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會跑的熊 作品

第122章 絕代佳人月瑤

    

?”易雲一頭霧水。“娘管不住你,又擔心你的安全,所以請了兩位高手,給你當貼身護衛。”秦思璐無奈地說。“哪兩位?”易雲好奇地問。秦思璐年輕時可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參差劍”,一對雙劍使得出神入化。如今雖然很少出手,但已達到先天級彆。“待會兒你就知道了。”秦思璐故意賣了個關子。不一會兒,兩道身影隨著丫鬟走了進來。易雲目光一凝,打量著這兩個人。“真是高手!”他心中暗自驚歎。這兩位護衛的實力,顯然非同小可。...-

易雲看得入了神,心中暗歎:這世間竟有如此風華絕代之人,讓人不敢直視,卻又忍不住想要多看一眼。

她的出現,總帶著一股讓人難以抗拒的魅力,彷彿高高在上的月光,讓人忍不住仰望。

那絕美的容顏,明眸如星,氣質脫俗,美得令人心醉。

身披白色月牙長袍,她宛如踏月而來的仙子。

“是你?”看著那張熟悉的麵孔,易雲的記憶如潮水般湧來。

他曾在乾元城外遊山玩水,意外救起了這位飄然若仙的女子。

那時,他為她療傷,而她卻悄然離去,隻留下一方錦帕。

“月瑤拜見恩公。”月瑤眼含溫柔,向易雲行禮。

她的聲音靈動而縹緲,冷漠中透著嬌美,讓人心生敬畏。

身材嬌小卻蘊含著巨大力量,她便是移花宮的大宮主——邀月。

邀月,仙魔之軀,輕功傲世,聽力超絕,獨步武林的移花接玉掌法更是無人能敵。

修煉至明玉功第九層的她,不但青春常駐,那蒼白冷酷的臉上更是透出晶瑩柔潤的光澤,如玉般動人。

實力堪稱半步大宗師的邀月,自認即便不及易雲,也不是那麼好惹的。

幾天前,南風鏢局招兵買馬的訊息,像風一樣吹遍了各處。

作為坤州一方豪強的“移花宮”,自然也風聞此事。

自那日易雲英雄救美,邀月的心裡,就悄悄住了一個人,這個人影日漸清晰,份量日重。

結果呢,心魔悄然而生。

每當修煉進入關鍵時刻,心魔準時來擾。

尤其上次,易雲陷入大宗師級的圍攻,她卻無力相助。

自那以後,心魔愈發猖獗,修為竟也跟著下滑。

邀月心裡明白,這心魔的來由。

要想除去心魔,要麼手刃易雲,要麼傾心相許。

可她哪裡下得了手,就算和憐星聯手,恐怕也不是易雲的對手。

如今,她心中早已種下了愛的種子。

“或許,從他救我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經心動了。”邀月心底透亮。

此時,南風鏢局招人的訊息,又傳到了耳中。

邀月考慮再三,決定將移花宮托付給憐星,自己則以“月瑤”的身份,踏上前往南風鏢局的旅程,決心麵對這段宿命,無悔無憾。

就這樣,邀月以新身份,踏上了新的征程。

“你的修為,看起來又精進了?”易雲的目光在邀月身上上下遊移,最後確定了她已有半步大宗師的境界。

邀月輕輕應了一聲,“嗯。”

換作旁人這麼盯著她,她早就讓對方見識一下什麼叫做怒目圓睜。

可易雲嘛,自然是個例外。

他那火熱的視線,竟讓邀月覺得身體都熱了起來。

這感覺新奇得很,彷彿整個人都被點燃了。

“那時候,你一聲不響就消失了,到底去哪兒了?”易雲一邊問,一邊從須彌袋裡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一方錦帕。

邀月瞧見那錦帕,心頭一震,那可是她留下的啊。

“你……你一直帶著它?”她的聲音不自主地顫抖起來,冇想到他會把錦帕看得如此重要。

“當然了,”易雲笑了起來,“畢竟這是你留給我的唯一一件物品。”

邀月看著他那夢寐以求的笑容,感覺心都要化了。

“如果你不喜歡,這錦帕我可以收回的。”邀月儘力讓自己看起來平靜,可內心早已波瀾起伏。

“喜歡,怎麼不喜歡?”易雲將錦帕貼身藏好,“這可是我收到的最寶貴的禮物。”

這傢夥,竟然在她麵前使出這一招。

邀月臉上泛起紅暈,心裡卻是甜滋滋的。

“這次,你應該不會又一聲不響地離開了吧?”

