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丹髓 作品

第 2 章

    

的爬行)(尖叫)(爬行)(扭動)(分裂)(陰暗地蠕動)(翻滾)(激烈地爬動)(扭曲)(痙攣)(嘶吼)(蠕動)(陰森的低吼)(爬行)(分裂)(走上岸)(扭動)(痙攣)(蠕動)(扭曲的行走)(不分對象攻擊)的動作。魏媗彼行不輟,驚恐地大叫,眼睛不眨的盯著在地上爬行的魏嫿。深宮裡嬌生慣養長大的驕縱小公主何時見過如此局麵,不管不顧的往外跑,鬥篷上的兜帽都未曾戴上,跳脫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黑夜裡的雪地裡。魏嫿躺...-

隆冬,雪斷斷續續的下了有三日了,今日的雪格外的大。在雪中行走,不消半刻就落了滿頭滿身。

素墨頭髮淩亂,髮髻完全散落下來,臉上還有灰塵,雙手緊緊地抓著一個食盒,目光堅定地深一腳淺一腳地走在雪地裡,風雪如刀,單薄的衣服根本抵擋不住這麼大的風雪。

伴隨著一串的腳印,素墨終於來到了涼爽殿。

涼爽殿,顧名思義,是一個冷宮。

沉重的宮門被打開,素墨臉上洋溢著笑容,樂嗬嗬地朝裡麵喊話:“公主,用膳吧。今日有您最愛吃的肘子。”

涼爽殿內也是一片雪白,一顆光禿禿的樹孤零零地立在牆角一隅。

樹下背對著素墨幾個衣著華貴的人,正圍著那顆禿樹。

素墨見形勢不對,將食盒放在旁邊,就往前跑。

“六公主,也不是奴婢為難您。您的宮女偷了禦膳房的肘子,抓不到宮女就隻能讓您受罰了。”為首的是一個滿臉凶相的老嬤嬤,是禦膳房的掌事姑姑。

一口一個“您”,看似恭敬,實則目中無人的很。

素來在宮裡橫著走的王嬤嬤在素墨手裡吃了虧,臉上有兩道被素墨撓出來的血痕。

魏嫿身著素衣,可憐兮兮的坐在樹下寒冷的雪地上,雙臂環住膝蓋,膽怯的盯著地麵,不敢看向凶狠的王嬤嬤。

王嬤嬤下巴看人,誰不知道宮裡頭的六公主軟弱可欺,連條狗都能對其狂吠幾聲。

“動手。”王嬤嬤一聲令下,身邊的“狗腿子”心領神會,奸笑著走向孤立無援的魏嫿。

魏嫿置若罔聞,隻是抱緊著自己盯著地麵,眼睛紅紅的,不知道反抗。

向來就是這樣的。魏嫿心裡想,寒冷的風雪打著旋地往她溫暖的身體裡鑽。

“公主!”素墨的一聲大喊將魏嫿喊得抬頭看過來,她張開雙臂密不透風的擋在魏嫿的身前。

有那麼一刻,魏嫿覺得,不能連累素墨。

“素墨,”王嬤嬤皺著眉頭看著她,方纔還在禦膳房打過一架的人,義無反顧的擋在軟柿子公主的麵前。

王嬤嬤輕蔑一笑。

方纔是勢單力薄,如今她帶夠了人手,今日就要軟柿子公主和毛辣蟲宮女都吃不了兜著走。

“都愣著乾嘛?動手啊。”王嬤嬤的步搖隨著她的動作大幅度的擺動,眼神惡狠狠的看著魏嫿和素墨。

隨著來人的逼近,素墨拉起來魏嫿,將其推遠,仗義執言道:“事兒是我乾的,與公主無關,有什麼朝著我來。”

王嬤嬤擺弄著自己的步搖上的流蘇,聞言一笑:“一個破奴才挺護主。依然如此,先打你,再打你主子。你們一個都跑不了!”

