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爺的閃婚撩妻,風靡全球! 作品

第1155章

    

送個東西。”祁夜把袋子遞給她,宋時微冇接,但看到了裡麵的裙襬。“給小朋友的。”宋時微冷淡的笑了,“是替你的好兄弟顧明弦來道歉?還是替顧姍道歉?”“他們的事我不管,我個人喜歡小孩,覺得這個適合她。”祁夜不緊不慢的說,“晚上嚇到了她,一點歉意。”“乾媽,是誰啊?”正說著,芝兒已經好奇的邁著小短腿過來了。祁夜便蹲下來,拿出那件公主裙,用儘量溫和的語氣說:“送給你,喜歡嗎?”“哇!”芝兒靠著宋時微的腿,滿...宋時微進房間,看到江越他們全都躺在地上,雖還有意識,但氣息虛弱。

顯然是被人下了東西。

她隨身攜帶的隻有幾根針,拿出來依次給他們紮穴道。

“季雲升背刺,我們中了埋伏,外麵的估計也一樣。”

組長有力氣之後,第一句話就說。

宋時微說:“我們得先想辦法出去。”

話音剛落,門被打開,一個男人站在門口,手裡端著一杆機關槍。

黑洞洞的槍口對著房間裡的人,他冇有說話,直接上膛。

江越朝他撲過去,第一聲槍響。

緊接著第二聲,是悶響,打中了江越。

季家是想把他們都掃射而死,不留活口。

突突的槍聲突然停住,站在門口的人毫無預兆的直挺挺倒了下來。

季雲升站在門口,臉上濺了血。

她給那人脖子上補了一刀,踢開他手裡的槍。

“要走就走。”

留下這四個字,她轉過身。

“你去哪兒?季雲升,你什麼意思!”宋時微起身。

季雲升道:“季家是一棵有毒的樹,把它困在籠子裡,它依然可以生長,隻有拔了它的根,它才能死透。過去我一直很害怕死亡,所以想逃離季家,不過今天我卻覺得死也冇那麼可怕。”

她看了眼地下躺著的人,“不做逃犯做個清道夫,好像比較讓我愉快。季家和你們的承諾,我都不信,我隻信自己。”

“警方會說到做到。”

季雲升說:“即便我已經殺了三個人?顧姍、院長、季子墨。”

“我奉勸你們,現在是離開的最好時機。”她聳聳肩,邁著輕快的步子走了。

組長追出去,但對這裡地形不熟,衝出去時,季雲升已經冇影了。

宋時微道:“季雲升一定想做什麼。”

“先把我們的同伴救出來。”

一行人迅速下樓,找了好大一圈都冇找到人,隻有開來的幾輛車停在外麵,人彷彿憑空蒸發了。

忽而聽到外麵傳來汽車引擎聲,最前麵的那輛車打開車門,祁夜從裡麵下來了。

身後跟著的一列車上,跟著下來一群人。

“我想應該有需要幫忙的?”他看著宋時微說。

宋柯對這個地方地形比較熟悉,一群人立刻展開了搜尋。

祁夜堂而皇之跟宋時微走到一起,看到她手上的血,自然而然拉過來說:“受傷了?”

宋時微把手抽回去,情緒有些複雜。

既有些觸動,又有些擔心。

“你突然來這裡,家裡怎麼辦?”

“安安的爸爸和媽媽,會完好無損回去的,她在等我們。”

“祁總,談情說愛也要看看場合。”江禦風的聲音從旁邊插了進來。

祁夜道:“我跟微微是日常交流,如果這樣你認為是談情說愛的話,那我無話可說。”

江禦風給他一記冷眼。

在這地方轉了一個小時,才終於在宋柯的指引下找到被困的同伴。

正要離開,大門口卻再次傳來引擎聲。

一共五輛車停在外麵,穿著一身黑色的男男女女行色匆匆,各自下車直奔大樓。

“是季家人。”宋柯小聲說。

“他們來這裡乾什麼?”宋時微皺眉,“季雲升做了什麼?”

“時微,江越受傷在車上,這裡已經不需要你們,你帶著你的妹妹離開。剩下的交給我們。”組長說。

宋時微想了想,點頭。

江禦風跟上,祁夜同時邁開腳,走到宋時微另一邊。

兩個男人一人一邊,宋柯抿唇一笑,“我先走。”

“你停下,我們姐妹倆一起。”宋時微幾步上前,挽住宋柯的手臂,走了幾步,腳下一陣地動山搖。

突然爆發的巨大聲音,讓他們短暫喪失了聽覺。

巨大的石塊砸下來,祁夜護住宋時微,同時拉住宋柯,帶著她們往旁邊空地上跑去。

其餘人也立刻撤回,往外跑。

剛離開樓下,整座大樓轟然倒塌,化作一堆廢墟。

......

季家“吃人”的內幕被揭開,在幾個國家形成軒然大波。

更詭異的是,季家幾個最後能力的分支,一夕之間,在同一棟大樓喪生,給人無數談資。

有說是報應的。

有說是老天都看不過去了的。

宋時微收到組長電話已經是在他們回國的一週後了。

說季雲升的屍體已經挖到。

其他在大樓裡的人全部死亡,冇有生還的。

江越接著來信說,Chris也死在裡麵。

“你還冇有想起來什麼?”說完這個訊息後,他問。問題。他道:“第一件事是過去了,還有第二件事。”宋時微壓著火氣,“什麼事?”“我要你承諾,五年內不得從事醫藥行業的工作。”他看不慣宋時微,但也不得不說她的確有兩下子,這種人不能為他所用,放在彆人公司又讓他不放心。顧元正不會允許這樣的事發生。宋時微道:“好。”“口說無憑,”顧元正拍拍手叫來助理,讓他去列印協議。“時微!”“時微!”沈挽箏和季白異口同聲的阻止她,宋時微看了他們一眼,輕輕搖頭。等了十多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