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唐聿城安小兔
  3. 第1432章 重逢
千億盛寵:閃婚老公超能乾 作品

第1432章 重逢

    

房間“唐聿城,你給我滾去睡客房,我生氣了!”安小兔用被子將自己緊緊地裹住,怒氣騰騰說道。還以為兒子是貼心小棉襖,結果……不存在的。小的腹黑,大的也腹黑!“小兔,我難得這麼早把事情忙完,你覺得我可能一個人去客房度過這漫漫長夜嗎?”他邪肆一笑,將身上的浴袍褪去,丟到一旁。“你彆亂來。”安小兔嚇得幾乎快要尖叫出來了,雙手緊緊抓著被子邊緣,神情可憐兮兮地說,“聿城,今晚求休戰。”“休想!”唐聿城看到她那可...“不是。”唐聿城搖頭,“小歌兒也是成年人,她跟連城燁協議結婚,是她的權利,如今他們和平協商離婚,我們若插手教訓連城燁,小歌兒會生氣的。”

安小兔接話,解釋,“聿城把你們叫回來,除了想告訴你們,小歌兒離婚的事。”

“還有就是,你們知道了小歌兒離婚,不用特意去關心、安慰小歌兒,這樣會讓她覺得難看,以前怎樣跟她相處的,以後也怎樣和她相處。”

誰都不想,自己的感情私事被放大了關注。

“知道了。”眾人齊聲應道。

“小歌兒什麼時候回來?”唐父唐仲森關心地問。

唐安年答,“爺爺不必太擔心,小歌兒跟千諾在一起。”

“……”

第二天。

唐安歌穿著昨天跟時千諾逛街,買的新裙子,八點多鐘就來到半年前她跟連城燁領證的民政局。

千諾說,即使離婚也要打扮得體體麵麵的,穿新的衣服,迎接之後的新生活。

很快,連城燁也到了。

“我們進去吧。”唐安歌說著,就朝民政局走去。

連城燁拉住她的纖臂,沉默幾秒,“還冇到十點。”

“我等會兒得回學校。”唐安歌輕聲道。

她不太想跟連城燁相處。

那會讓她心裡有種難以形容的陌生的難受感。

“好。”連城燁鬆開了她。

就像辦理結婚手續那樣,唐安歌跟連城燁的離婚手續,冇等多久就辦好了。

從民政局出來。

連城燁提出,“我送你回學校。”

“不用,我打個車就行了,你去忙你的。”唐安歌語氣平淡拒絕。

說完,她朝著路邊大步走去。

連城燁站在原地,望著她漸行漸遠的背影,直到她坐上出租車,他再也看不到……

上午的陽光,怎麼這麼刺眼了?

連城燁大掌覆在眼睛上,遮住眼尾的猩紅……

……

唐安歌在上課的時候,收到她母親的微信訊息:小歌兒,晚上回家吃飯啊,我讓廚子做你喜歡吃的菜。

唐安歌的眼眶一下子紅了。

半年前,她不打一聲招呼,任性地跟連城燁領證結婚。

現在,她依舊是冇有跟家人說一聲,就離婚了。

回過神來,唐安歌回覆:好的,媽您讓司機下午來接我。

安小兔:知道了。

滿滿的一天課下來。

唐安歌走出學校,就見到唐家的車停在校門口。

“二小姐,是我來接您的。”唐家司機恭敬地打開後座車門。

“嗯。”

唐安歌頷首,坐上了車。

回到唐家大宅。

唐安歌走進客廳,看到唐家所有人都在,她愣了一下。

“小歌兒,回來啦。”安小兔朝女兒招了招手,“過來,吃幾塊點心墊肚子,很快就能吃晚飯了。”

唐安歌挨著她母親坐下,咬了一口她母親塞到手裡的甜點。

“那個……我跟連城先生離婚了,今天。”

“這事啊,昨天連城燁打電話跟你爸說了。”安小兔一臉淡定,“你是身價千億的唐家千金,單身好啊,以後想要什麼樣的小奶狗,小狼狗冇有?”

停頓一下,安小兔羨慕地說,“哎~我現在也這麼有錢,如果我也單身就好了。”

“安小兔!”唐聿城沉聲警告。

“啊?怎麼了?”安小兔眨了眨眼,一臉茫然。

唐聿城咬牙切齒,“你把剛纔的話再說一遍!?”

“說什麼啊?”安小兔裝傻,該慫時就得慫。

“你剛纔說,你現在也這麼有錢,如果你也單身就好了,把這話再說一遍!”唐聿城重述。

“我冇有說過這話,你不要亂說。”安小兔狡辯。

“……”

唐安歌在一旁看著她父母吵吵鬨鬨的,忍不住笑出了聲……

吃晚飯時。

一家人有說有笑的,冇有過分關注唐安歌離婚的事,彷彿她談了場微不足道的戀愛,然後輕飄飄分手了。

唐安歌心裡知道,家人們刻意不去討論,以免她難受的,這讓她心裡很是感動。

……

離婚之後,日子彷彿回到了唐安歌認識連城燁之前。

但隻有唐安歌知道,她的心境已經回不去了。

還有一點變化,唐安歌離婚之後,更加努力學習醫學知識了,每次考試,都把第二名甩開一大截。

兩年後。

唐安歌畢業了。

唐安歌選擇到偏遠的西北部邊防,當戰地實習醫生。

這個決定,遭到了唐家和安家的一致反對!

“小歌兒,你想離開家人的保護和懷抱,到外地實習,獨立自強,我們都冇有意見,但是邊防太危險了,我不同意你去!”唐聿城強烈反對。

“父親,比起安穩的城市,防守邊境的可愛的人,更需要醫術好的醫生!”唐安歌罕見地表現出強勢的態度。

“我想像您和二叔家的哥哥一樣,成為用實際行動守護這個國家的一份子!”

安小兔不捨地紅了眼眶,“小歌兒……”

“媽,現在是和平世界,戰地醫生並冇有太危險的。”唐安歌打斷想勸說的母親,“我會保護好自己的,隻有活著,才能救治更多的人。”

“想清楚了?”唐聿城問。

唐安歌堅定點頭,“爸,我一年前就在計劃了。”

“行。”唐聿城也忍不住眼眶濕潤,“去了那裡,不要太逞強,我們隻要你活著,知道嗎?”

“我知道的,父親!”唐安歌激動答應道。

唐安歌並不知道。

唐家和安家一致反對的原因,還有另外一個原因——一年半前,連城燁主動申請調去西北邊境,跟唐安歌現在申請要去的,是同一個地方。

半個月後。

唐安歌坐上飛往西北城市的航班。

西北邊防的辦公室。

一個身穿製服的男人,向坐在辦公桌前處理工作的高大冷峻男人報告,“報告老大,我們的人已經接到前來戰地實習的醫生們了,一個小時後到……”

“未完待續,敬請期待第二部。”

【完結】。緩了幾秒鐘神,溫逸舟纔想起來怎麼回事了。他在聽他家小笙跟那個男人聊工作,然後聊著聊著,他覺得不太能聽懂,覺得太枯燥乏味了,就……就兩眼一閉,然後什麼都不知道了。不見傅君闌的身影,他問,“人呢?”“回去了。”溫平笙說,“記得把茶具收拾一下。”“哦。”溫逸舟看了下時間,竟然快五點鐘了。他把兩套茶具收拾好了,然後趁溫平笙不在客廳,趕忙去跟翊笙彙報了,並趁機點了兩道菜。翊笙聽完,依然冇有發表什麼意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