魏嫿站穩後,一雙眼白分明的眼睛盯著王嬤嬤囂張跋扈的臉,神色不明。

“王嬤嬤。”聲音清清冷冷,如同雪山上的如玉雪蓮,話語近在眼前又遠在天邊,帶著不容近身的冷漠,不過更多的是一種象征恐懼的顫抖。

王嬤嬤打眼一瞧,是一直沉默不語的軟柿子公主開口說話了,一頃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魏嫿。

魏嫿攏起袖子,修長的手指穿過密集的雪花,自袖袋中掏出來一個灰撲撲的荷包。

看著至少有半袋錢財的荷包,王嬤嬤清了清嗓子,眼睛不自然的瞧向彆處,眼神裝作不經意的瞥向魏嫿骨節分明的手中的荷包。

其他人跟著王嬤嬤來,本來就是為了錢財,如今有人肯出這份錢,自然是停下了逼近的動作,看著王嬤嬤的臉色行動。

“我這裡也不是很多,區區十兩,還望嬤嬤笑納,不與素墨計較,肘子就算是我們出錢買的。”魏嫿低著頭,不捨的看著自己手心裡的十兩銀子,眼眶更加紅了。

素墨出聲打斷:“公主,這錢……”

王嬤嬤越過素墨,打斷了她的話,笑嘻嘻的抓過去荷包,一個眼色,周圍的人收了動作。

“六公主早這樣不就好了。走吧,六公主慷慨,請大家喝茶。”

王嬤嬤氣勢洶洶的來,洋洋得意的走。

素墨抽著鼻子,心裡很委屈,低著頭不說話。

六公主生母難產而死,又不被陛下所喜,在吃人骨頭的後宮活得舉步維艱。性子又太過軟弱,生活竟比下等奴才都不如。

魏嫿拿起地上的食盒,小心翼翼地打開,香氣四溢的飯菜,勾人心魄的香味撲麵而來。

她誇張的先深吸一口氣,再驚訝的大喊:“素墨,今日居然有肘子啊!”

聞言素墨心裡更委屈了,噘著嘴甕聲道:“對不起,公主。都怪我,為了一個肘子,害您失了十兩銀子。”

嘴裡被塞進一塊肘子肉,燉得酥爛,肥而不膩,入口即化,每一口都充滿了肉的醇香。

“好吃嗎?”魏嫿亮著眼睛問。

素墨的眼淚驀然刹不住了,嘩啦啦地哭了起來:“好吃,可是,可是,再好吃也不值十兩銀子啊。”

魏嫿握住素墨凍得通紅的手,堅定道:“我覺得值。”

“可是,您明天的拍賣怎麼辦?我們現在冇錢了,怎麼競拍。”素墨抹著眼淚,擔心道。

魏嫿又夾了一筷子肘子瘦肉,放在嘴巴裡品了品味道,咬著筷子思考道:“十兩銀子也拍不到字畫啊,就當買肘子了嘛。”

素墨睜著紅彤彤的眼睛看著一臉輕鬆的魏嫿,一身素白衣衫的女子黑髮如瀑,與身後飄灑如柳絮的雪形成鮮明的對比。

她可憐的六公主。

“明明就是欺負人,今日是冬至,肘子本來就是咱們的,被王嬤嬤昧了去,我氣不過才……”素墨越想越氣,情緒激動地舉起拳頭,倘若王嬤嬤在場就給她一記左勾拳。

魏嫿笑著拉下來素墨的手,抱著素墨的手臂:“好啦,本來就被父皇禁足,哪裡能出得去宮。”

說到這兒,素墨的氣就更大,停住腳步,叉著腰說:“您就該拿出來隅中時對陛下的氣勢來,看看這宮中誰還敢欺負到您頭上。”

魏嫿想起來,隅中時受人欺騙,做了一件荒唐事。

“好啦,我們素墨最厲害了。”

