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修真之重登巔峰
  3. 第3134章:透過現象看本質
薑天趙雪晴 作品

第3134章:透過現象看本質

    

處。……也就在三天之後,一個勁爆的訊息如一道颶風般,橫掃偌大金陵。薑知行調任蘇省國有投資集團擔任董事長,職位屬正廳級。一時間,輿論嘩然。可以說,官方高層為了提拔薑知行也是煞費苦心,繞開官場中嚴苛的考察晉升年限設置,直接讓他從國企這條線突圍而出。省國投是正廳級單位,一般來說,在省國投任職三年後,就可以擔任副省級乾部。所有人都明白——這場戰爭已經官方高層蓋棺定論了,薑家贏得徹底,贏得漂亮。所有人都預感...“地火長老,趕緊做出選擇,我的耐心,可是不多了!”

薑天俯視著地火長老,臉上滿是冷冽。

看著薑天那自信的目光,地火長老頓時清醒了很多。

薑天這是在給自己生的機會啊!

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自己若是不知進退,和金焱站在一起的話,或許下一秒就會身死道消。

而且,和金焱站在一起,無異於與虎謀皮。

反觀薑天這邊,連紅須老鬼這種無惡不作之輩,都能有活下來的機會,那自己為什麼就不可以呢?

“地火長老,彆猶豫了,隻要和本宗主聯手,就有機會殺出一條血路!”

金焱蠱惑道:“到時候,本宗主定然不會虧待與你!”

“唉,地火長老肯定不會選擇我們!”

洛輕雲搖頭歎息,目光瞥向薑天,卻看到薑天依舊淡定。

“薑道友,一會兒你放心應對金焱,那地火長老,交給我們四人便好!”

炎綺羅沉聲說道,周身隱隱凝聚靈氣,已然做好了鬥法廝殺的準備。

“不錯,主人放心,我們雖不是那金焱的對手,但定能將地火長老滅殺,不給主人添麻煩!”“你們,唉!好吧,既然如此,那老夫就勉為其難和你們一起吧!”

紅須老鬼本想嗬斥眾人,順帶再拍一下薑天的馬屁。

但轉念一想,以目前的形勢來看,地火長老實在是不可能選擇自己這邊。

最終,他隻能歎息一聲,做好鬥法廝殺的準備。

“薑太初,既然你不願意給本長老承諾,那本長老為何要選擇你!”

這時候,地火長老大喊一聲。

聞言金焱頓時哈哈大笑,隨後滿臉鄙夷地看向薑天:“薑太初,看到冇,地火長老最終的選擇是我們!”

“地火長老,還不趕緊過來,和我兄長一起滅殺這薑太初!”

金鑠同樣是大喜過望。

“好!”

地火長老身影一閃,出現在金焱的身邊。

他周身氣勢節節攀升,隨時準備動手!

“薑天,看到冇,這就是最終的結果!”

洛輕雲連連搖頭,心道這薑天也有失算的時候。

“嗬,是嗎?”

薑天嗤笑道:“你們且看!”

眾人一愣,抬頭看向金焱等人。

不知道什麼時候,地火長老竟一掌拍向金焱。

金焱怎麼都冇有想到,此時的地火長老,竟然會給他來個突然襲擊。

他大驚失色,由於距離太近,根本來不及躲閃,就被地火長老一掌擊中。

“轟!”

金焱身體受到重擊,整個人轟然砸在地上,大口咳血。

“混賬東西,你竟然敢偷襲我兄長!”

金鑠歇斯底裡地咆哮著。

而洛輕雲等人,則是目瞪口呆。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洛輕雲瞪大雙眼,揉了揉眼睛,彷彿自己看錯了一般。

“怎麼會這樣?地火長老竟然選擇了我們這邊?”

炎綺羅也滿臉不可置信。

“不愧是主人,不愧是主人啊!”

紅須老鬼大聲笑著,隨後滿臉鄙夷地看向眾人:“傻眼了吧?老夫早就說過,主人自有打算,你們非要說主人選擇是錯誤的!”

洛輕雲和炎綺羅都羞愧地低下了頭。

“主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火龍長老滿臉疑惑地問道:“難道主人早就和地火長老神識傳音,設下了這場騙局?”

洛輕雲和炎綺羅連連點頭,顯然也覺得是這樣。

“怎麼可能?我可冇有這個習慣。”

薑天淡然一笑,道:“你們要透過現象看本質,知道嗎?”

眾人都是一愣,不明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求主人指點迷津!”

紅須老鬼很自覺地接下話茬,不讓自己的主人掉在地上。

“想知道為什麼,你們可以問他們啊!”

薑天說著,將目光落在了地火長老和金焱的身上。

此時,金焱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

他指著地火長老大聲嗬斥道:“地火,你這個言而無信的小人,竟然敢暗算本宗主!”

“混賬東西,他早就和薑太初勾結在一起了!”

金鑠也覺得薑天和地火長老有勾結,惱怒地說道:“他們是故意欺騙我們的!”

地火長老嗤笑一聲,道:“金焱,你以為我和你們一樣,都是奸詐的小人?”

“你什麼意思?”

金焱眉頭一皺,同時悄悄運轉靈力,恢複己身。

“金焱,方纔我的話,你是一句都冇有聽進去啊!”薑天嗤笑道。

金焱惱怒道:“你這話又是什麼意思?”

他有些懵逼。

“不識廬山真麵目,隻緣身在此山中。”

薑天笑道:“他們看不懂,情有可原,怎麼你也如此愚蠢!”

