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我的讀心術男友
  3. 他怎麼回來了?
萬琦 作品

他怎麼回來了?

    

以清晰的告訴他們,他們是夫妻外,其餘時間都像是陌生人一樣。可是這天,溫晚卻發現顧北征好像擁有了讀心術。這天晚上,溫晚正在床上玩著手機,深夜帶給溫婉的睏倦使她打了個哈欠,看了眼手機,已經是淩晨1:20。她想,顧北征今天應該是不會回來了,畢竟這段時間他不回來已是常態。雖然已經結婚2年,但他們誰也不會去限製誰,隻要不損害兩家集團的名譽,他們的交友便是自由的。所以溫晚也冇有去過多的乾預,同時也冇有去限製自...-

這是溫晚和顧北征,因家族利益被迫在一起的第二年。

除了晚間的歡愉可以清晰的告訴他們,他們是夫妻外,其餘時間都像是陌生人一樣。

可是這天,溫晚卻發現顧北征好像擁有了讀心術。

這天晚上,溫晚正在床上玩著手機,深夜帶給溫婉的睏倦使她打了個哈欠,看了眼手機,已經是淩晨1:20。

她想,顧北征今天應該是不會回來了,畢竟這段時間他不回來已是常態。

雖然已經結婚2年,但他們誰也不會去限製誰,隻要不損害兩家集團的名譽,他們的交友便是自由的。

所以溫晚也冇有去過多的乾預,同時也冇有去限製自身。

她打開微信,點進與蘇楠的聊天介麵,絲滑的發給了蘇楠:“伯森酒吧”這條簡訊。

手機那頭很快有了響動:你家那位,怎麼捨得,讓你這個大美女半夜去酒吧的?

手機這頭的溫晚既輕鬆又自嘲地發了條:顧老場子多,顧不上咱這個人呦!(本是輕鬆,但說出來還是酸酸的)

蘇楠也冇再發什麼,以簡單的兩個字“安排”收場。

溫晚走到梳妝檯前,化了美美的妝。

特意把她為了迎合外界中,所謂顧北征喜歡的直髮捲成了大波浪,換上了一條從不會在顧北征麵前穿的抹胸短裙。

站在全身鏡前,擺弄著身姿,心中暗爽道:老孃真美!

此時,一道低沉的嗓音打破了此刻的美好:“確實很美。”

不知顧北征什麼時候靠在了門邊,頭輕倚在門框上,以一種眼神中看不出的複雜感打量著溫晚。

隨聲望去,動作猛的收斂。

回過神,又小跑到顧北征麵前,挽著顧北征的胳膊,聲音輕柔軟糯的說道:“北征,你回來啦。”

目光對上他的眼神,他的眼神渾暗很多,輕咳聲,將頭撇開,彆過視線,耳根處卻紅了大片。

-冇說完。溫晚連慌忙插道:“是蘇楠!是她……讓我穿的,要,發給她照片。”溫晚邊說邊將披著的捲髮攏起,往衣帽間走。“我這就換下來,把頭髮弄回去。”顧北征從背後環抱住溫晚,將頭埋在溫晚的頸窩,輕輕一吻,又落在了她的脖梗處:“不用換,很美。”溫晚將她的雙手拉開,轉過身後退了步,略顯尷尬的說:“我還是去換了吧”可此時,溫晚的內心卻在咒罵:老孃,當然美!用你說!要不是因為外界說你忘不掉什麼前女友,怕你做出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