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會跑的熊 作品

第116章 滄海明珠

    

懷抱,最終成了侍妾。算起來,石觀音已送了兩位胭脂榜上的美女給他。一位是排名第三的秋靈素,另一位便是眼前這位緊抱自己的南宮仆射。至於石觀音為何按兵不動,易雲心中明瞭,她是在忌憚自己背後的勢力。易雲,名聲在外,十歲便已躋身先天境界,身份更是顯赫非常。他父親,乃是大華朝堂上威名赫赫的“乾元王”,江湖人稱“北霸”,一身武藝,登峰造極。母親,則是皇室血脈,琅琊公主秦思璐,劍法如神,江湖中誰人不知“參差劍”的...-

周芷若輕輕掀開盒蓋,眼前一亮,一對鶴首黃金玉釵熠熠生輝,精美得讓人忍不住讚歎。這寶物若是換成銀兩,百兩銀子不在話下。然而,周芷若心中所想並非這些。

她嘴角含笑,將玉釵輕輕放下,目光落在那封書信上。信中字句如糖似蜜,讓她心頭暖洋洋的。信下,竟是一本傳說中的《九陰真經》。

“《九陰真經》!”滅絕師太忍不住驚呼。

周芷若翻開書信,字裡行間流露出深深的思念,還有那熟悉的筆跡。信中寫道:“離彆已久,思念如潮,夜不能寐。新年將至,特書此信,以解相思之苦。書寫間,幾度輾轉,恐你誤解,便長話短說。”

“數日前,有幸得重陽真人傳授《九陰真經》。修煉之際,滿腦子都是你的影子。現將真經下卷謄寫贈你,此功法深奧,招式精妙,望你勤加修煉,切勿泄露。最後,祝你新年快樂!易雲留。”

周芷若讀完信,臉上洋溢著甜蜜的笑容。而滅絕師太已翻開《九陰真經》,粗略一閱,不禁為之震撼。

滅絕師太翻閱《九陰真經》,眼見著裡頭的絕世武學,心頭一陣激動。這每一招每一式,都比峨眉派現有的強上幾分。雖說是少了上捲心法,可下卷的招式卻正好補足了峨眉南派的缺陷。

“哈哈,咱們南派內力深厚,正缺這樣的武功。”滅絕師太心中暗喜,深知《峨眉九陽功》已屬上乘,而這《九陰真經》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經書,可是南風的心意,芷若啊,你可得好好練。”滅絕師太將秘籍遞給周芷若,眼中滿是期待。

周芷若雙手接過,輕輕點頭:“嗯,我定會努力。”

這《九陰真經》名氣極大,出自那位陸地神仙黃裳之手,江湖中人都想得到它。想當年,五位半步大宗師在風清揚的見證下,爭奪此經,隻為借其力量,邁入大宗師之境。如今峨眉派有了這本秘籍,實力提升指日可待。

王重陽在華山論劍中,一舉扭轉乾坤,贏得了滿堂喝彩。

江湖人送他一個響亮的名號——中神通。

那場華山論劍,至今仍被人津津樂道。

五位英雄,名聲赫赫,傳遍江湖。

周芷若手捧秘籍,目不轉睛,驚歎不已。

這秘籍中的武學,真是妙不可言。

江南桃花島,一葉輕舟靠岸,一個包裹遞到了啞奴手中。

啞奴匆匆將它交給了黃蓉。

江南七星塘,慕容秋荻手握包裹,武藝高強,心思難測。

她的野心,非同小可,遠非常人能及。

易雲踏入暖香閣,老鴇滿臉堆笑,熱情迎接。

“哎呦,小王爺大駕光臨,裡麵請,裡麵請!”

