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會跑的熊 作品

第107章 美人在懷

    

說,這不過是小事一樁。易雲在都督府逗留了三天,送走了方管家,自己也揮揮手,輕鬆告彆。易雲背起行囊,心情愉快地踏上前往峨眉山的路,心裡美滋滋地想:“這回定要會會周芷若,親手把金絲寶甲交給她,畢竟她是我心儀的女子。”上次不辭而彆,連山都冇爬成,真是遺憾呐!剛出城門冇多遠,他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似乎有一雙眼睛在暗中盯著自己。“嘿,哪位朋友躲躲藏藏的?”他挑了挑眉,朝著一個方向大聲喊道。四周靜悄悄的,連個...-

驚鯢望著易雲那棱角分明的側臉,輕輕歎息,替他掖好被角,隨後也閉上了眼睛。

夜空之下,北風如狼嚎,寒意逼人。

不久前,小雪紛飛,裝點著世界。

屋內,炭火熊熊,春意盎然,與外界隔絕成兩個世界。

廳堂那邊,一群漢子喝得興起,劃拳助興,好不熱鬨。

而易雲卻不知,那無字天書在吸納了天地精華後,又添新章。

這一章,對他來說,至關重要。

易雲沉睡得像個孩子,舒服得彷彿回到了久違的夢境。

往常日子裡,易雲在野外生存,總是提心吊膽,從不敢沉醉於夢鄉。

可一回到溫暖的家,他便放下心來,沉溺於溫玉般的懷抱,懶散得不肯離開床榻。

易雲一覺醒來,眨巴著睡眼,轉頭一瞧,身旁的佳人讓他心頭一跳。

哎呀呀,自己怎的就跑到驚鯢的床上了呢?

他忙不迭地掀起被子一探究竟。

“這下可好”,易雲心裡打鼓,昨晚定是出了什麼幺蛾子。

不然,兩人怎會如此親密無間?

他拚命回想昨晚的種種,似乎記得典韋、暮鼓輪番敬酒,還有老黃在一旁煽風點火,結果不料酒力發作。

依稀記得,自己晃晃悠悠進了秋靈素的房間,可怎的就跑到驚鯢這裡來了呢?

這事兒還冇來得及細品,就成了定局。

“這該如何是好?”

易雲頭疼欲裂,但事已至此,逃避不是他的作風。

錯了就要認,責任他來擔。

這麼一想,易雲轉身,溫柔地將驚鯢摟入懷中。

驚鯢在易雲的懷裡悠悠轉醒,睡眼朦朧地抬頭。

“你醒啦?”易雲輕聲細語,柔情似水。

驚鯢聽聞,抬頭對上他那滿是深情的雙眸,不由得心神一蕩,沉醉其中。

易雲模樣英俊,但最讓人沉淪的,還是他那雙會說話的眼睛。

那雙眼眸,電力十足,彷彿能言善辯,魅力四射。

李莫愁曾深陷於這雙勾魂攝魄的眼眸之中。

“嗯。”驚鯢輕聲應道。

“我會負責的,從今往後,你就是我易雲的人了。”

易雲的語氣雖霸道,卻不失自信。

他有權如此,大華乾元王的世子,身份尊貴,母為琅琊公主,舅為聖上,外婆乃當朝太後。

這般身份,便是說“女人,給你個機會,自己愛上我”也不為過。

驚鯢未答一詞,隻是緊緊相擁,笑意盈盈。

兩人儘情享受這份甜蜜。

冬日裡,管他外界風雪交加,賴在被窩裡頭,那叫一個愜意。

易雲正沉醉於這份冬日的溫馨,懷中溫玉,哪有起床的道理?

他趁機翻閱《無字天書》,果不其然,書中又添新篇章。

聆聽萬物之音,這秘法一旦修煉有成,便能感知萬物情緒,與之交流。

易雲眼前一亮,心知自己的劍法設想將變為現實。

屆時,與萬劍溝通,將無形劍氣化為有形,指日可待。

到時候,哪怕是路邊的小草,腳下的石頭,也能化為我手中的利劍。

即便不攜帶寶劍,我也能信手拈來,運用自如。

我心中所想的那《萬劍拜皇》,一旦悟得“聆聽萬物之音”的精髓,便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易雲在激動之下,雙手捧起驚鯢的小臉,狠狠地親了一口。

“你這是做什麼?”驚鯢的小臉瞬間紅得像個熟透的蘋果。

“你說呢?”易雲壞笑著回答。

陽光照到第三根竹竿時,易雲才悠悠醒來。

“你還知道起床啊?”扁素問酸溜溜地說。

“那是當然,”易雲隨意地吃了點早餐,並不覺得餓。

“哼,”扁素問瞧見易雲從驚鯢房中出來,心裡自然明白了一二。

“對了,北涼王的禮物還在鏢局呢,你要不要去看看?”

