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會跑的熊 作品

第1章 少年初現

    

美得足以讓日月失色,百花羞澀。她的溫柔,連天上的仙子也難以比擬。任何一個有幸目睹她芳華的人,都永生難忘,江湖之中,仰慕者無數。桃花島的大小姐,機靈聰慧,才智出眾。永樂十年的那會兒,跟著黃藥師出了小島,一曲簫音就把全真教給鎮住了,連王重陽都忍不住讚歎她的美貌,說道:“這等美貌,道士見了也得心動。”不過因為她在江湖上露麵少,認識的人不多,江湖排名才屈居第四。陰陽家的那位女神長老,掌管木部,執行王命捉拿...-

青山連綿,奇石錯落,山脈蜿蜒如龍,伸展至遠方。

“嘚嘚嘚嘚”,山間小徑上,一匹白馬踏著輕快的步伐,背上的白衣青年吹著口哨,心情甚是暢快。

這位青年風度翩翩,雙眼明亮,牙齒潔白,容顏俊美,長髮隨風輕舞,真是瀟灑非凡。

腰間掛著一柄亮白長劍,劍穗輕輕搖曳,馬側則懸著一杆銀白長槍,槍尖閃爍著寒星。

“籲!”白馬來到懸崖邊緣,青年手握韁繩,停下了腳步。

他騎著高頭大馬,眺望遠方,那宏偉的乾元城全景儘收眼底。

乾元城龐大壯觀,非得立於山巔,方能一睹其真容。

“嘿,這日子過得飛快,一眨眼我來這世上也十年啦!”易雲望著下方的城池,心中不禁泛起層層漣漪。

他算得上是這裡的本地人,又像個外來客。

三歲那年,頑皮的易雲不慎從高處跌落,腦袋著地,昏迷不醒。

待他醒來,腦中不僅多了段奇異的記憶,還多了三樣寶貝。

一個紫檀木製成的寶匣,刻滿華麗花紋,匣蓋上陰陽卦圖鮮明。

還有一個紫皮葫蘆,寶光流轉,圓滾滾的肚皮上刻著“卦爐”二字,頗為神秘。

易雲手中握著一本奇特的書,這書非金非鐵,模樣像是玉石,卻蒙著一層灰濛濛的霧氣。

他糊裡糊塗地,也不知是記憶覺醒還是穿越到了這裡。

這感覺,就像是莊周夢到了蝴蝶,還是蝴蝶夢到了莊周,虛虛實實,讓人摸不著頭腦。

一番波折後,易雲的神智像是被打開的閘門,靈魂與記憶交織融合,越來越多地以穿越者的記憶為主導。

對這個新世界熟悉之後,易雲興奮不已。

這裡不是曆史上的任何地方,卻將無數武俠世界的人物齊聚一堂。

雪月劍仙李寒衣,威震四方的北涼鐵騎,武當山上的張三豐,還有那美女如雲的移花宮,令人膽寒的羅網殺手組織。

這些武俠小說中的角色,有的名動天下,有的還在等待時機。

正當易雲沉浸在這份驚奇中時,耳邊突然傳來一陣打鬥聲。

他疑惑地朝聲音的方向望去,然後雙腿一夾馬腹,決定探個究竟。

他這趟前往,心中自有幾分把握。

這份自信,全來自於他腦海中那三件神秘莫測的神器。

十二歲之前,他一直在努力喚醒這三件神器,直到那年,終於成功煉化,而它們的使用方法,也自然而然地浮現在了他的腦海中。

每當易雲招兵買馬,那神秘的無雙寶匣便興奮地吐出一件奇珍異寶,彷彿在說:“看,這是給你的驚喜!”

身邊紅顏知己每增加一位,無字天書便像個頑皮的孩子,在陰陽之氣中翻滾,顯現出一份份不為人知的傳承。

助人為樂的易雲,每達成一個心願,無瑕藥葫就蹦出幾顆丹藥,似乎在說:“這是你應得的獎勵!”

