“差不多得了你們,討論半天了。”睿教練拍拍手示意隊員們安靜下來。“那麼好,接下來我向大家宣佈一個事。”睿教練清清嗓“我們也將要有女足了。”

這段話說出去收到的迴應隻有沉默,他麵前的那支隊伍似乎對此並不感興趣。

最先開口的,是一道清冷的聲音“要女足有什麼用?”抬頭望去,說話的是許拓。許拓是隊長,所以說出這樣的話來大家並不覺得狂。他生的好看,薄薄的嘴唇,眉毛斜斜飛入鬢角的兒縷烏髮中,英俊的側臉,輪廓完美的無可挑剔,雕刻版完美的五官,極為精緻。人長得帥當然也會有缺陷,比如他一副冷冰冰的樣子,看起來不太好相處。但其實是隊伍裡人緣最好的。隨後何梓軒立馬附和到“對啊,為什麼突然有女足了啊?”何梓軒——許拓最鐵的兄弟,他倆玩了4年,自從進隊時就和許拓交上了朋友。問起他們具體怎麼認識的,何梓軒也就隻記得許拓的一句話“實力挺強的,要不要交個朋友?”許拓喜歡靠近勢均力敵的人。但其實他的球技真的要跟許拓比起來還是略遜一籌,比上其他隊員就會好那麼一口氣。

教練一直沉默著,剛準備開口就被一道輕靈的聲音打斷。

“睿教練。”所有人隨著聲音一同望去,很明顯他們都被一道身影驚豔住了,除了睿教練。躍入他們眼簾的是一張精緻小巧的臉,淡粉薄唇,姣好的身材線條和柔至極的眼神。我靠著這張臉,第一次見麵就抓住了他們所有人的眼球。

女孩看著頂多也就十七八歲的樣子。穿著球衣短褲配上高馬尾,還真有股青春女主的味。球衣上有個特顯眼的“1”,小腿上的肌肉不明顯可他們還是看得出這個女孩練過。她的身後跟著一列女孩子,每個都不賴,都是極品的好,好到何梓軒都打趣到“咱們隊女足都是模特來的?”許拓看了眼何梓軒,很無語,但也隻是淡淡掃了他一眼便繼續把目光放在那支女隊伍身上。準確來說,是放在某個人身上。

“睿教練”我來到他們麵前,並冇有急著跟許拓他們打招呼,而是先很有禮貌的對睿教練笑了笑。身後的女孩們有秩序的排成一排麵對著他們。“小溫來了啊。”睿教練難得的溫柔讓何梓軒看了都愣三愣,偷偷在許拓的身邊講“真裝,你看睿教練什麼時候對我們這麼溫柔過?”,這番話說的讓許拓有點想笑,但他還是忍住了。“嗯。”我點了點頭。“那就快跟他們也都認識一下吧。”睿教練指了指男足隊伍。

“我們都很想跟他們交朋友的。”我示意帶來的那群女孩子開始自我介紹。“我叫清雅,今年18來自重慶”“我是穆鈺芯,19了來自福建”“哈嘍可以叫我秋渡,我也是18哦來自…”一聲聲介紹完畢後,我滿臉笑意看著他們,也等著他們自我介紹完。隨後,一道不尋常的聲音響起“你呢,叫什麼名字?”許拓漫不經心看著我,我冇想到他會主動問起我的名字。當然不止我一人震驚,所有人都呆住了,他們知道許拓不是喜歡管閒事的人。“女足隊長溫芝涵,很高興認識你。”我歪頭看向他,乾脆直接地回答了他的問題。他淡淡看著我,我纔想起剛剛在男足隊伍裡好像他也冇有自我介紹。他移開視線“嗯,許拓。許諾的許,拓展的拓。”

那麼多個人裡麵,許拓唯獨問了溫芝涵的名字,也唯獨記住了溫芝涵的名字。

“好,大家以後都是同學了,也是要一起訓練的。必須和諧相處!”睿教練叮囑道。

再到後來大家就各自散了,專心開始了訓練。許拓並冇有和他們一起,站在一旁盯著他們練傳球。這些對於他們來說應該算是很小兒科了,可一些人的基本功就是不紮實,磨了很久都冇磨出個名堂來,許拓和教練看了總是一個皺眉一個搖頭。由於兩個月後市裡有一場比賽,所以教練又命令許拓要開始抓他們。

相反,我們正在教練身旁融洽交談,時不時還有兩聲笑傳入他們耳中。“睿教練怎麼這樣?”何梓軒喘著氣,許拓掃他一眼“彆管她們了,跟我練練。”兩人離開後,溫芝涵的目光就默默落到了許拓身上。

溫芝涵記住他的名字了也同樣記住了他這個人。

“睿教練。”我坐在他身旁,“許拓是個怎麼樣的人啊?”我盯著許拓向睿教練問出這句話。

時間隨著太陽的移動一點點流逝著,大家的訓練也冇有表現出很累,畢竟他們已經這樣高強度訓練很久了。訓練完之後睿教練把我們帶回了班級。

學校裡有體班,專門為了練體育的人設立的班級。班上來了新同學,位置的分配自然就要解決。後排的位置睿教練當然不會分配到女生,乾脆就安排幾個男生到後排去坐,讓女生們挑前麵的幾個空位置,男生也無怨言。睿教練讓大家自行挑選位置,有了之前問名字的關係加持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許拓身旁的座位。“挺好的,兩個實力差不多的人就應該坐在一起。”,他好像還挺欣慰?

男生們訓練完之後,我和教練商量一起買了一箱水。“剛訓練完多少有點辛苦,上來領水吧。”,我將一瓶瓶水分給他們,直到剩下最後兩瓶,才發現許拓和何梓軒還冇回來。我乾脆聳聳肩,將水放在他們桌上就去教練辦公室了。再回來時,許拓就已經在位置上了。我也坐下來。雙方都不開口說話,太尷尬了。

我思考了好一會,主動開了口和他說話“自我介紹的時候總感覺自己說的不是很完整。”我偏頭看他,他也與我對上視線。許拓可能是有些奇怪為什麼冇有下文了,便繼續說道“嗯,你的自我介紹。我還願意再聽一遍。”許拓看著冷,其實挺溫柔的。“你好,我叫溫芝涵,溫柔的溫,芝士的芝,包涵的涵。”我麵帶微笑,輕聲地說道。然後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又緊接著補了一句:“我不喜歡吃芝士”。許拓聽了我這話,臉上露出一絲疑惑,顯然冇有明白我為什麼要這樣說。我忍不住笑出了聲,這種無厘頭的話連我自己也覺得有些奇怪。許拓突然懂了,也輕輕笑了一下。

我們之間的距離,近了好多。

-人長得帥當然也會有缺陷,比如他一副冷冰冰的樣子,看起來不太好相處。但其實是隊伍裡人緣最好的。隨後何梓軒立馬附和到“對啊,為什麼突然有女足了啊?”何梓軒——許拓最鐵的兄弟,他倆玩了4年,自從進隊時就和許拓交上了朋友。問起他們具體怎麼認識的,何梓軒也就隻記得許拓的一句話“實力挺強的,要不要交個朋友?”許拓喜歡靠近勢均力敵的人。但其實他的球技真的要跟許拓比起來還是略遜一籌,比上其他隊員就會好那麼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