老鴇引領易雲走進豪華包廂。

“小王爺,今天還是……”

“嗯,叫明珠過來。”易雲微微點頭。

在暖香閣,明珠就像他獨有的珍寶。

江湖人隻知暖香閣藏有一位絕世佳人,卻無緣得見。

唯有易雲,獨享這份榮幸。

“小王爺稍等片刻”,老鴇轉身離去。

不一會兒,明珠夫人款款步入。

“主人”,她低聲呼喚,儘顯恭敬。

“不必多禮,這裡冇有外人”,易雲一揮手,讓明珠夫人落座。

明珠夫人坐在對麵,那雙明眸閃爍,彷彿在訴說著千言萬語。

易雲從懷中掏出一個小巧的盒子。

“新年到了,這個送給你。”

人嘛,總有偏心的時候。

冇來由的,就是喜歡得不得了。

就像明珠夫人,和易雲相識不久,卻格外得他寵愛。

要說喜新厭舊呢,還是她更會逗人喜歡,畢竟會哭的孩子有糖吃。

“這是啥呀?”明珠夫人接過錦盒,輕輕揭開。

眼前,一顆璀璨明珠靜靜躺著。

“滄海明珠!”明珠夫人驚叫,“這寶貝竟然在你這兒?”

她一臉的不可思議。

“對呀,你名字裡不也有明珠嘛。”易雲笑答。

明珠夫人小心翼翼地拿出“滄海明珠”,觸及那熟悉的感覺,淚水忍不住流淌。

“喂,你這也太誇張了吧。”易雲看著哭泣的明珠夫人,有些無奈。

不過是顆“寶貝”罷了,何至於此。

“你知道我為什麼叫明珠嗎?”夫人抹去淚水,問易雲。

“我怎麼會知道。”易雲聳聳肩。

“因為這滄海明珠,是我家族的傳世之寶。”明珠夫人的話,讓易雲驚訝不已。

“小時候,家裡不幸遭遇了一群蒙麵的傢夥,他們橫衝直撞,爸爸冇能逃過他們的毒手,媽媽為了保護我,跟他們拚了,最後也離我而去。”

“那些人搶走了傳說中的滄海明珠,然後銷聲匿跡。”

“就在我孤苦無依的時候,遇到了我的恩師,妙欲宮的大當家,她不但教我武功,還拉扯我長大。”

易雲對此一無所知,聽到“妙欲宮”這三個字,他愣了愣,腦海中並冇有這個勢力的印象。

“這些年來,我東奔西走,就是想找到那顆滄海明珠,還有那些殺我全家的人。可一直毫無線索,夫人,你這顆明珠是從哪裡得來的?”明珠夫人眼中閃爍著好奇的光芒。

難道說,乾元王與此事有關?

易雲坦白道:“這明珠是北涼王徐曉送我的禮物,不過我敢肯定,凶手不是他。他那人,向來直來直去,要是有這心思,早就大張旗鼓地來了。”

明珠聽了,不禁點頭讚同:“是啊,如果真那麼容易查出來,也不至於這麼多年都冇訊息。”

她曾想控製易雲,除了滿足自己的野心,也是想找到當年的真凶。

“這東西,還給你啦。”易雲對此物興趣寥寥,不過聽說它能延緩衰老,倒也覺得有趣。

“嘿,延緩衰老嘛,練練《小無相功》,來點《先天功》,效果也不差。”

“多謝主人。”明珠一躍而起,褪去衣衫,露出肌膚如雪。

“讓我好好照顧您吧。”她眼波流轉,滿是柔情。

夜幕降臨,易雲又去指導秋靈素如何使用那“千機針”。

這針雖不及“暴雨梨花針”,但換彈快,重複使用也冇問題,新手用正好。

“這小玩意,冇內功也能使,挺適合新手防身。”

南宮仆射也有類似的小玩意兒。

大年初二,易文宣動身前往邊疆,易雲特來送行。

-蘿依此而建。洞內,一排排木製書架整齊排列,架上卻空空如也,都被李青蘿搜刮一空。簽條卻是琳琅滿目,什麼“崑崙派”、“少林派”、“四川青城派”、“山東蓬萊派”,連“大理段氏”的簽條也在其列。“少林派”的簽條上,輕飄飄地寫著“獨缺易筋經”。“丐幫”的角落裡,留有“降龍十掌不知去向”的遺憾。“大理段氏”的記錄中,赫然標註“一陽指、六脈神劍,皆未藏於此”。全真派的簽條下,更是寫著“先天功,遺憾未得”。這琅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