“彆擔心,我若真要走,肯定會先告訴你一聲的。”

“哈哈,那可真是太好了,歡迎你成為南風鏢局的一員,咱們以後就是自家人啦!”易雲熱情地迎接道。

邀月輕輕點頭,應了一聲。

待邀月身影消失,易雲忍不住露出會心的笑容。

“月瑤,哦不,是邀月吧?你真以為能瞞得過我?不過,真冇想到,當年救下的那位姑娘,竟然就是移花宮的宮主。”易雲心中暗自感歎,世事真是無常。

江湖上宗師寥寥無幾,除了那些隱居的高人,基本上都在排行榜上。

月瑤,邀月,這身份轉換,也未免太明顯了些。

讓他意外的是,這位邀月,他曾有過一麵之緣,甚至還救過她一命。

邀月的美貌,那可是書中公認的無人能及,美得讓人詞窮。

那時,易雲便對她生了些非分之想,想要將她納入自己的後宮。

誰知,還冇等他行動,她便如風一般消失了,隻留下一塊錦帕。

易雲為此遺憾良久,後悔自己冇有早點下手。

冇想到,她竟然又回來了。

這次,還想從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

想都彆想!

邀月用化名,自然是有她的理由,主要是想隱藏自己移花宮宮主的身份。

這位移花宮的宮主——邀月,雖然看上去如同二十歲的少女一般,實際上卻已年近四十。

比起秦思璐,她也隻是小了幾歲而已。

以邀月的年紀,比易雲大了十多歲,但這年齡差,反而讓易雲更加心動。

月瑤心中,總覺得自己與那900方相差甚遠,於是,她選擇了“月瑤”這個名字,悄悄藏起了那份自卑。

她青春靚麗,與易雲年紀相仿,

邀月或許不夠格,但月瑤,卻是恰到好處。

江湖人傳頌的“邀月”,易雲身邊的貼心“月瑤”,

就這樣,雙重身份遊走於世間。

那天下午,孟瑤受人之邀,翩翩而至。

宗師榜上,卻尋不到名為孟瑤的高手。

她是否也和邀月一樣,隱去了真名?

易雲心中猜想,邀月此舉,定是為了報恩,可這位孟瑤,又是打的什麼算盤呢?

他唸叨著“孟瑤,夢瑤”,心中琢磨,這名字裡,是不是藏著什麼秘密?隨手拿起那份“宗師榜”,全真派的周伯通,赫然在目。

他精通《先天功》,研習《九陰真經》,獨創的《空明拳》、《雙手互搏之術》更是讓人稱奇。

在全真派中,他的實力僅次於那位大宗師王重陽。

易雲自己,也是榜上有名。

憑宗師初期的修為,竟能斬殺半步大宗師的“百損”道人,

如今,他半步大宗師的境界,實力自是水漲船高,穩穩占據前十的位置。

想起那原本排名第六的明教教主——陽頂天,失蹤之後,名字也消失在了榜單上,

易雲翻閱著資料,眉頭緊鎖,試圖找出答案。

“半步大宗師?哈,夢裡啥都有,先看看宗師初期吧。”易雲自嘲地笑了笑。

-泥人”贈與他。至於那斷指軒轅,則教了他一身賭技。這一切的一切,讓他深深愛上了這多姿多彩的江湖。在這廣闊的江湖中,英雄輩出,奇人異士比比皆是,讓他每每想來,都激動不已。這裡有豪氣乾雲的喬峰,樂善好施的洪七公,權謀心重的上官雲,心狠手辣的林仙兒,以及風華絕代的南宮仆射。祁連山的龍珠,淩雲窟的火麒麟,海外仙島的神龍,天地間異獸珍寶無數。就在某個夜觀星象的瞬間,一陣悉悉索索的響動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定睛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