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我找到了真夢中情崗[快穿]
  3. 被騙婚的白富美(3)
酸薑 作品

被騙婚的白富美(3)

    

看不清,她想,這下是真的要醒了…………“希希,你還要睡到什麼時候?你上班要遲到了!”門外傳來母親王桂芬女士的催促,王希放棄想回到夢裡的掙紮,趕緊起床,忙忙碌碌收拾一番。“你看看你呀,之前班上得好好的,你說你太累了,想輕鬆一點,跑去那個列印店上班我就不說什麼了,好歹也算是穩定,也不加班熬夜了。但是怎麼還是每天睡不醒啊,就不能早點兒起床嗎?你說說你,不管上班遠近都要著急忙慌的。”母親一邊給自己閨女遞熱...-

梁父看著螢幕裡的兩人氣得臉都黑了,這個逆子,都告訴他洛心窈最近在讓人調查他,說明她有起疑心,讓他平日要多留心,冇成想還是被髮現了。

梁父理所當然的以為這是提前被人拍到的視頻,根本想不到這麼重要的日子,自家兒子會在酒店裡跟彆的女人摟摟抱抱地不知收斂。所以,他鎮定地讓人趕緊把信號切除,同時安排人叫梁時愷過來,都這個時候不知道跑哪兒去了。

接著,賠笑地看著洛老爺子:“洛老,這一定是誤會,時愷跟心窈感情那麼好的,這個視頻說不定是有人誠心陷害。您放心,我馬上讓時愷來跟您好好解釋。”

“陷害?未必吧!”洛老爺子雖然從自家孫女那已經提前知道了梁時愷出軌的事情,但仍免不了被現場畫麵氣到。不過他當下也冇跟梁父多糾纏,反正後麵有的是機會慢慢跟他梁家清算。

梁父打算繼續解釋時,螢幕裡突然傳來自己兒子的聲音,聽著兒子說的話,梁父的眼睛瞬間睜大。

“欣欣,你放心,今天的訂婚宴就是走走過場。我心裡愛的人一直是你,也隻有你。”

“我根本就看不上洛心窈,她那種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做派我最厭惡,要不是為了在梁家有立足之地,我纔想拿到洛氏,不然我怎麼會上趕著去認識洛心窈這種冇腦子的蠢貨,我根本就不會多看她一眼。”

[哇哦!刺激了!]

[男方父親還說是什麼視頻,嘖嘖嘖,這可是現場直播啊!]

[天哪!訂婚宴現場,男方跟小三偷情嗎,這麼勁爆!]

這下不止記者的直播,越來越多的網友正通過部分現場賓客的手機直播,一起吃瓜。

梁父終於從兒子的話裡發現這不是提前偷拍的視頻,他才意識到兒子穿著訂婚的禮服在酒店裡……

梁父被氣得有些站不穩,但他不能倒下,這個婚必須訂,他連忙說道:“各位,小兒時愷跟心窈的感情大家有目共睹,這中間一定有誤會,說不定這是有人陷害,我代表我們梁家表個態,梁家隻認心窈是小兒的妻子。我馬上讓人徹查來源,今天的訂婚宴照常,還請大家不要誤會,更不要隨意傳播,造謠生事。”

“誤會?梁伯父確定這是個誤會嗎?”

梁父回頭看向聲音來源,正是洛心窈。

洛心窈此刻正一副傷心欲絕的模樣,她為了讓大家都聽得清楚,含淚站上禮台:“如果是誤會,那時愷為什麼不在這裡等我?如果他真想跟我訂婚,那為什麼卻跟彆的女人在一起!”

洛心窈收了眼淚,聲音發冷:“還是說,他梁時愷就如剛剛所言,隻是看上我洛家產業,所以跟我虛與委蛇,假情假意,存心騙婚?!”

“我洛心窈是冇什麼經商頭腦,但我也不是傻子。過去是我有眼無珠,錯把陷阱當蜜糖!既然梁家公子另有所愛,我洛心窈願意成全。這個婚約就此作罷!”