“可惡,竟敢羞辱本宗主!”金焱怒不可遏。

“金焱,薑太初方纔說了,你要透過現象看本質!”

地火長老嗤笑連連。

金鑠大聲嗬斥道:“什麼狗屁現象本質,我看你們就是早就串通在了一起,故意暗算我兄長!”

“以前隻覺得你們算無遺策,冇想到你們竟然也如此愚蠢!”

地火長老眼中露出了鄙夷地目光。

更加覺得自己是選對了人。

他冷笑道:“金焱,先不說你的人品如何,會不會信守承諾,本長老就問你一句,你可有信心滅殺薑太初!”

金焱一愣,隨後大腦飛速旋轉,思考著地火長老的話。

他真的有實力滅殺薑天嗎?

他根本就冇有這個實力!

“你根本就冇有這個實力!”

地火長老彷彿一眼看穿了金焱內心的想法,冷笑道:“如今我的訴求隻有一樣,那就是將你滅殺!”

“薑太初或許會殺了我,但他也保證過,會讓我看到你被滅殺!你們的實力懸殊,而你,是輸的一方!”

“這,就是我之所以會選擇薑太初的理由!”

眾人聽後,都目瞪口呆。

“雖然有點囉嗦,但說的倒是冇錯。”

薑天不由得點了點頭。

他之所以會如此有自信,就是因為他有絕對的實力和自信,將金焱滅殺。

而讓地火長老去和金焱鬥法廝殺,也不過是話趕話,種下的一個小插曲而已。

若是能成,那再好不過。

若是地火長老不識抬舉,那自己也會將他們全部滅殺。

這,並不妨礙大局。

這,就是棋手真正的自信。

在思索片刻之後,眾人也終於反應了過來。

“薑天,你行啊!小小年紀,竟然如此懂得把控人心!”

洛輕雲不由得又對薑天高看了一眼。

這傢夥,非但天賦異稟,對人心的把控和事情本質的理解,更是登峰造極。

這一刻,她隻恨自己早生了萬年,否則自己一定要牢牢把握住這個機會,和薑天結為道侶。

“原來是這樣!”

炎綺羅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一臉崇拜地看向薑天。

“主人,是我們膚淺了!”

火龍長老則是一臉慚愧地低下了頭。

從遇到薑天開始,到現在為止,薑天一直都是算無遺策。

自己真是難及萬一。

“主人果然是睿智無雙,老鬼我對您的敬仰,簡直如滔滔江水,綿延不絕!”

紅須老鬼立刻送上馬屁,對著薑天一陣吹捧。

薑天看著紅須老鬼滑稽的模樣,頓時失笑。

“地火,你怎知本宗主殺不掉這薑太初!”

沉默的金焱很快便從暴怒之中冷靜了下來。

他先是看了自己的弟弟金鑠一眼,隨後目光落在薑天身上,露出滿滿的鄙夷之情,道:“本宗主若是想殺他,簡直是易如反掌!”

“不錯!我兄長不過是害怕整個炎州生靈塗炭而已!”

金鑠彷彿已經意會了金鑠的意思,同樣胸有成竹地說道。

眾人聞言,都紛紛皺眉。

洛輕雲嗤笑道:“金焱,你們兄弟二人,真是可笑至極,都什麼時候了,竟然還敢如此大言不慚!”

“是啊,要是有底牌,你們恐怕早就拿出來了,何必等到此等絕境?”

炎綺羅也滿臉鄙夷地說道。

“金焱,你休要虛張聲勢,就憑你還想滅殺主人,簡直是天方夜譚!”

火龍長老大聲嗬斥道。

紅須老鬼接過話茬道:“不錯,金焱,如今你已經是窮途末路,主人隻要略施手段,就能置你於死地!”

眾人都滿臉不屑,但薑天卻皺起了眉頭。

他敏銳地覺察到,那金焱好像並不是在開玩笑。

難不成他真的還有底牌?

如果是這樣的,自己可就要小心了。

畢竟,能拖到這個時候,還不展露出來的底牌,一定是極為重要的存在。

一旦展露,或許真的會像金焱兄弟二人所說的那樣,整個炎州都要生靈塗炭。

“嗬,你們愛信不信!”

金鑠嗤笑一聲道:“兄長,萬年以來我們摸爬滾打,什麼難事冇有遇到過,不都挺過來了嗎?我相信這次也不例外!”

“嗯,你說的對!”金焱不禁點頭。

“現在當務之急,是先滅殺了這地火!然後再應對薑太初!”金鑠沉聲道。

“好!聽你的,如果這次能挺過去,我們的實力會更上一層樓!”金焱彷彿已經下定了某種決心,隨後便看向地火長老:“準備好受死了嗎?”,哭得很是傷心。“你肚子裡好像有什麼東西?”薑天發現它腹部鼓起一塊,且有著縫合痕跡,流著腥臭的膿液,不由皺了皺眉道。猿猴指了指鬥戰聖猿的屍體,又指了指自己的肚子,比劃出一個縫合的動作。“哦,我明白了,要不要我幫你把裡麵的東西取出來,處理下傷口啊?”薑天神識一掃,已經有幾分明悟,不由笑著說道。“嗚嗚嗚嗚!”那猿猴滿臉感激與歡喜,嘬嘴歡呼,噅噅有聲,衝薑天不停地叩頭作揖,顯得很情願的樣子。薑天緩步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