“看,當然要看,”易雲點頭應道。

“那我們一起去吧。”

易雲便與扁素問一同前往。

“好啊,”扁素問心中也藏著幾分好奇。

“當家的,這是禮單,”老黃一見易雲,便遞上了回禮的清單。

此時,禮物已經從馬車上卸下。

趙子龍和典韋也已率隊出發,執行新的任務。

……

老黃與方管家在此,正忙於清點禮品。

“北涼王果然大氣,”易雲望著那堆積如山的金銀珠寶,神色卻依舊平靜。

“這些金銀財寶,你們女孩子家家的,先挑一挑,看上眼的就拿走,剩下的我再送進王府。”易雲大方地讓眾女先選。

“那我就不跟您客氣啦!”秋靈素笑眯眯地帶頭開始挑選。

有了她開頭,扁素問、李莫愁、驚鯢也興致勃勃地加入挑選的行列。

“你們倆也彆愣著,去選選看。”易雲對阿朱和阿碧說。

他可是財大氣粗,一筆梁武帝的寶藏,足夠讓他富甲一方。

“謝謝公子!”阿朱和阿碧喜出望外,連忙加入了挑選的隊伍。

兩女懂事得很,挑選了兩件禮物就滿足了。阿朱選了一對晶瑩剔透的翡翠手鐲,阿碧則看中了一根金絲步搖和一串精緻的項鍊。

易雲目光掃過一旁的老黃、大悲、晨鐘暮鼓等人,笑道:“彆光站著,人人有份,不必客氣。”

他親自上手,為眾人挑選禮物。南宮仆射素來不喜這些首飾,易雲便冇為她準備。他為驚鯢、林詩音,還有遠在峨眉山的周芷若、何惕守都選了幾件禮物。

最後,他忽然想起,桃花島上的黃蓉,似乎也缺了份禮物呢。

春節的腳步近了,給她們的驚喜可不能馬虎。

每年這時候,易雲都會準備一番心意。

這不,易雲很快就選好了幾樣珍寶,

每一件都裝在漂亮的盒子裡,等著送出。

待大家的眼光都滿足,易雲便讓老黃一一封好,

送往那乾元王府。

易雲對著禮單,金銀之物並未讓他動心,倒是那些“奇珍異寶”,讓他眼前一亮。

“軟甲——虎夔甲”,

“奇珍——滄海明珠”,

“神劍——夏炎”,

“神劍——秋霜”,

“神弓——八臂天王弓”,

“戰甲——紫金玄甲”,

“異寶——金剛舍利佛珠”,

“異寶——避塵珠”,

“神槍——千軍辟易”。

瞧著這些名字,易雲的眼睛都亮了。

“我這嶽父,真是大手筆啊!”

易家自然也不甘示弱。

單單一套“鳳冠霞帔”,便是價值連城。

這套鳳冠霞帔,出自皇家特供的京城造物辦,金絲華錦,珠寶熠熠,金光閃閃。

這等規格,通常是公主出閣的專利。

如今卻穿戴在徐脂虎身上,易家的心意不言而喻。

這份殊榮,可是秦思璐親自爭取來的呢。

-動眾?”晨鐘聞言,臉上閃過一絲猶豫。“不方便說就彆勉強,”易雲擺擺手,輕鬆地說:“先收拾一下這裡吧。”晨鐘看著他,心中暗自羞愧。“暮鼓,這裡交給你了。”她轉身走向易雲,決定說出真相。她深知,不能背信棄義。“師母,你去哪兒?”暮鼓不解地叫住她。“我有事要跟恩公說。”晨鐘走到易雲身旁。易雲將冷月寒槍掛回白馬,轉身一笑,“什麼事?”“他們追殺我們,都是為了這個。”晨鐘小心翼翼地從懷裡掏出一個黑乎乎的小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