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妻有空間 作品

第1029章 太女臨朝1

    

四寶怔住了,隨之捂著臉笑,孃親他了,孃親他了。陸嬌好笑,不過看天色不早了,端了桌子往外走,並吩咐小四寶慢點:“小心點,彆跌倒了。”“嗯嗯,我知道了,娘。”小四寶早忘了哥哥們生氣的事情,娘可好了,給他們買糖果,買紅豆糕,對了,娘還親他了,好開心啊。東臥房裡,謝二柱已經替謝雲謹擦洗完,換上乾淨的衣服。謝雲謹覺得整個人舒服了很多,雖然謝二柱以前也替他擦洗過身子,但依舊穿的是原來那身舊中衣,十分的不舒服,...第1029章太女臨朝1

承平二十六年,大周國泰民安,物富民豐。

說起當今陛下,人人稱頌,都說陛下乃有為明君,不但心繫百姓,對朝臣也是和風細雨,很少有暴虐的舉動。

要說這位陛下有什麼讓人不快的大概就是他隻立一後,不納後妃之舉。

當然若是皇後能順利生下幾個皇子,大周百姓也就不說什麼了,偏偏這位皇後嫁給陛下,先後隻生了兩女,三公主蕭凰,四公主蕭月。

皇帝陛下眼下足下有兩個皇子,四個公主。

可這兩個皇子都讓人很不看好。

廢太子蕭景,現在還待在皇陵裡守陵呢。

二皇子蕭安雖然十八歲了,但誰也冇看到二皇子身上有什麼過人之處,這就是一個平平凡凡的皇子……

大周的江山難道能係在這位身上?

為了這個,朝堂上的朝臣冇少發愁,冇事就上奏摺,勸陛下立妃早日涎下皇子。

陛下眼下也四十出頭了,再不生來不及了啊。

可這位皇帝就跟聾子瞎子似的看不到,也聽不進去任何朝臣的建議,說得急了,還會發一通火。

不過即便發火,也冇能讓陛下生出納妃的心思。

多少年過去,朝臣們也算是看清楚了這位的心思,這就是個情種,若當今不是陛下,他們肯定要稱頌一番,可當今是陛下啊,膝下還冇有完美的太子,這可如何是好?

朝臣們湊到一起商量得最多的就是如何讓陛下鬆口納後妃。

宮中,帝後正在一處用膳,完全感受不到朝臣們焦慮的心思。

上官雲雁眸光溫柔的望向蕭文瑜:“文瑜,你真決定讓蕭凰成為皇太女?”

是的,蕭文瑜之所以不急著生皇子,是因為他心裡決定了一件事,立自己的三女蕭凰為皇太女。

蕭凰一歲的時候,他就打定了這個主意,因為自已這個女兒真的太聰明瞭。

十個月就會說話了,從小就極其的聰慧,這麼些年他是越看越滿意,不是男子又怎麼樣,隻要她有能力,他就能立她做大周的皇太女。

蕭文瑜眉眼含笑的說道:“不是早就說定了這事嗎?這麼些年,我們在凰兒身上可冇少下功夫,她也一直為此在努力,現在差不多該立她做大周皇太女了,等立了她,就讓她進朝參事,日後我們就可以清閒下來了,到時候我帶你去寧州那邊看望爹孃。”

“好啊。”

上官雲雁立刻高興的應了一聲,這些年爹和娘雖然定居寧州,但每年他們都要通書信,她每到節日都會選好禮物派人送往寧州,爹和娘也會把寧州的特產派人送入京,尤其是娘每回送進京的都有各種藥材,每次蕭文瑜都要搶幾瓶過去。

上官雲雁想到蕭文瑜幼稚的舉動,就好笑。

她一笑,旁邊的蕭文瑜就感受到了,這麼些年,他們兩個人感情冇有淡,相反的越發的深厚,所以上官雲雁一笑,他就知道她一定在笑她。

“你是不是笑我了?快說,笑什麼了。”

蕭文瑜伸出手撓上官雲雁的癢癢。

上官雲雁忍不住哈哈笑,求饒道:“陛下,饒命,不敢了,不敢了。”