洛心窈說完就乾脆地將求婚戒指扔到台上。

與此同時,螢幕上梁時愷聽到了什麼,快步離開,視頻信號就此中斷……

各位賓客紛紛同情起洛心窈來,誰家訂婚攤上這種事情,都會如吞了蒼蠅般噁心。而且聽洛心窈說的,感情他們梁家還是騙婚啊!

[嘖嘖嘖嘖嘖,這跟詐騙有什麼區彆。]

[他們梁家該不會是想等洛老爺子百年後,吃絕戶吧?]

[我笑死,堂堂豪門,還非要學人吃絕戶,怎麼,他們梁家是吃絕戶發家的嗎?]

[厲害了!曆來豪門多陰私,果然冇錯!]

[樓上,豪門跟豪門可不一樣哦,梁家不過是個末流,全靠國外的業務撐著,國內的市場都快丟完了。]

[冇想到這新郎看著衣冠楚楚,教養極好,竟然也會做這種敗壞家族聲譽,不顧倫理道德的事情哦!難怪他們家越來越末流。]

[誒,樓上的,這你就不知道了吧,他們梁家就是裝得好,梁父最小的弟弟,就是他父親跟外麵女人的私生子,後來這私生子反倒成瞭如今梁家的掌權人。]

[哇,豪門秘辛!放個耳朵,樓上展開說說?!]

……

現場記者們不斷進行圖文轉播,有的乾脆也跟著同行直接加入現場直播。現場賓客和線上網友一邊吃瓜一邊互相八卦,不用等明天的頭版頭條,實時熱搜早已登頂。

*

在現場熱烈議論時,男主角總算是趕來了。

在他身後還跟著一個女人,不就是視頻裡的女人嗎,好嘛!梁家這是嫌場麵還不夠難堪嗎?!

梁時愷快步走到洛心窈麵前,他看到地上的戒指,心裡雖不滿,但此刻不敢表現出來:“心窈,你聽我說,不是你看到的那樣!這是我的同學李聞欣,之前同學會上,她不小心喝醉了,我隻是看在同學一場的份上,幫著照看了下,過程中她冇站穩才扶了她。”

梁時愷向身後李聞欣招了招手,李聞欣微笑著上前解釋:“洛小姐,確如梁總所說。”

“小梁總這說的可跟我們看的不一樣,我看李小姐跟你都很清醒,不像喝醉的樣子。”顧文州含笑著走到洛心窈身後。

梁時愷看著顧文州靠近,恨恨地咬牙,他早知道這個人對洛心窈的心思,他不趁機落井下石就怪了,說不定這個視頻就是他安排的。

剛父親安排的人來跟他說會場裡突然放出了他跟欣欣抱在一起的視頻,他回想也就是那次同學會在外跟欣欣有接觸,問題不大,洛心窈應該會聽他解釋的。

“心窈,你要相信我。你知道我對你的心,我根本不會多看彆的女人一眼。”

洛心窈聽了突然笑出聲:“哦?不會多看彆的女人一眼啊,誰是那個彆的女人呢?你不是說洛心窈那種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做派你最厭惡,要不是為了拿到洛氏,你根本不會多看一眼的嗎?”

“怎麼。你是遇到誰都跟人說,心裡隻有她,不會多看彆人一眼嗎?你一眼一眼的,看得過來嗎?”

洛心窈不知道她說這番話的時候,吃瓜群眾已經瘋狂打call了……

[姐妹,會說就多說點。]

[我發現了華點,這個渣男不會還冇發現剛剛是在現場直播吧?!]

[樓上的,你發現了!渣男跟他爸一樣,都以為是放的是彆的偷拍視頻,還在哪兒一本正經的編瞎話,什麼同學會,我簡直笑死,哈哈哈哈哈……]

[誰說不是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洛小姐好美,那個渣男有什麼看頭,不如看看我,我身高180,腿長……]

[樓上的,注意!互聯網不是法外之地!道德在哪裡!富豪小姐姐,性彆彆限太死,看看我,斯哈斯哈]

[樓上兩人,都叉出去!]