素墨還想再打上幾拳,顯示一下自己的英姿颯爽,被魏嫿拽進了屋子。

“再不吃飯,我就要餓死了。”

素墨恨鐵不成鋼的歎了一口氣,跟著魏嫿進了屋子。

屋子裡和外麵一樣四處是風,吹得食盒裡的肘子香氣到處飄散,素墨鼻子微動,從食盒裡端出來兩份主食,擺放好,坐在魏嫿落座的對麵。

魏嫿小心翼翼地端出來肘子,放在桌子的中間,味道頃刻飄散向四周。

“快吃吧。”魏嫿夾了一筷子肘子瘦肉放在素墨的碗裡,“等下就要涼了。”

“你倒是好脾氣,難道就不想報複回去嗎?”一道冰冷的聲音出現在魏嫿的耳邊。

魏嫿有了上次的經驗教訓,索性不理睬。

“陳滿的《粉巷圖》哦~~~你一點都不想要嗎?”

手指攥著筷子發緊,是陳滿的《粉巷圖》。魏嫿臉色如常,內心卻是極其的糾結。

陳滿的《粉巷圖》洋洋灑灑、大開大合,栩栩如生、活靈活現,眾生百態都濃縮在這三尺的粉色長巷。自古以來運用顏色如此大膽的隻有陳滿一人,開瞭如此先河,卻是後繼無人,再也冇有人敢於如此突破,用大量的亮色顏色鋪陳整麵畫作,因此陳滿的粉巷圖既是開山之作,也是一個派彆的璀璨落幕。

魏嫿嚥了一口米飯,低頭問:“要我如何做?”

聲音冷笑:“這就妥協了?”

魏嫿放下碗筷:“罷了。”

“彆呀。”聲音帶點討好的意味,挽留魏嫿,“那可是陳滿的《粉巷圖》啊。”

素墨見狀扒拉上幾口,收拾碗筷。

昨天晚上,自稱發瘋係統的東西毫無征兆地發出聲音。魏嫿還以為自己餓得出現了幻覺,確定再三後被係統威逼利誘去發瘋。

向來坐在宴席最後麵的透明六公主大步流星地走到皇帝麵前破口大罵,引得在座的各位呆若木雞、大驚失色、驚恐萬分、毛骨悚然。

事後被皇帝禁足的魏嫿被它判定不合格,冇有拿到陳滿的《粉巷圖》,魏嫿性子軟,能做到的就隻是不理它。

【有人來了。】係統提醒道,倏爾有人踏雪而來的腳步聲,它的聲音消失在空中。

素墨已經收拾好了,看了眼門外愈來愈大的風雪,掩門後往炭盆中又加了幾塊炭塊。

“省一些吧,本來就不多,多蓋幾層被子挨一挨。”魏嫿起身推開窗戶,茫茫雪色中有一人獨身來,立於天地之間。

身形臃腫,穿了不知幾層厚衣。

這般怕冷的隻有她了。

“素墨,來人了。”

素墨彎腰鋪被子的身形一頓,看向窗外昏暗的天色,不解道:“已是申時,怎會有人冒著風雪來?”

來人站在簷下,抖掉滿身將融未融的雪花,哈著氣摘掉兜帽,露出一張巴掌大的精緻小臉。

魏嫿見到來人,瞳孔驀然放大,抓住素墨的手臂,緊張地險些站不穩。

“鬼天氣,下這麼大的雪。”嘟囔的聲音在來人進入屋子後發出,拍打著身上的雪水,魏媗低頭往前走。

魏媗湊到炭盆麵前,被嗆得咳嗽,後退了幾步,用手在麵前扇了扇,不悅道:“嗆死了,好劣等的炭塊。”

素墨反手握住魏嫿微微發抖的手,安撫地拍了拍,警惕地盯著來者不善的魏媗,戒備道:“八公主大駕光臨,所為何事?”

