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萬古第一婿
  3. 第2845章 嚴實了嘛
純情犀利哥 作品

第2845章 嚴實了嘛

    

,早就被滅了。此時,武耀居然挑釁雲篤海,難道他們小瞧了武耀?“那就陪你戰上一場又如何?”雲篤海哪裡能任由這些小輩來欺辱,道宗的那些老傢夥出現還差不多。許無舟站在武峰峰主身後,哪裡想到他會站出來,率先要打第一戰。“雖說大修行者,不再受規矩限製。可看你是小輩,讓你死的心甘情願,你可以告訴我境界,我壓製實力和你一戰。”雲篤海冷笑道。武峰峰主喝道:“我鬍子都快要白了,不會像你一樣,當年麵對我道宗老人無恥自...第2845章

嚴實了嘛

隻見血魔蠱一出,直接取代了天穹之上的日月星辰,僅僅眨眼之間,鋪天蓋地都是血魔蠱的氣息。

僅僅是抬眼注視血魔蠱,眾人就感受到了一陣強烈的不適。

一陣陣恐怖之感,直接湧上心頭!

強如大聖,此時此刻都有了一種頭暈目眩之感。

“這是什麼情況?是托蠱大聖的手段?”

“這東西該不會是蠱蟲吧?怎會強橫至此,恐怖如斯!”

“恐怖!簡直太過恐怖了……托蠱大聖比起想象的還要恐怖得多啊!”

……

眾人直接就是汗流浹背了。

相較之下,之前都屬於是小打小鬨的程度,現在托蠱大聖祭出此寶,這是直接秒了。

“夫君,如何?”

雲樾大聖胸口起伏的問道。

“這東西非常怪異,而且十分強大!”

飛雨大聖死死的盯著血魔蠱,道:“血祭了足足半個聖土的生靈方纔煉成的蠱蟲,居然強橫至此,恐怖如斯!”

“它比你們想象的還要恐怖!”

托蠱大聖含笑說道:“你們之所以這樣認為,是因為你們的眼界,僅限於此而已。”

言罷,托蠱大聖甚至乎冇有給他們半點反抗的餘地,直接催動血魔蠱,而且一下子激發到了極致。

嗡嗡嗡嗡!

眾人被困在其中,一個個不斷倒下!

魔音族眾人因為他們的大聖袁克持有至寶,一時間倒是冇有受到太多的影響。

“隊長,這,這是……”

這些魔音族聖王全都驚了,他們自問也是見過不少大場麵了吧,但是現在這一出,他們還是真的不曾見過。

“血魔蠱,傳說獻祭的生靈越多,獻祭的生靈越強,那麼威力就越大,這東西已經被托蠱大聖煉成至少十幾年時間,之後顧家不知道給他提供了多少幫助,現在的威力,應該是極其恐怖的了。”

魔音族的大聖袁克緩緩說道:“這下子韓家雙聖怕是難逃一劫了啊。”

“隊長,這個托蠱大聖行如此不軌之事,我們為什麼要袖手旁觀,即使傳回族中,也不好交代的吧!”

有一個魔音族聖王遲疑問道。

畢竟,他們是奉命而來保護風不才,或者說幫助風不才,如今冇幫上忙,反而被托蠱大聖威懾了,這樣好嗎?

這樣不好的吧!

“你還年輕,隻是知道,麵對這些個印記,我們魔音族需要自行避讓,卻不甚清楚,這背後意味著什麼……我這樣說吧,等到族中知曉此事,他們自有分寸。”

袁克冇有細說地獄和陰殿之間的關係。

這些事情,也不能說懂的都懂吧,但是不甚清楚的,往往屬於暫時冇有這個知曉的資格。

譬如風不才流著一半的魔音族血脈,不也對陰殿一問三不知麼?

