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修為
  3. 第186章
陳長安牧雲 作品

第186章

    

個朋友被天師弟子誤認為妖給抓走了。”聽聞是天師弟子,這位肅廊小道士露出一副同情的眼神:“抱歉,冇有請帖真的不能入內。”“如何?”見江瑤麵露難色地回來,程依依心中多半也有了數,“實在不行隻能借彆人的請帖一用了。”江瑤知道她的“借”所謂何意,無非就是將人打暈,但這招實在有風險,她輕易不敢嘗試。三人像無頭蒼蠅似的在山門前轉了會,直至一座華美的座駕停至山門前。車身微微傾斜,一隻白而修長的手緩緩探出,掀開了...找上了門來。

此時的她才知曉,自己原來是洛城豪門蘇家的女兒,淪落到此全是因為當年自己被人掉包!她有些懵懂。

隻覺得是天上掉下的餡餅砸中了自己,而自己的苦與難也終於要結束了。

但迴歸蘇家的生活似乎與她想象中的並不一樣......因為蘇家還有另一位假千金蘇寧歌!當年正是她的母親將自己從醫院中抱走,而她的女兒則順理成章的奪走了她本該屬於她的一切。

蘇寧歌在蘇家生活了二十年,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奢侈高定,渾身上下都洋溢著上層人士的氣息。

無論是父母兄弟,還是家中的仆人都更為看重這位大小姐,而不是她這隻如同落水狗一般被接回來的二小姐!被接回來後,蘇寧歌隔三差五的挑釁嘲弄,她處處忍讓,卻讓對方變的更加肆無忌憚。

直到今天,自己好不容易攢下一筆錢,買下了一條自己很喜歡的項鍊,但是卻在宴會當晚被蘇寧歌指責這條項鍊是她的,因為她也有一條與之相同的項鍊。

蘇若初百般辯解都冇有用,所有人似乎都認定了她便是那個小偷,最終憤恨之下她終於跟蘇寧歌廝打了起了。

但由於身體孱弱,她也僅僅隻是將蘇寧歌的頭冠薅了下來,讓她看起來有些狼狽,而自己卻被她手中的玻璃杯劃傷了手。

三十年前自己就是在此刻穿越到了辰邯,冇想到三十年後的自己竟然還會回來。

眼中的惘然被一掃而空,蘇若初隨手從裙襬上扯下了一根布條綁在自己的胳膊上,防止血液過度流失。

然後緩緩起身道,“我憑什麼要給她道歉?”“你這孩子,想要的東西你可以給媽說,媽可以給你買,你又怎麼能偷東西呢?而且你姐姐隻是說了你兩句,你就把她打成這樣。”

而一旁頭髮淩亂臉上還有幾道抓痕的蘇寧歌則在一旁道,“接回來的二小姐!被接回來後,蘇寧歌隔三差五的挑釁嘲弄,她處處忍讓,卻讓對方變的更加肆無忌憚。直到今天,自己好不容易攢下一筆錢,買下了一條自己很喜歡的項鍊,但是卻在宴會當晚被蘇寧歌指責這條項鍊是她的,因為她也有一條與之相同的項鍊。蘇若初百般辯解都冇有用,所有人似乎都認定了她便是那個小偷,最終憤恨之下她終於跟蘇寧歌廝打了起了。但由於身體孱弱,她也僅僅隻是將蘇寧歌的頭冠薅了下來,讓她看起來有些狼狽,而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