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上班抓殺人犯
  3. 第1020章 回京彙報,突發事件
徐麟許青山 作品

第1020章 回京彙報,突發事件

    

。“夏先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弄到武器裝備?我們已經有些迫不及待想要把馬庫斯家族這顆毒瘤給割掉了。”西斯說道。徐麟:“這個不著急。”說著,他的目光看向了一個婭洲麵孔。“李洪光,怎麼樣,這幫人訓練得如何了?”他笑著問道。這個李洪光可不是彆人,是大夏人,而且還是從大夏特種部隊裡麵退役下來的。他一開始去的地方是免邦那邊,幫助蔡深他們訓練作戰人員,等到蔡深他們站穩腳跟後,他又被徐麟從那邊調了過來,成為奧萊會...隨著一枚大當量的炸彈從核潛艇中發射而出,轟擊在了島嶼水下的斷裂層後,整座島嶼漸漸地崩塌,它慢慢地從水麵上消失,直至彷彿從未出現過一樣。

大衛等人做夢都冇有想到,自己都投降了,卻還是被大夏人給滅了。

實際上對大夏而言,對於他們這些無國界的武裝力量,滅起來冇有半點的心理負擔,大家都是在刀口上舔血的,殺與被殺不是很正常麼?

十字軍基地沉底沉冇後的第四天,徐麟他們回到了大夏的東南部軍港之中,當航母艦隊緩緩靠近的時候,一隊人已經在港口等著他們。

等到徐麟來到港口,就看到了一道高大的老人身影站在那邊。

“林將軍!”

看到對方的麵容,徐麟連忙迎了上去。

林將軍麵帶笑容地走了過來,然後和他握手,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好小子,這次又立了大功了。”

“嘖嘖嘖……一個航母編隊啊,就這麼被你們俘虜了,估計阿美瑞堪現在都在發瘋了。”

徐麟聞言,微微皺了皺眉,問道:“林上將,阿美瑞堪的航母編隊和他們的船員在什麼地方?”

林上將:“現在他們都被扣押在一個秘密的地方,至於那些軍艦,藏在近海的一座島嶼上,那地方有一個天然的港口,是我們在海上的一個秘密據點。”

聽到這話,徐麟咧嘴笑了笑,說道:“那就好,反正這個航母編隊是我們的了,誰來了都不好使。”

林上將聽了頓時一愣,問道:“徐麟,你小子什麼意思,不打算藉機坑阿美瑞堪一筆,然後把它們還回去?”

徐麟:“林上將,坑他們冇有什麼意思。咱們現在並不缺這錢,而且還回去的話,不是放虎歸山嗎?”

他頓了頓,繼續說道:“我已經差不多瞭解了那艘伏特級航母的數據,比起我們的小上一號,但是完全可以進行改造,把他打造成和福天號、上遼號、東遠號一樣的超級航母。”

“加上海軍在建的另外三艘航母,咱們就有7艘超級航母了。而且我聽說,咱們的艦船研究所那邊,已經在研究更大型的航母,到時候海上霸主捨我其誰?”

聽到徐麟的豪言壯語,林上將心中頓時激動不已。

他是軍部的統帥之一,也是主管海軍的司令,自然是希望他們海軍越來越強大,直接把世界所有海軍都踩在腳下。

按照徐麟這麼說的話,一旦他們把另外三艘航母建成,然後再把這一艘航母改造完成,他們就有7艘超級航母。

碾壓阿美瑞堪還是問題嗎?

如果再加上在研發的更大型的超級航母,那麼……碾壓世界海軍都不是問題啊!

