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會跑的熊 作品

第10章 盜聖白展堂

    

,隻需一口,就能讓人血濺當場。傳說中,袁承誌就是從它身上悟出了金蛇劍法。那書裡的絕世高手,玉真子,也因它而命喪黃泉。這金蛇珍貴非常,連五毒教主何耀思都未曾擁有,僅有前兩任教主的寵物享有此待遇。“真是蛇中王者啊!”易雲喜上眉梢,又掏出一個玉盒,真氣一吐,輕輕鬆鬆將金蛇收入盒中。金蛇在盒子裡左衝右突,卻是白費力氣,易雲哪能讓它跑了?隨後,他又順手捉了兩條金銀血蛇,雖然比不上黃金玉煉蛇,但也是名聲在外的...-

“喂,你們聽說了嗎?南宮仆射那榜首位置,被咱們乾州的小王爺給摘了!”

“不是吧?哪個小王爺啊?”

“管它真假,反正大家都是這麼傳的,除了乾州那位,還能有誰?”

“你是說易雲?”

“對頭!”

“我記得秋靈素也在他府上呢。”

“可不是麼。”

“哎呀,這福氣,真是讓人眼紅啊!”男子咂吧著嘴,滿臉的羨慕。

“一個榜首,一個第三,小王爺這桃花運,簡直冇誰了!”

“小王爺和南宮仆射,怎麼會扯上關係呢?”

“這我哪知道。”

“那就等著瞧吧,如果南宮仆射真成了小王爺的人,下回的胭脂榜,估計就見不到她的名字咯!”

“啊,這奪妻之仇,真是讓人咬牙切齒!”眾人羨慕中,也有人暗中嫉妒。

“一個潛龍榜上的才子,一個胭脂榜上的佳人,真是天生一對啊!”

“我先是傾心秋靈素,結果她成了彆人的妾;後又迷上南宮仆射,哎呀,又成了彆人的妻。這,這如何能忍!”

欽天監的人馬不停蹄,緊急調查此事。

他們帶著官方的威嚴,直奔乾元王府,一探究竟。

事情一經覈實,胭脂榜立刻有了變動,南宮仆射的名字被撤下。

婠婠順位而上,成了榜首,師妃暄、沈璧君依次上升。

新人總是要填補空缺,藥王莊的小醫仙程靈素,就這樣入了榜。

年紀輕輕,卻已有傾國傾城的資本。

南宮仆射的除名,無疑向世人證實了訊息的真實性。

一時間,輿論嘩然。

許多人雖已有心理準備,對此卻仍免不了驚訝。

訊息究竟是如何傳得如此迅速?

這一切,都源於石觀音的暗中操作。

易雲騎馬穿過城門,耳邊不時傳來酒樓食客的議論。

他卻不以為意,心想:這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何必藏著掖著?

易雲在馬背上搖搖晃晃,走過了不少城鎮,這日,他經過了一處小鎮,本想疾馳而過,卻被一塊石碑吸引,停下了腳步。

“嘿,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七俠鎮?”他瞪大了眼,想起了兒時看過的電視劇。

“興許這裡真有那幾位英雄豪傑呢。”他抬頭望瞭望天邊,夕陽如金,已掛在了西山之巔。

“罷了,今兒個就在這小鎮過夜吧。”他輕拍馬頸,慢悠悠地向鎮中行去。

而易雲尚未察覺,鎮中正上演著一出好戲。

“砰砰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後,門吱呀一聲開了。佟湘玉探出頭來,一見來人,不禁愣住。

“你…你怎麼這時候來了?”她原以為是老友白展堂,卻不料是姬無命。

“心肝兒”,姬無命傻笑著,眼神迷離。

他雖非真傻,但此刻顯然是失了神誌。上月,京城刑部大牢的坍塌讓他得了自由,也失去了記憶,於是他流浪至此,尋找往昔。

“你怎麼又回來了?”佟湘玉強作鎮定,麵上帶著笑,輕輕一推,卻冇想到姬無命懷中的寶物“嘩啦”一聲,散落一地,閃花了眼。

眼前的金銀珠寶,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亮,佟湘玉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這些是打哪來的?”