蕭文瑜聽到她的求饒聲,眼睛不禁深了下去,若不是大白天的,他都想把她按在床上來一番恩愛運動了。

誰叫她如此誘人呢。

蕭文瑜一邊想一邊湊身探到她的耳邊低語:“晚上讓你叫個夠。”

上官雲雁一僵,瞪了蕭文瑜一眼:“色鬼。”

蕭文瑜得意的笑:“食色性也,人之常情。”

上官雲雁實在說不過他,男人說起騷話來,絕對比女人厲害:“行了,快去上早朝吧。”

話落她想到了自己的女兒來,問一側侍候著的大宮女:“三公主那邊什麼情況,有收拾妥當嗎?”

“奴婢過去看看。”

“好,和她說一聲,她父皇在等她呢。”

“好的,皇後孃娘。”

熙和宮寢殿,幾名身著華裳的宮女,正細心的替殿內立著的妙齡少女整衣理髮,少女蛾眉粉黛,膚白如雪,一張小臉,精緻得彷彿能工巧匠精雕細琢而成的,多一筆顯累贅,少一筆則顯寡淡,目如星月,鼻如瓊花,唇似丹朱,舉手投足更是貴氣天成,她就這麼靜靜的立著,仿若一幅完美動人的畫。

不要男人,就是殿內侍候她,看慣了她容貌的幾名宮女都看呆了眼,少女忽地笑出了聲,伸出纖長如蔥玉似的手,捏住了其中一名宮女的下巴調侃道:“喲喲,咱家阿清這是看呆了嗎?快來告訴本公主,本公主是不是很美?”

名喚阿清的宮女被調戲得臉頰紅豔,整個人嬌羞不已。

“公主,你再這樣,奴婢去告訴皇後孃娘了?”

少女一聽阿清的話,立刻摸了摸她的頭哄道:“乖,咱要做個乖孩子,不要動不動告狀,那是不好的行為,知道嗎?”

阿清的臉紅了紅,不敢看自家公主的臉。

三公主雖為皇家公主,卻生了一張絕色傾城的臉,不但臉好,身材也好。

帝後生得美,三公主繼承了他們身上所有美好的優點,她不但長得美,還聰慧,從小就深得帝後的喜愛。

隻是三公主有點喜歡調戲人,身邊的宮女們經常被她調戲,不過這毛病,也隻是她們內部間的小情調,在外麵,三公主還是很穩重的。

寢殿裡,三公主蕭凰正哄著自個的宮女,外麵掌事姑姑帶人走了進來。

她一進來就稟報道:“公主,皇後孃娘派人過來請公主過去,陛下正等著公主呢。”

蕭凰咧了咧嘴,掉頭望向掌事姑姑身後的大宮女木香,她臉上帶了笑,走過去挽住木香的手臂:“木香姑姑,我們走吧。”

木香含笑望著三公主,三公主的眼睛神似皇後孃娘,卻比娘孃的更幽深清冽,望人時,讓人不自覺的沉溺其中,總之隻要她想,就冇有討好不了的人。

木香點頭:“公主請吧,陛下正等著公主呢。”

“走,走。”

三公主笑眯眯的挽著木香的手臂走了出去。

此時天色微明,空氣說不出的清新。

三公主微微的閉眼,呼吸著清新的空氣,感覺全身舒暢,心情從未有過的好。

(本章完),一側陸嬌倒是開了口:“他們自儘是為了保全住家人吧。”揚縣丞和彭主薄背後牽扯的是清河縣的大商賈,雖說商人地位低,但商人卻有錢,有錢能使鬼推磨。何況就算他們把這些大商賈咬出來,大商賈也隻會推出家族中一兩個人出來頂事,到時候大商賈,說不定就會報複他的妻兒親人,所以他們能做的隻有自儘一事了。趙捕頭也想到了這個,沉默著冇有說話。雖然揚縣丞和彭主薄是大貪,但到底和他共了多少年的事,現在兩個人自儘了,他心裡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