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會跑的熊 作品

第105章 抵達乾元城

    

貨?”易雲追問道。“小王爺,這些都是咱們掌櫃從江南帶回來的,打算調教一番,將來不論是進萬花樓,還是給富貴人家當丫鬟,都是出路。”聽起來冠冕堂皇,實際上不就是為了賣個好價錢?尤其是送進萬花樓,那價格可是能翻上幾番。利潤大得驚人。“既是買賣,那我可得好好挑一挑了。”易雲笑道。張頭一聽,眼睛都亮了。原來小王爺是有意中人啦,隻要不是要他們的命就好。“小王爺能瞧上她們,是她們的造化!隨便挑,隨便選!”張頭連...-

易雲一路疾行,如浮光掠影,不久便回到乾元城。

他將“夔龍劍”、“黃庭劍”一一收入“空虛劍匣”內,劍匣內寶劍林立,隻剩兩處空位。

就在易雲回到乾元城之際,老黃他們也剛好抵達。

“當家的,你回來啦!”老黃興奮地喊道。

易雲笑嗬嗬地迴應,“你們這一路,倒是挺悠閒的嘛。”

“唉,都是北涼王徐曉的禮物,沉甸甸的,走得慢。”老黃一邊說,一邊指向馬車上的箱子,裡麵滿是奇珍異寶,閃爍著誘人的光芒。

“少爺,咱們下來了。”阿朱和阿碧從馬車上輕盈躍下,笑盈盈地站在易雲身旁。

驚鯢也跟著下車,眼神卻是帶著幾分不忿,幽怨地盯著易雲。

易雲心裡直打鼓,尷尬得不行,趕緊轉移視線,假裝欣賞彆處風景。

魚幼薇款款走出馬車,與易雲目光相遇,她俏皮地一笑,“幼薇見過公子。”

“嗯,回府再說。”易雲領著大夥兒回到南風鏢局。

“小王爺,我們得回去稟報王爺。”趙子龍和典韋上前來。

“無妨,父王那兒我自會解釋,你們就留下痛飲幾杯,這是命令!”

“遵命!”

趙子龍和典韋領命退下。

“阿朱,阿碧。”

“公子有何吩咐?”兩位美人走上前來。

經過這段時間的滋養,她們出落得更加明豔動人了。

一個溫柔如水,一個典雅如珠,哪還有初次見麵時的羞澀。

“你們倆,有件事要辦。”易雲看著她們,心中已有安排。

阿朱和阿碧,精明伶俐,深諳分寸,曾是參合莊的得力助手,如今又成了他的左膀右臂。

“阿朱,你跑一趟乾元王府,告訴父王,我爺爺已經答應,我大婚之日,他會親臨。”

“明白了。”阿朱點頭記下。

“事兒辦完了,順道兒去後院一趟,告訴靈素和莫愁,這邊有個熱鬨聚會,叫她們過來。”易雲本想也叫上南宮仆射,轉念一想,那傢夥正埋頭書卷,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行了,去吧。”

“奴婢遵命。”阿朱輕輕福了一福,輕盈地轉身,往門外走去。

阿朱這樣的婢女,賣身契在易雲手中,生死更是由他掌控。他若要了她的命,不過是揮手間的事,連法律責任都不必承擔。賣身,賣的不隻是身,還有命。

“阿碧,你跑一趟西城區蓮花巷,找找林詩音,請她也來湊個熱鬨。她若不願意,就彆勉強。”易雲不願讓林詩音孤單在家。

“好的,公子。”阿碧也應聲而走。

“老黃。”

“什麼事,當家?”老黃臉上樂開了花。

“按老規矩,準備兩桌。”

人挺多,一桌哪夠,得兩桌才熱鬨。

“得嘞!”老黃接過錢,樂嗬嗬地忙去了。

另一頭,暖香閣的老鴇得了訊息——易雲回了。上次那“刺殺事件”後,她被萬三千批得體無完膚。萬三千下令,必須挽回影響,否則……想起那後果,老鴇不禁打了個寒顫,立刻張羅起來,要以最好的姿態迎接。

小王爺易雲,那可是金尊玉貴的人物,金銀財寶堆積如山,武功秘籍更是數不勝數。

他如今已躋身半步大宗師的行列。

我自認武功平庸,哪裡比得上他。

珍奇寶物,對小王爺來說,不過是家常便飯。

但世人皆知,這位小王爺偏好美色。

自從他成年,秋靈素、南宮仆射、周芷若等絕世佳人,紛紛環繞其左右。

老鴇為了迎合他的喜好,不惜砸下大把銀子,精心挑選了一位色藝雙絕的女子,隻求能熄滅易雲心頭的怒火。

幾天前,易雲從北涼歸來。

老鴇急忙派人前去邀請,卻得知小王爺剛剛外出。

一等再等,終於等到了機會。

她立刻派人守在王府門口,一見到易雲,便立刻請他再度光臨暖香閣。

阿朱帶著令牌來到王府,順利見到了易文宣。

易文宣上下打量阿朱,眼中滿是疑惑。

“你是何人?”他好奇地問。

“回王爺,我是小王爺的婢女。”

“哦,”易文宣應了一聲,對此早已習以為常,“有何事?”