“嘿,給姑孃的見麵禮嘛。”姬無命咧開嘴,傻樂著。

“這些個東西,可都是不義之財,小貝不會接受的,你呀,還是自己留著吧。”佟湘玉揮揮手,態度堅決。

“那好,咱們換個新鮮地界,重新來過。”

“怕是你冇聽明白,我是說,你一個人走。”

“這是為何?”姬無命一頭霧水。

“你這一走多年,我心裡早有了彆人。”佟湘玉直視姬無命,嘴角掛著一絲戲謔。

“有了彆人?”姬無命心裡盤算著,“該不會是老周吧?”

“老周?”佟湘玉一愣,心想這客棧裡何時出了這麼一號人?

“就是那個皮膚白皙,模樣俊俏的。”

“得,他姓白。”佟湘玉不假思索,隨口就答。

“姓白?”姬無命一愣,彷彿觸動了什麼機關。

“姓白。”這個名字像是一把鑰匙,瞬間解鎖了記憶的寶箱。

姬無命眼中閃過一絲精光,迷茫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戾氣。

佟湘玉瞧著他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臉色不由得煞白。

“你,你全都想起來了?”她的聲音裡帶著顫抖。

“多虧了你啊,”姬無命冷笑一聲,摩拳擦掌。

“小姬,”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白展堂如風一般現身。

“白玉湯,先拿你開刀!”姬無命瞪著白展堂,滿眼都是仇火,若非那次被點了穴,哪會落得這般田地,刑部大牢裡也不會有他的身影。

這些日子,姬無命滿腦子都是報仇雪恨。

新仇舊恨交織,他再也按捺不住,猛地撲了上去。

白展堂雖是盜聖的名號響噹噹,但真論起武功,卻不是姬無命的對手。

交手之下,白展堂立刻吃了虧。

郭芙蓉見狀,也顧不得多想,一頭紮入戰團。

“排山——”

“去你的!”姬無命一揮手,郭芙蓉痛呼一聲,嘴角掛了彩。

郭芙蓉出身武林世家,可惜武功不怎麼樣。

“芙妹!”見郭芙蓉受傷,呂秀才急得跳腳,趕緊上前扶住她。

“還有誰?一併解決了,讓你們黃泉路上有個伴兒。”姬無命殺氣騰騰。

“籲——”就在這緊張時刻,門外響起一個聲音。

眾人齊刷刷地回頭。

這會兒竟然還有人上門?

“有人在嗎?我要住店。”門外傳來一個年輕的聲音,來者不是彆人,正是易雲。

易雲風塵仆仆地走到同福客棧,抬頭望著那塊金光閃閃的招牌,心中暗笑:“這燈籠亮堂堂,門卻緊閉,裡頭必有蹊蹺。”

“客官,真的打烊了。”佟湘玉的嗓音透著門縫飄出,帶著幾分無奈。

“我出雙倍!”易雲不死心,他可是急需找個地方歇腳。

“嘿,你這是自己送上門啊。”姬無命在暗處冷笑,心想這次可是碰到肥羊了。

他可是盜神,這麼好的機會豈能錯過。

“唉,要糟。”白展堂在一旁搖頭,似乎已經預見到了什麼。

姬無命伸手推門,就在這時,一道寒光閃過,直取其要害。

“嘿!”他輕功一提,身形如燕,躲過了這突如其來的攻擊。

這盜神的名號,可不是吹的。

易雲提槍跨入客棧,環顧四周,心中一緊:“果然有貓膩。”

“小王爺!”郭芙蓉眼見易雲出現,驚喜交加,彷彿看到了救星。

-雲微微點頭,心中暗自讚賞,這老江湖,還挺會來事。就算有什麼小插曲,他也會網開一麵。“去包間吧。”老鴇笑吟吟地引路。這間包間,可是專為易雲而設,即便他久未來訪,也始終空置,不供他人所用。獨一份的待遇,整個乾元城,也就他一人而已。易雲踏入這間熟悉的包間,每一件擺設,每一樣裝飾,都讓他感到親切。往日練功疲憊時,他便會來此小酌幾杯,聽聽小曲,放鬆身心。這包間寬敞得很,客廳臥室兩套間。客廳中央,一張桌子,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