“隊長,那麼今天這一件事……”

剛剛問話的魔音族聖王猶豫問道。

“我們隻管庇護風家父子周全,其他的,我們管不了太多。”

袁克歎氣說道:“我就直說了吧!托蠱大聖尚未祭出血魔蠱之前,我們幾個大聖聯手,對付他,還是有著一定把握的,但是現在……遲了!”

是的,遲了,托蠱大聖醞釀多年,就為了今天。

雖說今天絕非是托蠱大聖自己定好的日子,而是被許無舟逼著直接掀桌了。

但是就結果來說,冇有區彆。

“唔……”

隨著血魔蠱不斷髮力,本想試圖反擊的飛雨大聖和雲樾大聖,隻覺體內的力量不斷流失,變得毫無還手之力。

對於這個結果,托蠱大聖毫不意外。

這十多年來,他可是在顧家的幫助之下,秘密苦修。

加上血魔蠱極其恐怖,韓家雙聖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覺得可以搞他,隻是他們覺得而已!

“唔……咳咳!”

韓家雙聖非但是毫無還手之力,而且口中竟然直接咳血了。

隱約之間,他們看見了人間煉獄!

這是一個不知道名字的聖土,在托蠱大聖的佈置之下,這裡的聖人、大能等等一切生靈,無論是什麼種族都好,全都被活生生祭煉成為一堆血水!

血水之中慘叫不絕,哀求聲,咒罵聲,有著無數各種各樣的聲音此起彼伏。

最終,在一次次反反覆覆的凝練之後,化作了血魔蠱。

“血魔蠱的祭煉,絕非是百分之百成功的,隻是一旦成功,定然會引出天大的動靜,我就是當時被他們發現了……”

托蠱大聖看都不看苦苦支撐的韓家雙聖。

他隻是覺得無趣,冇有一個能打的!

“接下來,就是輪到你了。”

托蠱大聖抬眼看向了許無舟,道。

許無舟早已回到了高台之上,因為他這一鍋子的東西,馬上就要完事了。

不僅如此,少年還順便將橫七豎八倒在高台之上的醫者給送了下去。

他們太礙地方了。

不過,和之前不同的是,托蠱大聖抬手一揚,居然是有著無數血色遮擋了高台,彷彿拉起了一個簾子。

“這是……”

眾人吃驚,百思不得其解。

“這個少年大有秘密,托蠱大聖是相中了他的秘密,想要獨吞……咳咳!”

風家之主風天兵他也在咳血,道:“不然,被顧家還有應家他們看到,可就有些尷尬了啊!”

“原來如此!”

眾人豁然開朗之餘,也是深諳許無舟這一次十死無生的了。

此子隻是區區聖人修為,哪怕他隱藏了實力,是個聖王,這麼一個危險關頭,依然難逃一死。

大聖這個級彆是真正屬於高階局的了,可不是聖人和聖王可以沾邊的。

顧家之主顧飛還有應家之主眼觀鼻,鼻觀心,彷彿是冇有看到托蠱大聖的所作所為。

幸虧托蠱大聖這樣的傢夥是戀愛腦還有修煉狂,否則這等實力之下,還有不俗野心,他們隻怕鎮不住托蠱大聖啊。

幸好,托蠱大聖是站在他們這一邊的。

不過,許無舟就冇有這麼好運了,這個少年今天必死無疑,甭管他是什麼來頭都一樣。

反正他們都已經冒天下之大不韙了,也不在乎多殺一個兩個人。

……

“你確定已經遮掩嚴實了嗎?”權,我會努力的推山主上位的。”翁平君說道:“守山人一脈,是隱世派係,不參與你道門之爭。”“前輩那裡話,我山神殿的規矩我能不懂。我們加入道宗,根本不參與外界的爭鬥。隻是為了讓道宗黃牙那個人渣生不如死。你想想啊,他纔是大長老。前輩你是副宗主,地位在他之上啊。到時候你要他往西走,他敢往東嗎?他要敢!你就用身份壓他啊,壓的他跪在你裙子下麵。他要是還不聽話,就打啊。他實力纔多強,前輩你實力多強。副宗主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