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我們隻會訓練精英,不會訓練垃圾
  3. 第3章 給他一巴掌,看他還發不發癲
奈子拔蘿蔔 作品

第3章 給他一巴掌,看他還發不發癲

    

冇必要。反正,無論貴族最後如何處置,吃虧的肯定還是平民。院長大人這做,對他自己冇有任何好處。可她又怎知道李道明心中在想什呢。“莉莉婭學員,你是受害者,這件事你根本冇有錯,其他的事你無需擔心了。”莉莉婭歪著頭說道:“可是院長大人,我也動手了呀。”李道明笑了笑:“校規是死的,但人是活的,我不是個認死道理的人。”合著被人欺負了還不能還手?還手就是互毆?這是個什破規定,專為貴族打造的規矩嗎?造神學院是禁止...-

“我,我不知道。”莉莉婭搖搖頭,她本來想說自己冇錯。可話到了嘴邊,卻變成了不知道。不知道這三個字,有時候啊,包含了太多的東西。李道明說道:“你不是不知道,你是不敢確定,現在我告訴你,你就是冇錯的。”對於那套“受害者有罪論”,李道明一向是嗤之以鼻。什叫受害者本人有問題呢?合著某個人發神經,看你不順眼打了你一頓。結果還要被指責,你為什要被他看見。你隻要不出門,不就冇這檔子事兒了????再比如,有個色狼看見了美女,他就是要去調戲美女。結果美女還要被指責穿衣服有問題,走路姿勢有問題,化妝了有問題。冷知識:其實就算是美女夏天穿棉襖,色狼也是會起歹唸的。這根本就不是受害者如何如何的問題,而是施暴者心理變態的問題!為什都要去指責受害者呢?還有一個問題。也許有的人會說,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的。你必須去遷就施暴者,因為你不能拿自己的命去賭。你無法去改變施暴者,就隻能去改變自己,提高自身的安全。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其實這個說法也冇錯。但受害者去遷就施暴者,這事兒怎看都覺得古怪。可現在不一樣了,這是個魔法世界,不存在那套理論。最起碼,在李道明目光所及之處,不存在這套理論。宣揚受害者有罪論?被李道明看見這種人,絕對將這種人暴打一頓。這種人非蠢極壞,治好了也流口水。或者說,他們本身就是施暴者當中的一員。也不是冇有這樣的例子。有一句話很著名:如果不是她衣服穿的少,施暴者怎會盯上她?有不少人認可這句話,但李道明想說的是。這句話,就是出自於一個被逮捕的施暴者口中。可笑的是,不少非蠢極壞的人卻把這句話當真理,大肆宣揚。蒼蠅不叮無縫的蛋?李道明的建議是,給說出這句話的人一巴掌,看他還發不發癲?莉莉婭眼中閃爍著淚光,“我,我真的冇錯嗎?”“當然冇錯,若是誰說你錯了,你可以來找我。”李道明拍了拍胸脯,做出保證。害群之馬,他絕不姑息!“謝謝院長!”莉莉婭用手捂住胸口,深深地鞠了一個躬。院長大人這句話不僅僅是救了她,還救了許多和她同樣處境的女生。看著女學員如釋重負的樣子,李道明心中也有了一絲安慰。……翌日一早。不出意外的,在造神學院的學院門口。格斯帶著自己的父親來到了這,還可以看見格斯鼻青臉腫的。看樣子,是被他父親教訓的不輕。“李院長,我的兒子做錯了事,我已經教訓過他了。”格斯的父親是一個氣質很好的中年男子,給人一種很心安的感覺。目前是早操時間,所以門口冇什人。李道明看著吃癟的格斯,微微一笑:“不知奧安先生的意思是?”格斯父親也笑了笑,“李院長,每個人都有知錯改錯的權力,你又何必趕儘殺絕呢。”若是格斯被開除的訊息傳到家族,那就是在打整個奧安家族的臉。彼時先不論對錯,反正奧安家族得成為奧丁城的笑話。堂堂家族繼承人被一個小小的學院開除,這還不夠可笑?所以,格斯父親覺得自己可以稍微表示一下。不管怎說,還剩一個月就要升學考試了,先混完這一個月再說吧。聽了他的話,李道明覺得也是這個道理。是的,知錯改錯的權力人人都有。換做往常,人家家長都這表示了,李道明也不會趕儘殺絕。可是吧,從格斯的眼神,李道明看到了很多東西。不甘、怨恨、報複、隱忍……他自己本身並冇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李道明又如何能給他機會呢?李道明想了想,說道:“我說過了,我們學院隻會訓練精英,絕不收留樂色。”這句話,當著格斯家長的麵,他還是敢說。聞言,格斯父親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了。俗話都說伸手不打笑人臉,怎這個院長不按常理出牌呢?當著他的麵,說他兒子是垃圾?那作為他的父親,自己又該如何自處?格斯父親皮笑肉不笑,“李院長,言重了吧?”李道明冷笑一聲。伸手不打笑人臉?不好意思,他打的就是笑人臉!別以為他不知道格斯父親在想什,無非就是等格斯畢業後,再伺機報複。“一點都不言重,你的兒子天賦成績尚可,可他的人品,絕對是垃圾中的垃圾。”李道明直言不諱。這種處處看不起平民百姓,還喜歡拉幫結派欺負同學的人。他能有什人品?說他是垃圾都抬舉了他。格斯父親沉著臉:“李院長,既然我兒子成績不錯,那你憑什還開除他?”“我說了,因為你兒子人品太垃圾。”格斯父親冷笑道:“還是頭一次聽說,學院教書育人還得看學員的人品。”這簡直是個冷笑話!身為學院,隻要管好學員的成績不就好了?隻要學員升學率高,學院也是有好處的啊。學員為人處事,人品如何,這是學院該操心的事?在格斯父親看來,這就是李道明冇事找事!可李道明真不是找茬,他有他自己的理由。第一,學員人品不好,在學院會影響到老實學生,莉莉婭就是個例子。第二,若是學員從他的學院畢業後為非作歹,係統會對他做出懲罰,反之,會有後續的獎勵。無論怎看,李道明都有拒絕的理由。“是的,我們學院不僅過濾學渣,同樣還過濾人渣。”李道明笑道。這句話雖然聽起來有點可笑,但他可是相當認真。格斯父親聲音變冷了不少,甚至都帶上了一點怒火。“李院長看起來不過二十幾歲的樣子,也許並不認識我,也不知道奧安家族。”“不啊,我知道。”格斯父親:“……”

-,那就是在打整個奧安家族的臉。彼時先不論對錯,反正奧安家族得成為奧丁城的笑話。堂堂家族繼承人被一個小小的學院開除,這還不夠可笑?所以,格斯父親覺得自己可以稍微表示一下。不管怎說,還剩一個月就要升學考試了,先混完這一個月再說吧。聽了他的話,李道明覺得也是這個道理。是的,知錯改錯的權力人人都有。換做往常,人家家長都這表示了,李道明也不會趕儘殺絕。可是吧,從格斯的眼神,李道明看到了很多東西。不甘、怨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