魏媗嗤笑一聲,斜著眼睛看了一眼素墨,轉過身去,打量起來屋子來。

“本公主長這麼大還未曾在宮中見過這般破敗的屋子,”魏媗轉過身來,伸出手指指向一言不發的魏嫿,“這裡還冇有你說話的份,本公主要與你的主子說話。”

魏媗——後宮小魔王,魏嫿避之不及的存在,如今卻是上門挑釁。

魏嫿硬著頭皮,儘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冇有那麼顫抖:“八妹妹。”

“妹妹也是你能叫的?!”魏媗一雙丹鳳眼犀利又攝人,活脫脫地是一雙狐狸纔會有的眼睛,“本公主來也無什麼重要的事情,隻是你我從未如此麵對麵講過話。”

魏嫿被前麵的一句震懾住了,待在原地,內心感歎:這就是後宮小魔王的威力嗎?!

“喂,你倒是說話呀。”魏媗放完狠話,自以為尚可,但是見對方遲遲未有反應,不禁走到麵前伸出手在魏嫿的麵前晃了晃。

素墨拉著魏嫿的手後退了一步,完全是獵豹捕獵時知道自己被盯上的獵物的防備神色。

“啊?”

“你所說的父皇的風流韻事,可是真的?”魏媗閃爍著狡黠的狐狸眼睛期許的盯著魏嫿。

魏嫿愣住。

【要不要發瘋把人嚇跑?】係統再次出現。

魏嫿默默地問:“陳滿的《粉巷圖》?”

【可以。】

魏媗也不知為何,自己也未曾踩到魏嫿的尾巴,她霎那間如同爆竹一樣炸開了,像是餓狼一樣,以泰山壓頂的氣勢向她輸出。

然配合著(嘶吼)(扭曲地往前爬)(猙獰)(向前奔跑)(摔倒在地)(扭曲地往前爬)(嘶吼)(試圖站起來)(向前奔跑)(摔倒在地)(嘶吼)(努力站起來)(狂奔)(流口水)(陰暗的爬行)(尖叫)(扭曲)(陰暗的爬行)(尖叫)(扭曲)(陰暗的爬行)(尖叫)(爬行)(扭動)(分裂)(陰暗地蠕動)(翻滾)(激烈地爬動)(扭曲)(痙攣)(嘶吼)(蠕動)(陰森的低吼)(爬行)(分裂)(走上岸)(扭動)(痙攣)(蠕動)(扭曲的行走)(不分對象攻擊)的動作。

魏媗彼行不輟,驚恐地大叫,眼睛不眨的盯著在地上爬行的魏嫿。

深宮裡嬌生慣養長大的驕縱小公主何時見過如此局麵,不管不顧的往外跑,鬥篷上的兜帽都未曾戴上,跳脫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黑夜裡的雪地裡。

魏嫿躺在地上踹了一口氣,癱在地上,微笑著看向素墨,後者驚恐未定的哭了。

“公主,你不必如此屈尊紆貴。”素墨蹲下抱住魏嫿,抽搐著在魏嫿的懷裡哭。

【叮~~~獎勵發放中,發放完畢。】係統的聲音響起,表示此次發瘋行為為合格。

“嘖。”不合時宜的聲音穿插在素墨壓抑的哭聲中,送走了一個魏媗,又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精神飽滿,不像是有癲瘋之症。”

魏嫿皺眉抬眸,臉生的太監,年紀不大。

-牌拍在桌子上,討好道:“我把出宮玉牌給你,你千萬彆去父皇麵前告狀。”魏媗的心理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想起自己鑽狗洞出宮,而處處不如她的魏嫿居然有出宮玉牌、大搖大擺的出宮。她的心理產生了巨大的落差。“不行,”魏媗做後宮小霸王時間久了,討價還價使用的爐火純青,“你還要答應我一個條件。”她全然忘了昨晚的事情,趾高氣昂地命令魏嫿道:“你得細細的告知我昨日隅中之時你所說的父皇的事情。”“如今如何動作?係統,那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