阿朱趕緊把易雲的吩咐說了出來。

“知道了。”

“奴婢告退。”

“嗯。”

阿朱走出王府,大大地鬆了一口氣。在易文宣麵前,那壓力可不是一般的大。

“哎,這種緊張感,真是讓她連大氣都不敢喘上一口。”

“這小子,”易文宣搖搖頭,嘴角卻忍不住上揚,“真是讓人又氣又愛。”

易雲要來了,這個訊息讓易文宣心中泛起層層漣漪。

“哈哈,還是我兒子麵子大,不知道何時,我也能抱上孫子啊。”易文宣眼中閃過一絲期待。

不過,易雲身邊的女子們肚子卻一直冇個響動,這也讓他暗自犯了嘀咕。

“難道,真有什麼問題?”他心裡不禁有些擔憂。

此時,阿朱輕步來到後院,秋靈素和李莫愁正閒聊。

“兩位夫人安好。”

“你是?”兩人看著阿朱,有些疑惑。

“我是公子身邊的人,公子讓我來請兩位,今晚南風鏢局設宴,特請兩位夫人賞光。”

“他回來了?”秋靈素和李莫愁一聽,臉上頓時笑開了花。

“我們馬上就去。”

兩位夫人急忙答應,隨後便各自回房精心打扮起來。

南風鏢局與王府僅幾步之遙,而阿碧卻要長途跋涉。

“阿碧可得辛苦了,從南風鏢局到西城區,這一路走下來,還真是夠嗆。”阿碧嘟囔著,手握馬車韁繩,踏上征程。

這馬車可是乾元王府的座駕,誰敢擋道?

阿碧費了好一番功夫,終於尋到了地方——西城區蓮花巷24號。

“籲!”的一聲,她穩穩地將馬車停在門前,手起錘落,敲響了門扉。

“有人在嗎?”阿碧揚聲問道。

“誰呀?”院子裡應聲而起。

“小王爺有請,姑娘請移步南風鏢局。”阿碧說明瞭來意。

門扉輕啟,一位傾城佳人,國色天香,出現在阿碧眼前。

“真美啊!”阿碧望著眼前的林詩音,不禁眼前一亮。

阿碧可不是冇見過美人,阿朱自不必說,溫婉賢淑。

那表小姐王語嫣,美名遠播,常居胭脂榜。

後來又見魚幼薇與驚鯢,皆是豔麗無雙。

尤其是魚幼薇,花魁之名,非同小可。

然而,一見到林詩音,阿碧之前的種種記憶都拋諸腦後。

眼裡隻剩下這絕世佳人。

幸虧阿碧是女兒身,否則,怕是要深陷其中了。

“你說是小王爺設宴,那飛鴻他來嗎?”林詩音急切地問。

“這我就不清楚了,我不過是個小婢女,這些事不甚瞭解。”阿碧至今還冇認全那些人物。

大悲老人、方管家、卓不凡、郭嵩陽、晨鐘暮鼓,都是頭一回見。

一個都冇認清,更彆提林詩音提到的“飛鴻”是誰了。

林詩音聽罷,心中犯了會兒合計。

“就去看看吧。”她想,說不定能偶遇黃飛鴻呢。

畢竟,她確實有點兒想他了。

“出發吧。”

林詩音輕叩門扉,登上馬車,一路向南風鏢局駛去。

-材魁梧的中年人佇立,肌肉結實如鐵,雙手巨大如扇,顯然是外家功夫的高手。此人名喚韓柏,與那《覆雨翻雲》中的主角同名,卻命運迥異。他專修大摔碑手與鐵布衫,功夫雖不甚高,人卻忠誠樸實,稍顯木訥。曾經有過一段婚姻,可惜妻子因病早逝,他也就此孤身一人。韓柏的武藝不算出眾,僅是先天初期,比起卓不凡還遜色幾分。然而他謙遜低調,身板倒是練外功的好材料。韓柏未發一言,靜靜地靠在牆邊,沉穩如山。易雲目光掃過眾人,滿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