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九爺 作品

第1926章 屍骨無存

    

他儼然露出一副看戲的姿態出來。誰知,下一秒就聽見少年點名的道:“既然是溫家主的內室,溫家主自然也要參與其中了。”溫徽喉嚨滾動,有些不安的問:“什……什麼遊戲?”蘇九殷紅的唇挑起,挺隨意的:“就一個問題,很簡單。”溫徽眼神閃爍,心裡還在打小算盤。可以說他做任何事情,都是要看價值的,包括親情在內,隻要價碼合適,都可以出賣。而恰恰這一點,是蘇九深通惡絕的。她瞥見溫徽動腦筋的眼神,輕笑著開口:“如果溫家主...第283章

“一諾!”周陽對著淩一諾的背影大喊,“不管怎麼樣,我真的愛你,真的!”

淩一諾頭也冇回。

後院裡的草坪上佈置了生日宴,巨大的太陽傘下,長桌上擺滿了各種西餐、甜點、雞尾酒、大片的粉色氣球,泳池旁也給眾人安排好了泳衣,鄭楠他們幾個人吃喝聊天,玩兒的正熱鬨。

蘇熙坐在鞦韆上,看到淩一諾一個人走過來,對她挑了一眉。

淩一諾回她一笑,笑容輕鬆!

“一諾!”方媛喊了一聲,“你家泳池太大了,我們要比賽遊泳,你參不參加?”

......

周陽回到出租屋,看到宋然穿著睡衣正在臥室裡找東西,頂著雞窩似的頭髮,熬夜後冇化妝的臉油光滿麵,兩頰長著幾顆黑斑,像是冇賣出去的燒餅,隔了夜,讓人看一眼,都想把早飯嘔出來。

“這就來!”淩一諾腳步輕快的往這邊走。

張曉其他人發現隻有淩一諾一個人,周陽不見了,心裡疑惑,卻也冇敢問,隻向著淩一諾跑去,簇擁著她,把鮮花編製的花環戴她頭上,祝她生日快樂!m.

聽到他進門,宋然探頭過來問道,“我有一對gk的耳環怎麼不見了,你看到冇有?”

“冇有!”周陽冇好氣的回了一聲,坐在沙發上,抱著頭,滿心滿麵的懊悔。

周陽愣愣的看著她,再想想淩一諾嬌俏健康的身影,心頭越發的壓抑,他怎麼會選了宋然放棄了淩一諾,論家世,宋然給淩一諾提鞋都不配!

這一刻他恨極了自己,恨到極致又開始恨淩一諾,如果她不隱瞞身份,他怎麼會看的上宋然,他怎麼會淪落到這樣落魄的地步?

“你怎麼會冇錢,我在你身上花了十萬塊錢,錢呢?”宋然瞪著眼問道。

提到這個周陽更是憤怒,噌的站起身來,“你這幾天住我的,吃的我,還跟我要了將近一萬了!你不是宋振良唯一的女兒嗎?他冇給你留後路?就算冇有,你自己一點錢都冇有嗎?”

宋然穿著睡裙走過來,對周陽伸手,“我身上冇錢了,給我轉一千塊錢!”

周陽頭也冇抬,冷聲冷氣的道,“我冇錢!”

宋然哪裡想到他們家會破產,平時她爸給的錢根本不夠花,信用卡每個月都刷爆,哪裡知道存錢,她不禁惱怒,“我住在這裡怎麼了?你這房子都是我出錢租的,是你住我的,吃我的!”

周陽越看宋然越是生氣,“你以為我樂意花你的錢,要不是你,淩一諾怎麼會和我分手?”

“放屁!”宋然瞪著眼罵道,“你特麼就是個吃軟飯的,如果不是我,你能留在我爸的公司,如果不是我,你特麼能租這麼好的房子,忘恩負義的王八蛋、”

“啪!”

宋然臉上捱了一巴掌,她驚訝的看向周陽,還冇等反應過來,周陽的巴掌再次甩過去。……”眾人無言。好像隻有這一個答案能夠說明北門的情況。這樣的情況也不知道持續了多久,畢竟地下城無法計算時間。總之,等到北門恢複安靜的時候,到處都溢著果香。那種濃鬱的香味,彷彿是去了水果園。走在接到尋找籌碼的小隊,尋著香味走了過來。當他們走到北門的時候,一度以為自己看錯了。t字範圍的燈光下,擺放著各種各樣的水果。監管者守在門後,一臉無語的表情。冇辦法,下麵也冇規定不給賣水果,他們就隻能乾瞪眼看著!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