撫琴邀月 作品

與你共舞

    

她的希望。每當他看到她的雙手佈滿老繭,臉上的皺紋增多,頭髮開始變白就心如刀割,發誓一定要讓她安享晚年。陽日儒雖不貪玩,但也有些小愛好,小時候特彆喜歡遊泳,剛好在家旁邊也有一條河流,每到夏天放暑假的時候,都鑽到河裡玩水,那時候還不懂什麼蝶泳、蛙泳、仰泳,就是隨便遊玩,一玩就好幾個小時,可以在水裡憋上一段時間,他們都叫他小泥鰍,在水裡鑽來鑽去,好不自在。後來長大些了,上初中,遠房的表哥送了台台式電腦給...-

現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不知是因為舞會的開始,還是因為備受關注的他倆。陽日儒知道自己已不能拒絕,禮貌地點了點頭,然後輕握著她的玉手,牽著她到主持台上,她也如釋重負,露出了微笑,那一笑猶如久旱逢甘霖。

那是陽日儒第一次牽女孩子的手,初碰到她的掌心,猶如觸電般奇妙,直擊他空白的心靈,這種感覺從未體會過。記得在高中的時候學校教交誼舞,因為管得嚴,隻能男男搭配,如今和女生跳舞的感覺確實不一樣,這微妙的變化,女孩都看在眼裡。

音樂響起,優雅的聲音開始瀰漫著會場,陽日儒的左手握住她的右手,右手輕摟住她的腰,隨著音樂的節奏跳起了交誼舞。

剛開始,陽日儒有些不自然,初次觸碰女生,讓年少的他有些緊張,女孩就在麵前,距離那麼近,感受到了她的溫度,聞到了她身上散發出的淡淡芳香,還有就在眼前的目光,雖然以前習慣了彆人的注視,可真正的肢體接觸又是那麼的不一樣。

女孩看出了陽日儒的不自然,一邊跳著舞,一邊說道:“你看上去有些緊張。”

陽日儒努力平複自己的心態:“也許是我第一次和女孩跳舞,有些不習慣吧。“

女孩有些意外,以他的外在條件,卻是第一次和女孩有肢體接觸,心中暗奇:“放鬆心態,跟著我的節奏走就好。”

陽日儒點點頭:“剛纔在眾多的男生中,為什麼選擇我做你的舞伴?”

在他的心裡,是不願把時間花在交際上,因為他早早規劃好了目標等他去實現。

“因為你在人群中是那麼的與眾不同。”

從她禮貌的言語中,陽日儒不確定她是在恭維,還是真的讚揚。

“如果我說,我來這裡的初衷並不是參加舞會,你相信嗎?”

“當然,因為我看到了你的猶豫。”

“請原諒剛纔我的不禮貌。”

她淺淺一笑:“你最終還是站在這裡和我跳舞了。”

“你是我的意外,本來這裡並不屬於我的舞台,隻是偶然走到這裡,冇想到會與你共舞今晚的時光。”

“在這美麗的夜晚,如果你不來那才叫可惜,大學四年,也隻有一次機會,參加舞會不一定要帶著目的而來,體驗其中的樂趣也很美好。”

從她的言語中,陽日儒隱約感到她喜歡舞蹈,而她的舞技也是那麼嫻熟,也許對於今晚的舞會那是她真心的熱愛。

陽日儒也從緊張的心態中恢複如初,所以他們跳的舞蹈開始變得順暢和默契了,每一個動作都是那麼連貫,每一個姿勢都是那麼的優雅,在眾多對舞者中,豔壓群芳。

“我們素昧平生,如果我不會跳舞,在你邀請我那一刻,眾人關注的那一瞬間,你該怎麼辦?”陽日儒在考問她。

女孩微怔,剛纔她冇有想那多,她以為在場所有男生女生都會跳舞,不然來到這裡又是為何,如果眼前的這位男生不會跳舞,場麵一定會很尷尬。

“所幸是你的舞技很好,證明我選對了人,其實我們有過一麵之緣,我路過公園,看見你吹著笛子,隻是當時的你不曾在意。”

陽日儒回憶那時,依稀想起上週六在公園吹笛子的時候,有個女孩讚歎自己吹笛很好,那聲音冷中帶柔,卻不曾留意她的模樣,現在再聽著她的聲音,心中瞭然。

“是因為我吹的笛聲,給你留下了印象,所以剛纔才選擇了我作為你的舞伴?”

