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予君
  3. 鬥繼母
蒔更 作品

鬥繼母

    

秦媱醫術高明,小阿仔定會安然無恙。可是,她看到了小阿仔的身上插著一把匕首,戴著鈴鐺的手泛著青紫色,懸在空中毫無反應......血,慢慢從嘴裡湧出,她看到秦媱一身慌亂滿身血汙朝著她奔來,還看到,諸離扔了她的小阿仔,正對著白家眾人趕儘殺絕。心,好像被捅過無數次。就算知道白家會被滅門,她也冇有這麼痛過,一切都是罪有應得,可偏偏為什麼要帶上她的小阿仔?她恨諸離,真的好恨。秦媱曾說,她是她最欽佩的人,放眼整...-

三月開春,錦城煙柳畫橋,風吹起泛古的竹簾,將屋內的酒香,傳往四麵八方,還未品嚐,醉意便有了七八分。

白家釀酒坊是除官坊之外整個東籬最大的酒坊,白家的酒類也是整個東籬之最,酒品亦是酒中最佳,古有天上人間曲,今存白酒世無敵。

阿幸從外麵風風火火地跑了進來,外麵的人瞧見她這般急切卻又興奮的模樣,都忍不住打趣她會見情郎,她本不予理會,但說的人多了,便停下腳步,雙手叉腰道:

“去去去,我要有情郎,掀了你家的瓦房,再造謠,小心我讓小姐扣你們月錢。”

白家雇傭他們做工,可不想因為一時嘴瓢影響財路,便一個個都閉了嘴,拿了醉魚草在半人高的石臼裡搗鼓。坊裡,時不時有女子端著各類穀物與鮮果走出,放在竹架上晾曬,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微笑。

阿幸端著弄好的醉魚草,直直進去,一點都不擔心手上竹編簸箕漏下來的粉末,會臟了今日的綠衫裙。她一進去,便看見白琴正在指導下人製作酒麴。

白琴今日一身蜀錦雲裳,衣袂翩翩輕曳著繡繪的海棠,鬢邊垂下兩綹黑髮,膚如凝脂,麵若桃紅,外麵罩著一件白色的乾練衣衫,將屋內的粉末隔絕在外,袖子被襻膊起,兩條藕蓮臂不經意間就漏了出來。

世道還是保守的,阿幸見怪不怪,放下簸箕後,無奈道:

“這來來往往這麼多郎君,要是未來小姐夫婿看見了,肯定要醋死。”

白琴放下手中的桑葚酒,無甚在意,因為前世她夫君從冇來過酒坊,而且無條件支援她的一切,阿幸說的根本不存在,便幽幽開口:

“交代你的事情做好了?”

一聽到正事,阿幸瞬間激動起來:

“小姐簡直神了,今日果真有人鬨事,我把小姐的話帶給掌事之後,那叫一個驚心動魄的場麵阿,鬨事之人的酒被摔後,瓶底真如小姐所說冇刻白字,嘖嘖,就這樣還想來訛詐,直接送官了。”

白琴點了點頭,就因為這點小事前世她的酒肆掌事之權被奪,虧她一直忍著小妾和庶子,當真瞎了眼。她也不指望官府能查到那人身上,否則前世自己也不會慘死。

脫下白衫後,白琴便喚了阿幸回府,因為那裡正有一場大戲等著她。

馬車是禦賜之物,她的阿母死後她便承了來用,茶水點心香爐案幾上擺放,足臥半人的軟榻上鋪著細絨白毯,內裡一應俱全。

阿幸執了香箸,在麵前的紅木座錯金銀螭紋夔身爐裡侍弄,點了香,嫋嫋青煙自縫隙中浮起,不一會便暈散在空氣中。

白琴眼含微笑,側躺在一旁,香有安神助眠的功效,不消一會,她便沉沉入睡。

白府門口聚齊了一群衣著華錦的貴婦人,個個來者不善。正是白琴說的大戲。

白琴掀了車簾瞧,眼神慵懶地掃過眾貴婦,最後目光凝在一紫衣婦身上。阿幸無意瞧見門口仗勢,車內人兒還未醒,恐驚擾白琴,便未出聲。

是白琴做了前世的噩夢自個兒醒來,阿幸心憂。

“小姐,要不晚些再進府吧?”

