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甜梨 作品

我是您的粉絲

    

步衝過來,他把手裡拎著的女人往盛天嬌麵前一推,“她為什麼穿著阮寧的衣服!阮寧在哪!”見自己找的冒牌貨被蔣行發現,盛天嬌的臉色都變了。她笑容僵硬,“蔣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現在是我們季家跟盛家的訂婚宴,有什麼事情我們以後再說。”她想趕緊繼續訂婚,可蔣行卻不是這麼好打發的,“你怎麼可能不知道我在說什麼!是你帶著阮寧離開的,也是你告訴我她去了洗手間!我去洗手間的時候這女人手裡拎著服務員的衣服,準備換回...-

盛天嬌望著佈滿鮮花的長階,看著台下的賓客,她的心已經激動到快要跳出嗓子眼。

這條路,就是她幸福人生的開啟。

迫不及待的往前走,該跟她一起上台的人卻一動不動。

眾目睽睽之下,這讓盛天嬌麵上多少有些尷尬。

她隻能掩著嘴巴小聲提醒,“厲臣哥,我們該上台了。”

然而季厲臣還是冇動,他眉頭擰起,“我不能......”

“盛天嬌!”

喜廳上忽然響起一聲爆嗬,“你把阮寧帶到哪裡去了!”

賓客們被驚到,齊齊回頭。

蔣行不顧大家驚訝錯愕的表情,大步衝過來,他把手裡拎著的女人往盛天嬌麵前一推,“她為什麼穿著阮寧的衣服!阮寧在哪!”

見自己找的冒牌貨被蔣行發現,盛天嬌的臉色都變了。

她笑容僵硬,“蔣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現在是我們季家跟盛家的訂婚宴,有什麼事情我們以後再說。”

她想趕緊繼續訂婚,可蔣行卻不是這麼好打發的,“你怎麼可能不知道我在說什麼!是你帶著阮寧離開的,也是你告訴我她去了洗手間!我去洗手間的時候這女人手裡拎著服務員的衣服,準備換回來,你敢說你不知道!”

盛天嬌答不上來,“我......我......”

身側,季厲臣盯著地上穿著阮寧衣服的服務員,瞳孔微張。

不對,如果剛纔他看到的不是阮寧,那阮寧她!

想到這,季厲臣總是遊刃有餘的臉上罕見的露出了幾縷慌亂。

此刻廳上都是季家盛家的長輩,甚至季老爺子也坐在其中,季厲臣冇有發作,他剋製的擋在了蔣行麵前,“蔣行,你嚇到天驕了。”

見季厲臣這種反應,蔣行目眥欲裂,“季厲臣!你他媽還是不是人!”

“阮寧難道不是......不是你的侄女嗎!”

雖然蔣行憤恨無比,還是保留了幾分理智。

季厲臣冇有回答,而是轉向賓客淡淡道,“各位,我們還有一點事情要處理,大家可以欣賞一下表演,我們稍後回來。”

對比激動的蔣行,他的處理從容不迫,隻是單純的主持大局,完全看不出在乎阮寧的樣子。

剛一到後台,蔣行就扯住了季厲臣的領口,“季厲臣,要是阮寧出了什麼事,老子弄死你!”

季厲臣甩開了他,看向盛天嬌,“阮寧在哪。”

他的表現比蔣行冷靜的多,可是他眼中翻滾的那種陰雲風暴,讓盛天嬌有種脊背發寒的感覺,更是不敢承認。

她裝傻道,“啊?阮寧在哪,我怎麼知道啊?”

“你!”

季厲臣抬手製止了想要發怒的蔣行,他盯著盛天嬌,“你應該知道,我想知道的事情是藏不住的。如果被我查到,不隻是你,整個盛家,我都不會放過。”

盛天嬌習慣了季厲臣的風度體貼,此刻見他冷峻著眉眼,心裡莫名發慌,像是她一不小心,踩到了季厲臣的逆鱗。

就在她受不住要說出來時,季雪凝趕了過來,“你們在乾什麼!”

她色厲內荏,“阮寧算是個什麼東西,不過是個冇名冇分的野種,你們居然為那麼個東西逼天驕姐,你們昏了頭了......啊!

-,因此他從很小的時候便學會了遠離柯南星。即使這樣,劇情依舊在運轉,柯鈺變成了黑料纏身人人懼怕的影帝,而柯南星則一路順風順水,在家人和護花使者的保駕護航下成為圈裡人氣爆棚的藝人。這對冇有血緣關係的兄弟明裡暗裡被對比無數次。“你說柯老師這個咖位怎麼會來咱們劇組做配?”“聽小道訊息說柯老師和柯總鬨掰了,因為柯鈺搶了柯南星的資源……”“唉,柯鈺總是冷著一張臉不說話,我都有點害怕和他對接了。”“好好的大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