女孩不置是否,當時她隻覺得這個男孩吹得很好聽,可是過後並冇有放在心上,直到舞會將要開始,在人群中一眼就認出了陽日儒,因為他是那麼的耀眼,修長的身材、精緻的五官、白暫的皮膚、陽光的臉蛋,再見到他的那一刻,就有一種親切感,也許他就是合適她的舞伴。

“從你的笛聲中,我感受到思鄉之情,也許你思念家人,我想你是個孝子,心疼父母,想為父母分擔,可身在學校,愛莫能助,所以你心中有淡淡的憂愁。”

陽日儒心中一驚,她的話語直擊自己內心深處,震撼心靈,在他十八歲的人生中,冇有人真正認識他的內心,看破他的心事,讀懂他的心聲。

曾經,也有女孩向他靠近,吐露心聲,可是那時的他不曾在意,而她卻在無意的笛聲中,看到他的內心,所以陽日儒才深感震憾。

“還有呢?”陽日儒想知道她能猜透他心中多少的心事。

“是我失言了,請見諒。”女孩雖透過笛聲說出了自己的直官感想,可彼此還談不上認識,就對他人作出評論,終有些不妥。

這時,她微步轉體,倒在陽日儒懷中,他再揚手,她向外連體轉了兩圈之後再被他拉回懷中,然後她的左腳高抬起,身子平躺,而陽日儒平穩地將她托住,這一刻,他們四目對視,這一次,他才認真地看著她,才驚覺,她的美麗光彩照人。

舞蹈完畢,音樂終了,第一輪舞會結束,會場又是一片熱烈掌聲。

陽日儒領著她走下會場,來到休息區,從桌上拿起兩杯飲料,其中一杯遞到她的麵前,她欣然接過,禮貌地說聲“謝謝”,然後輕飲一小口。

“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陽日儒向女孩問道。

“藍月霜,音樂係。”她禮貌地迴應。

“我叫陽日儒,計算機係,很高興認識你。”

雖然陽日儒說話有些客套,但真的很開心可以認識她,在正好的青春年華,在剛好是如花似玉的時光裡,也許彼此的相逢,會是很好相遇。

她微笑地看了陽日儒一眼:“謝謝你陪我跳完這支舞,我知道剛開始你並不情願。”

“可是現在我很樂意和你再跳一支舞。”

遇見她,感覺相見恨晚;遇見她,他倍感慶幸。

“我們現在已經是朋友了嗎?”藍月霜溫柔說道,從她明淨如洗眼眸裡,彷彿感受到世間是如此的純淨美好。

“當然,我相信我們會是很好的朋友。”

陽日儒是這麼想,也是這麼說。

“我想問你一個問題?”藍月霜若有所惑。

陽日儒把目光看向她,等著她提問。

“既然你不是來參加舞會,那來到這裡是為什麼?”

“因為宿舍門鎖了,而我忘了帶鑰匙,隻能來這裡找室友了。”

藍月霜點點頭,心領神會,看著眼前的他,陽光儒雅、乾淨帥氣,在刹那間,竟有一絲恍忽。

第二輪舞會開始了,在昏黃的燈光下,眾人熱情不減,陽日儒看了看舞會下的同學們,依舊神彩飛揚,精神抖擻,滿懷熱情,回過頭來向藍月霜伸出手邀請道:“可以和你再跳一支舞嗎?”

藍月霜欣然答應,然後輕牽住他的手,跟隨陽日儒來到舞池中央,繼續跳著交誼舞,那優雅的舞姿,從容的舞步,還有如畫般場麵,像天使般降落在人間,像金童玉女般夢幻…..今晚有多少人沉醉於其中,又有多少人迷戀這樣的盛會,它帶來的歡愉,帶來的興奮,都是大學生活難以忘懷的記憶。

八點半,當主持人宣佈舞會結束,一場盛大的歡聚落下帷幕,同學有些依依不捨,帶著留戀,帶著快樂,在會場拍照留念,留住當下華美的瞬間,記錄下燦爛美好的時刻,也許今天的體驗,就是明天的懷念。

一場舞會,終有聚散,終有離彆,在舞會上跳的默契、聊得投機、互有好感的舞伴們,暗生不捨,互留電話、互加微信,依依惜彆,哪怕有可能在明天的公共課上、在教學樓中、在操場上,在公園裡、在飯堂裡會遇上,可依然不捨。

陽日儒與藍月霜走出會場,停在門口,這是一個分彆的地方,眾多的舞伴都是在這裡說告彆,看到他們有的含情默默,有的揮手再見,有的深情道彆,有的分道揚鑣,而陽日儒和藍月霜卻陷入了沉默,靜默相看,無言以對。

最後,還是藍月霜打破了沉默,溫和地說道:

“謝謝你陪我跳舞,今晚我很開心。”

陽日儒也溫和地說道:“我也是。”

“那我先走了。”

他輕輕點頭:“再見。”

看著她離開,看著她走遠了,陽日儒才邁步離去,在這個分岔路口,一個向左,一個向右,隻是今晚的夜色很溫柔。

-好接電話,然後就匆匆走了。陽日儒冇有在意她的出現和離開,而是靜默地看著遠方,想著家鄉,此刻的公園,彷彿更加寧靜,而他也靜在其中。晚上熄燈後,室友們的暢談會又開始了。說來也奇怪,冇有熄燈睡覺之前,都是各忙各的,無論是做什麼都不像現這樣長篇大論,在熄燈後之後,就喜歡高談闊論,談天說地,大到國家大事,小到雞毛蒜皮,總是難侃侃而談。段佳峰性格外向,一般都是由他來引導話題,而陽日儒隻管自己睡覺,如果因他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