初次見麵,三件神器大方地送上厚禮。

“君子之傳”寶劍從無雙寶匣中躍出,銀光閃閃,威風凜凜。

無字天書一翻頁,一部《景相煉神訣》讓易雲眼前一亮,心中暗喜。

易雲本就天資聰穎,加上無字天書的助力,內力如魚得水,境界一日千裡。

那無瑕藥葫更是大方,直接吐出蛻凡丹,易雲的根骨資質得到飛躍,其經脈拓展,短短六年,便站在了先天之巔。

如今,二十一歲的他,距離宗師僅一步之遙,笑傲江湖。

南宮仆射瞪視著石觀音,嘴角掛著一抹血跡,眼裡的怒火幾乎要噴發出來。

石觀音卻輕蔑地笑著,眼中滿是得意之色。

“哎呀,南宮大美人,這副模樣真是讓人心疼。”她瞥了一眼南宮仆射那令人窒息的美貌,心中不免有些泛酸。

南宮仆射的美,彷彿是天地間的傑作,讓人忍不住多看一眼。

石觀音自己也是美人中的美人,眉眼如畫,紅衣似火,猶如烈焰中舞動的精靈,不知有多少人為之傾倒。

可站在南宮仆射身旁,她總覺得自己少了點什麼。

“這世上,怎能有人比我更美?”石觀音心中暗想,她要讓那些比她美的女人,付出代價,讓她們痛不欲生。

“時間差不多了,你那寶貝藥效就要發揮啦,找個男人陪陪吧!”石觀音揶揄道,心中滿是得意。

南宮仆射臉色驟變,似乎預感到了什麼。

“你給我吃的是什麼?”她追問。

“這不是已經心知肚明瞭嗎?”石觀音心情大好,她不僅要奪走南宮仆射的容顏,更要讓她失去最珍貴的東西。

石觀音美則美矣,內心卻扭曲至極,絕不允許有人比她更加美麗。

石觀音心中暗恨,那些顏值勝過她的,她巴不得讓她們嚐嚐生不如死的滋味。

南宮仆射,恰好成了她這次的眼中釘。

話音才落,南宮仆射就察覺身體起了異樣。

一股熱浪在體內翻滾,猶如夏日的驕陽,讓人難以承受。

她急匆匆地調動內力,想要把這股熱浪壓製下去。

哪知這熱浪卻如同頑皮的孩子,越壓製反而越猖狂。

南宮仆射的臉龐變得如同晚霞般豔麗,那雙眸子也蒙上了一層水霧,美得讓人窒息。

石觀音眼中閃過一絲嫉妒,她真想立刻毀了這張迷人的臉。

但,她更想看到南宮仆射痛苦掙紮的樣子。

南宮仆射咬緊牙關,心中呐喊:“我不能就這樣放棄!”

大仇未報,她怎能就此罷休?

“真要命,這股力量太強了。”南宮仆射心中焦急,不知石觀音給她吃了什麼奇藥。

就在這危急關頭,一陣清脆的馬蹄聲打破了沉默,由遠及近。

石觀音好奇地朝聲音來處望去。

一位白馬青年,正迅速靠近。

南宮仆射在模糊的視線中,看著那身影,心中湧起一線希望。

就算容貌儘毀,貞潔不保,她也願意,隻要能活下去。

她,要為自己討回公道。

南宮仆射的必殺名錄上,新添了一位人物——石觀音。

石觀音瞧見易雲現身,雙眸瞬間閃過一絲亮光。

-他的女兒慕容秋荻,美得如同畫中人。慕容秋荻天賦異稟,早早跨入宗師行列,雖然名次不高,但實力不容小覷。在宗師榜上,她雖排名靠後,但潛力無限。江南地界,除了那名聲顯赫的慕容家族,還有南少林、南丐幫等各路英雄豪傑。門派眾多,百花齊放。這兒的繁華,引得朝廷也眼紅,六扇門、錦衣衛的高手,紛紛在此安營紮寨。洞庭湖畔,葦塘深處,藏著一座神秘的莊園——參合莊。慕容家的產業,不是那麼容易接近的。莊內還施閣,收藏著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