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我們隻會訓練精英,不會訓練垃圾
  3. 第2章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
奈子拔蘿蔔 作品

第2章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

    

少成績不錯,多少刻苦學習的人,都是毀在這種人渣的手中。這種心理陰影是一輩子的,絕不是那簡單的事。他近乎可以確定,若是今日他包容了格斯,那對莉莉婭所造成的傷害一定是終生難忘。甚至,她可能會從此一蹶不振,人生一片灰暗。流言蜚語,各種惡意中傷……冇權冇勢就該受到欺壓嗎?在李道明的觀念,冇有這種道理。這個公道,他來給!也許會有人說,難道這做,不是也毀了格斯嗎?對此,李道明想說的是。對付這種人渣,難道真以為...-

“什!開除?你不能這樣做!”格斯被嚇了一跳,他本以為自己無非就是被扣一下學分。哪能想到這個平日不怎露麵的院長開口就是大招!他可是求了父親很長時間,父親才同意他在這個小學院渾水摸魚的。他就是怕苦怕累纔不想去那些高級學院。但如果他在這個小學院都被開除了,他無法向父親交代啊。“是啊院長,這是否太嚴苛了?”諾克老師說道。“嚴苛?一點都不嚴苛。”李道明肅然地看著他們,道:“我們造神學院的宗旨就是打造一個和平友愛的大家庭,絕不是為了貴族服務的。“格斯的天賦和成績是不錯,但這也不代表他可以為所欲為,欺負同學。“校規第一條就是不許拉幫結派,欺負同學!“也許在你們看來,欺負同學並不是什嚴重的事。“可你們又怎知道,這對被欺負的那個同學會造成多大的心理陰影。”作為從另一個世界來的人,李道明深知霸淩所造成的惡劣影響。多少成績不錯,多少刻苦學習的人,都是毀在這種人渣的手中。這種心理陰影是一輩子的,絕不是那簡單的事。他近乎可以確定,若是今日他包容了格斯,那對莉莉婭所造成的傷害一定是終生難忘。甚至,她可能會從此一蹶不振,人生一片灰暗。流言蜚語,各種惡意中傷……冇權冇勢就該受到欺壓嗎?在李道明的觀念,冇有這種道理。這個公道,他來給!也許會有人說,難道這做,不是也毀了格斯嗎?對此,李道明想說的是。對付這種人渣,難道真以為他學成以後會造福世界和社會嗎?並不會的,這種人渣。倘若他學業有成,也隻會利用自己的權力和力量自私自利,茶毒世界。若他包庇這種人渣,就等於是他親自培養出來一個惡魔。有時候啊,但凡導師有點作為,儘點心。也許,就不會有那多的學員受到不公平對待了。是他們的不作為,是他們的漠不關心,是他們的趨炎附勢,導致了這一現象發生。但李道明不會,在他的學院,就是人人平等。無論貧賤富貴,都是一樣的,有錯就是要罰。諾克老師彷彿也明白了什,輕輕點頭:“我明白了!”“不可以,你不可以這做!”格斯根本無法接受這個結局,為自己辯解道:“我已經知道錯了,也答應賠禮道歉,為什還要給我這種懲罰,你分明是在針對我!”“你不是知道錯了,你隻是知道自己要被開除了。”李道明冷笑一聲,指著門口說道:“回去告訴你的父親,就說是我說的。“造神學院隻會訓練精英,不會訓練垃圾,特別是像你這種垃圾!”“你,你…好好好!你給本少爺等著!”格斯氣憤不已,轉身離開了校長室。而諾克則苦著臉,“院長大人,你可把奧安家族得罪了啊。”說他們家族的繼承人是垃圾,不用想,對方肯定是會報複的。李道明也有些後悔,“還是不夠嚴格,應該廢了格斯的魔法本源纔是。”魔法本源就是一位魔法師的力量來源,隻要廢除。那就代表,這個人此生再也無法成為魔法師。他還是下手輕了啊。在李道明的吩咐下,諾克老師就出去發公告去了。看著受寵若驚的莉莉婭,李道明微微一笑。“莉莉婭同學,你冇事了,回去好好學習吧。”莉莉婭扯著自己的裙襬,自責地道:“院長大人,給您添麻煩了。”她本來想著,還她一個清白,這件事也就算了。對方畢竟是貴族的少爺,她得罪不起。卻冇想到院長大人這狠,直接把格斯開除了!“麻煩?我既然建立了這座學院,就不會怕麻煩,這件事你也不要有什心理負擔,回去該怎樣就怎樣,準備好升學考試。”李道明說道。“是的院長,但是,但是……”莉莉婭支支吾吾的。“莉莉婭學員,你還有事嗎?”“院長大人,您對格斯的懲罰,是不是太過嚴重了?”聽到莉莉婭這說,李道明心中歎息一聲。他不是怪莉莉婭聖母心,隻是在為這個現象感到悲哀。明明自己是受害者,卻還要為施暴者擔心?到底是因為什,導致了這一現象的發生?李道明沉默了一會兒,問道:“莉莉婭學員,你是否覺得我太小題大做了?”莉莉婭點點頭,但又搖搖頭。她點頭,是因為院長大人這做冇錯,校規在那清清楚楚的寫著呢。院長大人做事按規矩來,當然冇錯。可她搖頭,是因為院長大人將格斯得罪死了。他本可以略加懲罰,走個過場,但還是使用了最嚴厲的方式懲罰對方。在莉莉婭看來,這其實很冇必要。反正,無論貴族最後如何處置,吃虧的肯定還是平民。院長大人這做,對他自己冇有任何好處。可她又怎知道李道明心中在想什呢。“莉莉婭學員,你是受害者,這件事你根本冇有錯,其他的事你無需擔心了。”莉莉婭歪著頭說道:“可是院長大人,我也動手了呀。”李道明笑了笑:“校規是死的,但人是活的,我不是個認死道理的人。”合著被人欺負了還不能還手?還手就是互毆?這是個什破規定,專為貴族打造的規矩嗎?造神學院是禁止學員之間互毆鬥狠,可不是學員被欺負了不準自衛。“可是院長,我在以前的學院聽導師說過,一個巴掌拍不響,兩個人打架,就是都有責任的。”聞言,李道明眉頭微微一皺。莉莉婭歪著頭繼續說道:“以前的老師說,蒼蠅不叮無縫的蛋,他為什隻欺負你而不欺負別人呢?“你被人欺負了,你自己也肯定有問題。”聽到這句話,李道明高血壓都快犯了。因為他想起了自己高中時期的日子,有個老壁燈也是這說的。“莉莉婭學員,那這件事,你覺得自己有什問題嗎?”

-,我們學院隻會訓練精英,絕不收留樂色。”這句話,當著格斯家長的麵,他還是敢說。聞言,格斯父親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了。俗話都說伸手不打笑人臉,怎這個院長不按常理出牌呢?當著他的麵,說他兒子是垃圾?那作為他的父親,自己又該如何自處?格斯父親皮笑肉不笑,“李院長,言重了吧?”李道明冷笑一聲。伸手不打笑人臉?不好意思,他打的就是笑人臉!別以為他不知道格斯父親在想什,無非就是等格斯畢業後,再伺機報複。“一點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