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朕,乃萬歲!
  3. 第8章 好個風流不羈的古郎君!
生哥是也 作品

第8章 好個風流不羈的古郎君!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柳玉燕還是個二八年華的少女。

她水眸清澈純淨,麵容白嫩如雪,青絲紮成馬尾束在腦後,一身寬鬆素衣,身姿玲瓏有致。

乍一出現,就引起了不少人的稱讚。

就連鄭淵也暗暗吃驚,柳玉燕這清麗脫俗的模樣,放在前世絕對是‘神仙姐姐’那種級別的明星。

呂翦雙目圓睜,透露出驚喜之色:“此女之貌,甚合我意!”

“呂兄既然喜歡,等比試結束,不妨去追上一追!”鄭淵含笑說道。

“唉,我……怕是冇這機會了。”呂翦臉上顯出些許的黯然和失落。

“呂兄莫不是怕那神霄將軍的紈絝子?”古玉堂拍了拍胸口,自通道:“你隻管去和趙元一爭高下,若他敢仗勢欺人,兄弟我定會出手掃清障礙!”

此言一出,呂翦和鄭淵心中皆是一驚,按照剛纔的話來看,這古玉堂也是有些背景的人。

三人相識到現在,隻知道對方名諱,其餘背景來曆之事一概不知,也一概不問。

像這等不論出身貴賤,身份高低,隻管意氣相投的清水之交實為難得,故此他們都格外珍惜。

呂翦無奈歎氣:“若隻論神霄將軍的名頭還嚇不倒呂某,問題是出在……呂某自己身上。”

“人生在世不就圖一爽快,何必自取煩惱,呂兄乃大丈夫,行事如此瞻前顧後,可不太像話!”鄭淵含笑道。

“呂兄若是羞臊,等比試結束後,小弟可代你向那柳姑娘約個時日!”古玉堂笑嘻嘻道。

呂翦麵目一滯,顯然有些意動,但在思慮一番後,還是搖頭道:“此舉太過孟浪唐突,不妥不妥……”

“呂兄此言差矣,是俗是雅,還得玉堂兄試後才知。”鄭淵在旁附和。

“就是,如此絕代佳人,若讓趙元那二世祖遭了去,豈不可惜?”古玉堂拍著呂翦肩頭,語重心長。

“有理,有理!”鄭淵點頭稱是。

“此事容後再說吧。”呂翦爭辯不過,隻得悻悻轉頭看向五樓的柳玉燕。

不過相比之前,他眼神裏愛慕之意愈發明顯。

錚錚!

長音跳動,歡快輕盈的箏樂迴響在樓內。

柳玉燕美目低闔,玉指覆弦,專心致誌的彈奏著曲子。

這首名為‘喜日’的曲子難度極高,但在她的手中卻聽不出一點生澀和亂音。

樓中之人如癡如醉,心神被聲樂牽引,彷彿回到幼年在廣闊田間肆意奔跑玩耍的時候。

一曲終了。

柳玉燕依偎在窗邊等待著三師打分。

“好!”

這時,一聲不合時宜的喝彩響起。

眾人紛紛望去,隻見趙元腦袋探出視窗,向高樓的柳玉燕鼓掌獻媚。

柳玉燕冇有理睬,別過頭去,眼中露出些許厭煩。

“音律無差,節奏極好,想來此曲你也練了許久,當得嘉獎!”天箏陶青直接舉了個‘拾’的牌子。

“多謝陶師肯定。”柳玉燕莞爾一笑。

場上三師,她最重陶青,因此獲得認可,自然是欣喜非凡。

而鼓魔方瀚和琴仙許夕音卻是道出了些許瑕疵,分別舉了個‘玖’和‘捌’的牌子。

“十九八,柳玉燕得分二十七,暫居第一!”

樓內掌聲雷動,給予了充分的肯定。

“好,哈哈,真好!”呂翦忘我的笑著,手掌都快拍紅,渾然不知身後鄭淵和古玉堂是用什麽眼神看他。

接下來的比試,都是些名不見經傳的選手參賽。

除了幾個朝廷大員的妻妾和子女給了個麵子分外,其他人分數能超過二十的隻有三個。

可縱使如此,比試的經過依然精彩萬分。

平時那些高高在上的貴人,能露於人前表演,不論好壞,都會是件趣事。

“龍兄弟,等會該輪到我們上場了。”

古玉堂手中拿著兩枚印著‘三五’‘三七’字樣的木牌。

“啊?這麽快!我還冇準備好呢。”鄭淵搓了搓手,顯得有些緊張。

“賢弟放心,為兄先給你做個表率。”古玉堂自信滿滿,將‘三七’字樣的木牌遞給鄭淵。

“行吧。”

鄭淵麵露猶豫,還是接過了木牌。

“二位賢弟,今日當著這麽多人的麵,你們可要好好出個風頭啊!”呂翦一臉鄭重。

“那是自然!”

古玉堂胸有成竹,臉上的傲意完全不加掩飾。

“下一位,商(二)層玄字六號雅間的選手!”

窗外傳來一陣渾厚的聲音。

“終於來了!”

這一刻,房間內的三人心跳急劇加快。

雖然忐忑不安,但古玉堂依舊從容不迫的走到窗邊,然後一躍而起,動作極為瀟灑地跳上了高台,非常騷包地向四方之人拱手一禮:“小生古玉堂,今日要表演的是古鍾技。”

見此情形,鄭淵和呂翦齊齊扶額,一副不忍直視,非常傷腦筋樣子。

當然,古玉堂俊朗的麵龐還是贏得不少貌美女子的側目……以及其餘男子的鄙夷和敵視。

“居然是他……”

在場也有人認出了古玉堂的來曆。

做完這一切。

古玉堂不再嘩眾取寵,拿起兩根銅槌,走向一旁的編鍾,富有節奏的敲了起來。

“居然是失傳已久的古鍾絕曲——月宴!”

鼓魔方瀚立刻認出了古玉堂所奏之音。

此言一出,台下之人無不驚訝萬分。

月宴之所以被稱為絕曲,那是因為曲譜已失傳了兩百餘年,如今此曲再現人間,自然是免不了一番討論的熱潮。

叮叮叮,鐺叮鐺……

鍾聲悅耳,似山澗清泉流響。

古玉堂心神陶醉其中,麵容悠然自得,敲鍾的節奏更是從容有序。

那股從骨子裏流淌出來的瀟灑不羈,讓看戲的鄭淵和呂翦大為歎服。

“古兄弟風姿卓絕,厲害厲害!”呂翦嘖嘖稱奇。

“玉堂兄平日裏不顯山露水,今日才得見其真正風采!”鄭淵默默豎起了個大拇指。

隻可惜二人發自內心的稱讚,古玉堂是無緣聽到了。

五樓某個雅間。

一名頭戴金飾,口塗紅唇的美人臉含笑意:“好個風流不羈的古郎君,今此一見,當真不凡!”

鐺!

一曲奏罷。

古玉堂放下手中銅槌,謙遜地向麵前三人一禮。

“小生鍾曲月宴已奏成,還請三師點評。”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