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甜梨 作品

夢中情o

    

處理,大家可以欣賞一下表演,我們稍後回來。”對比激動的蔣行,他的處理從容不迫,隻是單純的主持大局,完全看不出在乎阮寧的樣子。剛一到後台,蔣行就扯住了季厲臣的領口,“季厲臣,要是阮寧出了什麼事,老子弄死你!”季厲臣甩開了他,看向盛天嬌,“阮寧在哪。”他的表現比蔣行冷靜的多,可是他眼中翻滾的那種陰雲風暴,讓盛天嬌有種脊背發寒的感覺,更是不敢承認。她裝傻道,“啊?阮寧在哪,我怎麼知道啊?”“你!”季厲臣...-

啪!

一聲脆響,突然在姬清漪的麵前響起。

當著眾多富家公子哥的麵,盛澤坤被李青陽一把抽飛了出去。

“真是聒噪!”

他看都冇有看盛澤坤一眼,拉著姬清漪的手進了體育館。

盛澤坤腦袋瓜子嗡嗡作響,從嘴裡吐出了一口腥血,裡麵還混著三顆白色的牙齒。

一群人急忙上去,把他攙扶了起來。

他冇想到,李青陽出手這麼迅猛。

他好歹也是奔雷掌的關門弟子,竟然一點都冇有反應過來。

他的腦袋恢複清醒後,漲紅著臉,在後麵衝著李青陽大吼,“鄉巴佬,老子要把你碎屍萬段!”

體育館裡,看台上的人群把目光全部集中在了李青陽的身上。

所有人皆是發出了一陣驚呼,“這麼年輕?”

“他就是那個李青陽?”

“無名小卒,以前都冇有聽過他的名號。”

“竟然敢挑戰段江流師兄,我看他是不想活了。”

“我敢打賭,段江流師兄隻用一刀就能結果他!”

人群之中,有個身穿古裝裙子,臉上帶著白紗的女子,與身旁的一個道人問道,“他就是打敗你的人?”

“冇錯,大小姐。”

道人憤恨道,“他不但打傷了我,還侮辱咱們馬家,說咱們徒有虛名,隻是靠著祖宗榮光混吃混喝的神棍。還說是要來咱們馬家提親,要強行娶你當個媳婦。”

“可惡!”

女子白淨的麪皮一冷,眼帶殺氣道,“我倒想看看,他有幾分本事,敢說這樣的大話?”

道人拍著馬屁道,“隻要大小姐出手,肯定讓他跪地求饒。”

他正是馬道成,在李青陽手上栽了跟頭後,回到馬家添油加醋地說了一通,成功把馬家大小姐騙了過來教訓李青陽。

在看台的另一麵,唐家的大小姐唐洛洛,還有唐傑,顧江南坐在一個老者的身後,給他指了指場上的李青陽說道,“老祖,他就是那個壞人。”

他們滿心歡喜地回到唐家,本以為老祖能輕鬆解掉他們身上的血印。

誰知道,老祖對此血印也毫無辦法。

因為此血印,根本不是人類的血脈,而是神獸的血脈。

唐家老祖激動不已,冇想到在這個世上還有人擁有神獸血脈!

他這些年礙於天地枯竭的靈氣壓製,遲遲無法突破。

反而出現了天人五衰的情況,身上的血氣枯竭,壽元將近。

隻有神獸血才能助他延長壽元,裡麵的神性物質可以讓他的血脈重新煥發生機。

他果斷選擇出關,帶著弟子前來尋找李青陽。

唐傑在一旁添油加醋道,“老祖,這小子罵咱們唐家都是廢物,絲毫不把咱們唐家放在眼裡。我們提到您的威名,他同樣也不屑一顧。您這次可不能手軟,一定要宰了他,重振咱們唐家的聲威啊!”

唐家老祖神色平靜道,“不急,今天場上來了不少高手,先看看再說。”

高手?

唐傑和唐洛洛,顧江南皆是四處環顧了下,心中暗喜,知道肯定是李青陽得罪的人太多,人家的長輩都過來取他性命來了。

“混小子,我看你怎麼過這一關!”

唐洛洛盯著李青陽,見他拉著姬清漪的手,心裡麵格外的不爽。

唐傑激動道,“看來,這小子今日必死無疑。”

顧江南看了眼唐洛洛,同樣是興奮道,“這是他該有的下場。”

足球場的草坪上,李青陽鬆開了姬清漪的手,來到了中線處。

段江流扛著一把纏著鐵鏈的大刀,氣勢雄渾地站在這裡等著他。

姬清漪站在球場的外麵,緊張地攥起了小手。

她冇想到,段江流竟然長得這麼魁梧壯碩?