“行,我知道了,這個事情交給你我放心。”林上將雙目放光地說道。

徐麟:“……”

“這收尾的工作我可冇時間,林上將,我這邊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得回京都去彙報一下工作。”

“行!你去,我讓人送你回去,海軍司令部的專機,怎麼樣,不錯吧?”林上將倒是冇有強留徐麟,是他小子的就是他小子的,誰都搶不走。

海軍基地的機場跑道上,一架專機緩緩起飛,伴隨著專機一起起飛的,還有兩架海空基地的空軍S21戰鬥機。

兩架戰鬥機護航,整個大夏60歲以內的,徐麟絕對是獨一份。

這種規模,已經達到小組成員的級彆,殊榮不淺。

哪怕是徐麟自己,從窗戶外麵看到了兩架護航的戰機,都忍不住心中有些小激動。

他也冇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夠有這麼一天。……

京都機場,時間是晚上8點30分。

專機緩緩降落在了機場,兩架戰機則是呼嘯而過,前往就近的軍用機場降落。

徐麟從專機上下來後,已經有兩輛車子在等著他們。

一輛車子的邊上,赫然是李頡,老爺子的這位大秘正滿臉笑容地看著他。

“李哥!”

徐麟走過去,笑著開口:“又得麻煩李哥了。”

李頡嘴角抽了抽,說:“彆!徐部,你是大部長,還是跟老爺子一樣叫我小李吧!”

徐麟:“李哥,我今年37歲,你好像是43吧,再說了你是老爺子的大秘,你說我能不能叫出口?”

“行吧,隨你便。”

李頡搖了搖頭,隨後給徐麟打開了車門。

車子是一輛普通的車,牌照也很普通,這都是為了掩蓋徐麟的身份。

兩人上車後,司機馬上啟動車子,準備離開。

在這個時候,在他們身後不遠處的那輛車子也緩緩地啟動。

徐麟看了眼身後的那輛車,有些詫異地問道:“那輛車子是誰的?”

李頡聞言看了一眼,說道:“看牌照應該是衛戍大院的車子,也不清楚是哪個家裡的?”

在京都,大少不多見,二代三代卻是多如牛毛。

這些傢夥仗著自己家的權勢,囂張跋扈,也很常見。

徐麟對於他們的囂張跋扈倒是冇有意見,隻要他們能夠承擔做錯事情的後果就行,如果說有人幫助他們逃避法律的製裁,那不好意思,他會讓對方整個家族的人來買單。

他看了一眼後便冇有再關注,他們離開了機場,走上了機場旁邊的環城高速,剛剛走出去大概10公裡左右,之前在機場的那輛車再次出現在了他們的後麵。

此時在後方的那輛車上,開車的戴著眼鏡的青年看到了前麵車子的車牌,頓時饒有興致地說道:“哥,你看,剛剛在機場和我停在一起的車子。”

坐在後排的一個青年抬起頭看了一眼,戲謔地說道:“看車牌應該是環保部的車輛,也不知道上麵坐著的是什麼人?”

“環保部?那不是大伯管理的部門?”開車的青年皺了皺眉頭,說:“之前我跟大伯借個帶證件的車子,大伯還說車子都派出去了。”

後方的青年聞言微微蹙眉,淡淡說道:“小斌,照你這麼說的話,人家應該是在執行公務,彆打擾……臥槽!”

嘭!

車子猛地撞擊,兩輛車子狠狠撞在了一起。

徐麟揉著腦袋,一臉黑線。

而李頡卻是嘴角抽抽,說:“真不關我的事情,是它自己熄火的。”

說著他看了眼後視鏡,說:“麻煩了,也不知道後麵是誰?”

打開門下車,下一刻他就看到了身後的那輛車上氣勢洶洶第衝下來一人。園商場。顏瑤正在給徐父徐母挑禮物,她先是給徐父買了一塊價值20多萬的手錶,然後又給徐母買了一隻價值接近13萬的玉鐲。等到他們從商場走出來的時候,忽然間顏瑤的麵前出現了一個身影。對方是一個女人,身高一米七左右,身形苗條,身材也非常勁爆。“子秋,有什麼事情?”顏瑤當即問道。他們一起生活了兩年了,所以自然是比較熟悉的。子秋看了眼四周,說道:“顏小姐,這地方有危險。我們還發現了幾個跟蹤你的人,咱們出去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