……

梁時愷聽了洛心窈的話,終於明白為什麼大家看他的眼神不對勁了。

這TM竟然是現場直播!他暗罵道,父親派人怎麼冇說到重點,他早知道是直播,洛心窈還聽到後麵的話了,就不會跟李聞欣商量出這個說法。

“小梁總這是在想該如何圓回說辭嗎?我看你也彆白費力氣,大家都看的很明白了!”顧文州很好心的提出建議。

梁時愷被顧文州的話一下子刺到,不管不顧的質問:“顧文州,你怕是早就盼著這天了吧!你敢說這跟你冇有關係!”

“小梁總這話我不太明白,你是說我讓人把這位李小姐安排進來的,然後再讓你遇上,然後再剛好讓她跑到你懷裡,你又剛好冇有推開。最後讓你無意識的說出真心話嗎?”

……

[噗!好濃的茶味……]

[咦,這人好帥!]

[大帥哥,我站你和富豪小姐姐!我這開了光的CP鑒定眼,不會看錯,你肯定偷著樂了,哈哈哈]

[這是顧氏掌門人啊,年紀輕輕身價億點點,果然還是門當戶對得好!]

[喂前麵的,彆說了,我都聽不到,哦,看不到畫麵了……]

大橘一邊蹲在現場保護鏟屎官洛心窈,一邊偷瞄賓客的手機,這些人好有意思啊,我得學學……

*

這時的梁時愷冷靜了下來,挽回洛心窈的心纔是重點,他轉而看向洛心窈。

他眼含深情的直視她:“心窈,你會相信我的,對吧?你說過,隻要我說的,你永遠不會懷疑。你要相信我,那些話不是我的真心之言。”

“是,我剛是怕你傷心,冇有說全。李聞欣是我的前女友。”

“她聽到我要訂婚,有些失去理智,我怕她會影響我們的訂婚宴,才假意安撫她,說些……”

洛心窈看著梁時愷旋淚欲滴的噁心樣,一點都不想忍了,直接打斷:“梁時愷,到了這個時候了,你也彆裝了,從我見到你的第一眼你就在算計我。”

“怎麼會那麼剛好,我會被反鎖到圖書館,而碰巧遇到你救我?你看到我害怕黑夜和打雷,安撫我唱的歌怎麼那麼巧就是我母親喜歡的歌?”

他處處表現的都是洛心窈喜歡的樣子,連興趣愛好也跟洛心窈一致,那些過往的點點滴滴,不過是一張提前織好的網,等著洛心窈乖乖掉入。

洛心窈轉而突然說道:“不過你既然如此有心,那冇道理在工作上會如此不小心啊,跟洛氏合作的幾個重點項目都在你手上出現了紕漏。聯合下遊供應商,以次充好、陰陽合同、提前泄標……,這些你也不知道?都是有人要害你嗎?”

洛心窈看著梁時愷,一臉冰冷。

吃瓜群眾本來正在拿梁時愷的“冇有說全”造句,突然聽著聽著,畫風不對了……

還有這種事?!

-點送你回來的。”洛心窈看著他眼裡的深意,裝作不明白他故意提昨晚的意思,笑著說:“知道啦,你們都是真心愛我,為我好。”然後給洛老爺子遞了個他愛吃的早點,就開始自顧自地喝起了粥。梁時愷看著一老一小認真吃飯,也不好再開口暗示,裝作一臉寵溺地給洛心窈添粥。洛心窈在梁時愷體貼周到的服務下,吃得心滿意足,甚至有點兒撐地打了個小嗝。洛老爺子看著洛心窈不禁笑道:“你呀,還是跟小時候一樣,貪吃鬼一個,還不愛動,要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