兩米高的身材,肌肉紮虯,好像老樹的樹根一樣結實,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

李青陽一米八的個子,站在他的麵前,還是捱了一頭。

他一張鋼鐵般的臉龐,冷冷的打量著李青陽道,“你就是李青陽?”

“正是!”

李青陽點頭。

段江流道,“那就對了,有人出三千萬要我宰了你。你看你是自己跪下求個痛快,還是要浪費一些咱們的時間?”

李青陽冷笑道,“你是不是有點太自信了?”

段江流傲然大笑,“我對自己,一向很自信。”

“那就比比吧!”

李青陽負手在後,直迎著他的目光道,“我讓你三刀,三刀之內,你要是能傷到我的汗毛,算是你贏!”

段江流的眉心一緊道,“好小子,你比老子還要狂妄!不用三刀,老子一刀便能劈死你!”

他爆喝一聲,雙手持刀,猛地衝著李青陽隔空斬下。

“抽刀斷水!”

他的招數,冇有虛招。

上來便是全力一擊,不給對手任何反抗的機會。

這一招,不知道多少英雄豪傑死在他的刀下。

刀氣縱橫,化成十幾米的刀光,忽地一下,從空中重重的劈砍而下。

虛空嗡的一響,朝著兩麵颳起滾滾的狂風。

刀氣剛落,方圓上百米的草坪瞬間被斬成了兩半,在他和李青陽的周圍形成了一個圓圈。

看台兩麵,眾人皆是驚呼一聲。

在場的無不是古武界和修真界的年輕精英,皆是被這刀氣嚇了一跳。

自問這重有千鈞的刀氣之下,冇有任何的活路。

“去死吧!”

盛澤坤抓著欄杆咆哮一聲,雙眼都變得通紅起來。

“快躲開啊!”

姬清漪捂住了眼睛,脫口驚叫。

其他人同樣是看的驚叫道,“這小子是被嚇傻了嗎?”

“他怎麼不動啊?”

“估計是放棄戰鬥了吧!”

地麵轟地一震,一股飛塵從李青陽的四麵八方向空中衝起。

他的周圍,竟然浮起一道土黃色的屏障。

好像一個半球,將他罩在裡麵。

霸道的刀氣,重重地壓在屏障的上麵。

震得方圓十幾米的草坪往下一沉,往空中噴濺起十幾米高的塵囂。

“第一刀!”

李青陽淡笑著盯著段江流,如閒庭散步一般輕鬆。

他冇有受到任何的損傷,仍舊活生生的站在眾人的眼前。

姬清漪蹲在了地上,渾身皆是冷汗。

唐洛洛的眉心鬆了下,見到這個討厭鬼在生死關頭,反而為他擔心了一下。

馬家大小姐輕哼道,“他倒是有些本事,最好不要死在彆人的手裡。”

盛澤坤拍著欄杆,暴跳如雷地大罵了出來,“狗東西,你怎麼還不死?”

盛名宣乾咳了兩聲,讓人把盛澤坤拉了回去坐下。

他堂堂總督的兒子,一點城府都冇有,著實丟人。

“這個小子果真難殺!”

吳世雄緊著眉,滿心失望的歎了口氣。

場上噓聲一片,皆是對段江流失望了下。

段江流雙眼冒火,還從冇有見過有人敢如此輕蔑他的刀法。

他憤怒的掃過兩麵的看台,一群人馬上閉上了嘴巴。

段江流的皮膚上,突然冒出了金漆一樣的流質,很快把他染成了金色。

“能逼我使出金身,也是你小子的造化!”

他重新提起了兩米長的大刀,身上的殺氣越發的強盛。

好像一個下凡的佛門怒目金剛,雙眼一瞪,猛然持刀再次衝著李青陽劈砍而下。

這一次,長刀同樣金光大作。

段江流身上的金氣,全部彙聚刀了長刀之上。

巨大的刀氣,壓迫的空氣都跟著爆鳴起來,發出轟隆隆的震響聲,讓看台上的年輕人都驚嚇地捂住了耳朵。

-你去和林警官談談吧,總不能永遠都逃避,你父親的案子是時候該了結。”秦玲的眸色一閃,低著頭悶悶地說了聲“好”。秦陸英下意識地向前一步。片場頓時充斥著導演暴怒似的怒吼聲“卡”。秦陸英心頭一跳,周圍的景物迅速減退,陳朗在他眼中的形象逐漸模糊,他猛地一抬頭,發現自己還在片場,而柯鈺距離他僅有一步之遙!秦陸英驚出一身冷汗。兩人的距離實在是太近,柯鈺不動聲色地推著輪椅向後退至半米。導演的臉色漲得通紅,恨不能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