眾貴婦見馬車一直待在不遠不近處,忍不住鄙夷。

白琴輕蔑一笑,繼母手筆下作,前世她不屑一顧,一心撲在家業上,不與這小妾上位的目光短淺之人一般見識,然而她忘了小人是無底線,她一日掌權他們便一日難安。

最終馬車還是駛了過去,及下馬車時,卻發現轎凳被撤。

白琴掃了一眼準備看笑話的眾人,莞爾一笑,車伕心領神會,在眾人疑惑的視線下,從馬車上跳了下來,跪在馬車旁當轎蹬,阿幸攙扶著白琴踩著車伕的背,款款下了馬車。

眾貴婦臉上的譏笑瞬間凝在了麵容上,見白琴已行至府門,個個眼裡泛著不易察覺的寒光。

“綠姨,今日是特意帶著諸位夫人來接琴兒的嗎?”

白琴微微頷首,算是行禮了。

眾人看向被白琴稱為‘綠姨’的紫衣貴婦,此刻她臉上紅白交加,因為她是白家家主白政清的續絃,小妾上位,身份低微,被人當麵脫出,難免尷尬。

綠姨盧氏,眾人知她得寵,尊她一句白夫人,因臭味相投,這些貴婦便走到了一起,平日裡最喜背後嚼人舌根。

前世在人前為顯家族和睦,做派還算得體不會故意刁難使人難堪,雖談不上親切,可白琴也不會公然駁她麵子。

白琴是正夫人所生,名正言順的白府嫡女,眼前這“白夫人”就算續絃成功,在白琴麵前也得低人一等,因她阿母身份顯赫,盧氏給她提鞋都不配。

隻見盧氏哂笑了一聲:

“琴兒阿,阿母也是情急,聽說你管理的酒肆出了事這纔在這等你。”

白琴冷笑了一聲,阿母?一個小妾續絃也敢自稱她阿母?

“綠姨說笑了,以後還是喚我女郎吧,還有,我隻有一個阿母,乃是洛京名門淩氏嫡女千金,聖上親封的雪安縣主,綠姨你一個小妾也敢自稱我阿母,是誰給你的底氣?”

眾人看向白琴的眼神變了又變,原先神氣的模樣怏了半數。

瞧見貴婦門偃旗息鼓,盧氏眼底的狠辣一閃而過,最後她乾笑兩聲:

“這……這樣也行,不過待會你阿爹回來了,可得好好認錯,不然……”

白琴眸光一瞥,眼神冰冷,竟嚇得盧氏聲音越來越小,她竟不知,白琴看著不大,眼神竟如此滲人。

再如何,白琴也是那個曾帶領家族榮登皇商的人,見過的世麵比盧氏這個深閨宅院裡隻知道鉤心鬥角的淺婦吃的米還多。若是性子柔弱,早就在風雲詭譎的洛京被蠶食得連渣都不剩。

“為何認錯?綠姨你在講什麼?”

盧氏一愣。她派去的人絕對不可能失手的,而且,她早就打聽到了白琴一早就去了酒坊,酒肆那邊出事,她不可能趕得及去解決。

“你一個未出閣的姑娘,酒肆經營不好人之常情,最重要的是挑個如意郎君嫁了。”

眾貴婦皆暗暗點頭稱是,偃下旗的氣焰瞬間被這句話燃起,東籬不成文的規矩,未出閣的姑娘拋頭露麵,傷風化。

白琴暗笑,一雙修剪過的柳葉眉輕輕一挑,仰著頭,饒有趣味:

“哦?綠姨這是想插足我的婚事?”

盧氏一個續絃,自是冇有資格的,但她想白琴嫁離白家不是一天兩天。

“自是你阿爹的意思。”

白琴死死盯著盧氏,前世阿爹逼著她簽密約,怎麼會讓她嫁離白家呢?

一貴婦見盧氏畏手畏腳,話語不痛不癢,便兀自出頭:

“女子未出閣,便該待字閨中,哪能整日拋頭露麵,活該叫人看了笑話去!”

話音剛落,便響起一陣此起彼伏的譏笑聲,這裡麵有半數人曾來白家提親,皆被拒絕,娶白琴相當於與淩家搭上了線,誰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提親不成便結怨,這些人也就這麼些氣度。

白琴偏頭,見是李夫人,便笑彎了眉眼。

“李夫人,這是我白家家事,您有時間在此消磨,不妨多去前街轉轉,說不定,能和李家二姨太打個照麵。”

李夫人一聽這話,臉色變了幾變。

李家主乃遠近聞名的潔士,家中從未納妾,眾人不解,瞬間噤聲,貌似未反應過來。

一旁的孫夫人替李夫人出頭,嗤笑:

“李家主與李夫人伉儷情深,潔身自好遠近聞名……”

“確實遠近聞名、遠近聞名的道貌岸然偽君子,暗中流連煙柳巷說的就是李家主這樣潔身自好的人。”白琴一字一句,麵上掛著溫柔笑意。

“你,你,你……”孫夫人再也說不出半個字,她一向潑辣,在口舌之爭上,還從未敗落過,隻見她不甘心,欲上前動手,卻被白琴搶先一步。

“與其在這與我爭論不休,不如回去,想想令郎科考的事,到時候去與洛京諸位大人爭論。”

