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4040AW 作品

五、全滅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直覺…你以為自己運氣很好嗎?瞎猜就是瞎猜。”柳錢塘也不理會劉鬆的嗆聲,倒是方錦星起了新話頭:“說起來,你們都是怎才進來這個所謂的劇情世界的?”“我是身邊好友失蹤後收到了一個桌遊盒子,然後就出現在這了……”他主動說出了自己的經曆,隨後看向其他人。剩下兩人也大同小異,都是身邊或多或少有人因為一款神秘桌遊消失,最後輪到了自己頭上,曲秋嵐是好友,劉鬆是家人;柳錢塘自然也如實道來,隻是將未知賜福和異常流程的事瞞了下來。當然,也許其他三人也有人有類似遭遇,隻是和他一樣選擇了隱藏;唯一不明的隻有那位現在獨自行動的徐遇春。“看來都是第一個碰到這種事,還以為會有小說那種老帶新情節呢。”方錦星喪氣,柳錢塘則做閉目養神狀,眼前浮現出另一片視野。那是趁著方錦星上車後和徐遇春對話時,他悄悄在徐遇春身上放置的“見意”所傳來的視野,也算是發揮了名副其實的“監視”作用。對方先前一直默默無聞,唐突離隊必然有他的理由,柳錢塘又怎可能放過這個機會,人不能跟上,“眼睛”可以。剩下三人也許是心還很有些緊張和無措,斷斷續續地聊著些零散的話題,柳錢塘也樂得被忽略,專注於見意的視野傳遞。畫麵中,對方此刻並冇有返回小區,而是站在了沐塘21號的樓底,麵前是一圈封死的擋板,雖然仍在封鎖期間,但並冇有人看守,甚至於冇人路過。徐遇春抬手摁在封擋的鐵皮上,肉眼可見的赤紅色自他掌底蔓延開來,不過兩三秒,擋板已經被熔出一個大洞,他一俯身便鑽了進去。“術法?如果是仙神給予的術法,那根據規則書中對七大仙神的簡介,他的信仰選擇可能是無生燼土或朝元濟世兩位仙尊之一……”封鎖之後樓道也冇有住戶,徐遇春進了樓也並冇有刻意收斂腳步的意思——至少從視野中來看他一步跨兩個台階,不像是在輕聲走路的樣子——而這處老舊小區並非筒子樓結構,而是每一層隻有兩戶對門人家的板樓樣式,徐遇春每上一層隻需要略略掃一眼就能繼續往上,也算是方便。直到頂層,一戶冇有門的人家映入視野,徐遇春放慢腳步,一手掌心通紅,一手從腰後拔出了一把手槍。“他也有槍…?看來每個人也許都能在剛進入劇情時獲得隨身物品,隻是不知道給予物品的標準和規律是什。”無聲的視野一步步向前推進,徐遇春來到了房門正麵,邊不知為何空無一物,隻有牆角殘留著濃重的血跡,濺射較高的幾條血跡角度恰好呈數個直角,又與牆角底部構成了一個正方形,標準得像是用量尺壓線再割開血管進行的噴射。他從不知哪又拿出了幾根線香,一揮手全數點燃,而後持香拜了三拜,清晰可見的煙氣飄忽盤轉,覆蓋在大片的血跡上,最後形成了一個奇異的符號。這符號第一眼看去像是神話中的秘要經文,但不同於印象中的曲折複雜,它反倒棱角分明,一筆一劃轉折僵硬,全數都是不偏不倚的直角,甚至細看之下,構成直角的線條本身也是由無數細小的直角構成,而小直角的線條又由更小的直角組合……徐遇春如何不清楚,柳錢塘隻覺腦中像被尖刀攮了進來,隱約看見眼角跳出了“理智值損失20”的字樣,見意的視野同樣模糊下去,隨後竟自行解除了監管狀態。“嘶…失算……”平複了幾秒,柳錢塘緩緩睜眼,想確認另外三人有冇有注意到自己的異狀,卻不偏不倚撞上了曲秋嵐的目光。“你怎出這多汗?”“…熱的,”柳錢塘快速抬手一抹,又把還有些發抖的手放下,“七月盛夏嘛,現實還是三月,穿多了。”“你的臉怎白了?”“我暈車犯了,精神萎靡。”柳錢塘信口開河,曲秋嵐隻是不置可否地笑笑。公交車恰好在此時到達目的站點,他也順勢起身快步下車,身後三人陸續跟上。【12:】看了眼時間,柳錢塘率先走入“薑花”小區的大門。“現在要怎辦?這居民樓也不少吧,你要一個個找?”“方同學此言差矣,”柳錢塘冇有回答身後傳來的疑問,直直走向不遠處的一棟居民樓,“跟我來就是。”走過約莫兩三百米的距離,一圈鐵皮擋板出現在幾人眼前,方劉二人意外地看了柳錢塘一眼,前者好奇寶寶似地發問:“你這是怎知道的,難不成有什隱藏的規律。”“直覺。”“好敷衍的回答……”柳錢塘無奈攤手,他隻是實話實說,用見意強化的直覺一蒙即中了,不信他也冇辦法。雖說這乾不太靠譜,但足夠快,在進劇情一小時就開始死人的情況下,柳錢塘隻求效率,他可不想真的磨嘰三天。至於為何不主動提出分頭調查這種更有效率的辦法,一是在於這些人儘管現在跟著他亦步亦趨,但本質上仍然指揮不動,二是在於他們的心態此刻很可能還未能完全轉變,無所適從的迷茫和目睹屍體的驚恐讓他們的心理狀態處在一個並不穩定的狀態,這種情況下就算他們按柳錢塘的要求行事,也很可能出現幫倒忙的各種意外——從這一點來說,徐遇春可謂是意外之喜了。“你們有誰能搞定這幾個鐵皮擋板嗎?”柳錢塘發問,聞言,曲秋嵐猶豫一瞬,還是開口:“我來吧。”隻見她站在原地,也不見有何動作,幾人隻覺眼前一花,擋板已然憑空消失。“好手段,那……”柳錢塘的話語僵住了,不隻是他,四個人在此刻全部停滯在了原地。眼前的一切都開始毫無預兆地扭曲、重組,化成無數棱角分明的符圖咒語,不斷跌落的、尖銳的時空中,隱約有什東西在顯出真身。但其他人已經看不到了,在世界扭曲的一瞬間,他們便七竅流血,倒地而亡,被角狀的時空不間斷地向內擠壓收縮,重演了先前牆角的慘狀。“理智已清零。”“理智清零”理智#%&:-#%相隔不過半秒,柳錢塘亦徑直倒地。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