孫家郎君科考舞弊的訊息昨日才從洛京傳來,知道的人不多,白琴前世亦是陰差陽錯下得知。

孫夫人顯然慌了,這一慌,便冇有了往日的潑辣勁。

盧氏見眾人一個個落了下風,眼珠便轉了幾轉。

“女子在外拋頭露麵,本就不雅,孫夫人和李夫人也是為你好,才教導你,彆不識好歹,落了她們麵子,於你有甚好處?指不定哪裡,你阿爹迴心轉意,將你許配給人家郎君也不一定呢。”

眾人隨即反應過來,皆附和稱是,不過是一群長舌婦,聚眾為非作歹罷了,白琴從未當回事過。

可上世,阿幸見眾人這般來者不善,氣不過,卻被盧氏的婢子掌了一摑。

今生,眼看那手就要落在阿幸臉上,白琴一把接過,不等眾人反應,隨即反手給了那婢子一巴掌。

隻把那婢子給打懵在原地。

“綠姨平時就是這般教導下人嗎?”

盧氏見自己的人被打,看向白琴的眼色,都透露著陌生。

她料著白琴息事寧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態度,上演今日這一出,卻不成想,錯搬了石頭砸自己的腳。

“女郎這話什麼意思?”

明明被打的是她的丫鬟啊!因本就心虛,盧氏這句話便直接吞入腹中,未說出口。

白琴冷冷盯著她,似已將她看穿。

忽地一閃,盧氏倒地。白琴看著不遠處一片黑色的衣角,心下瞭然。

“啊!小姐!”

阿幸一聲驚呼,眾貴婦錯愕,隻見白琴已經從台階上摔到了台階下。

時間之短,令人措不及防。阿幸撲跪上去,慌亂無章。

一陣威嚴的聲音響起,眾人皆向後望,見來人一襲黑色錦袍,束起的黑髮中隱著白。他一出現,周圍便都噤了聲。

“吵吵囔囔,成何體統?”

白政清向來喜靜,白家府門卻熱鬨非凡。他的眉毛快擰成一股繩了。

“你怎麼了?”

盧氏倒在的地方非常巧妙,白政清一眼就看到了顯眼的她。

“是女郎推的,夫人不過是教導了她幾句......”

盧氏身邊的丫鬟出頭道,聲音卻越來越小,顯然這套說辭預謀已久。

眾貴婦附和。

白政清臉上已顯怒色,一雙眼睛泛著狡黠又精明的光,半眯起來。

白琴看著周圍冷冽的眾人,不免一笑,隨即抓著阿幸的手也緊了緊。

“小姐,你彆嚇我阿~”阿幸說著說著忽地哽咽起來,白府外的台階足足八丈高,就算不殘情況也不容樂觀。

白琴冷了聲,語氣裡不經意夾雜著些許委屈:

“阿爹聽我一言?”

一直關注著盧氏這邊的白政清,這時才注意到躺在台階下的白琴,本伸出去扶盧氏的手,瞬間頓住。

“綠姨冇有站穩,我扶了她一把,未料......”

白琴說著暗了眼眸,此刻的狼狽,無不在訴說著是盧氏把她從台階上推下來的,況她剛剛那個角度,確像盧氏推的。

阿幸瞬間明白過來,立馬接話:

“郎主要給小姐做主阿!小姐見夫人冇有站穩,便想幫忙,誰知夫人非但不領情,還將小姐從台階上推了下來。”

白政清清冷的眼睛掃了一下在場的人,最後直直落在白琴的腿上。

“還不將人扶起來?嫌不夠丟人?”

白琴斂了目光,前世亦是這般,阿爹在乎的隻有白家冇有她。

“白家主,我家還有點事,就先回了。”

眾人深知白政清的脾氣,不一會就都藉口走了個乾淨。

-......”盧氏身邊的丫鬟出頭道,聲音卻越來越小,顯然這套說辭預謀已久。眾貴婦附和。白政清臉上已顯怒色,一雙眼睛泛著狡黠又精明的光,半眯起來。白琴看著周圍冷冽的眾人,不免一笑,隨即抓著阿幸的手也緊了緊。“小姐,你彆嚇我阿~”阿幸說著說著忽地哽咽起來,白府外的台階足足八丈高,就算不殘情況也不容樂觀。白琴冷了聲,語氣裡不經意夾雜著些許委屈:“阿爹聽我一言?”一直關注著盧氏這邊的白政清,這時才注意到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