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會跑的熊 作品

第131章 未婚妻來了

    

材小用。於是,易雲將“君子之傳”隨身攜帶,“仁禮”則安放於空虛劍匣之中。“劍心塚走一遭,見了李素王老前輩,名劍無數啊!”劍心塚,鑄劍聖地,名劍彙聚。“李素王?”易文宣聽聞此名,眼神忽明忽暗,往事如煙。“爹,你認識他?”“何止認識,二十餘載未見了。”易文宣輕歎,那段前塵往事,早已深埋心底。“這麼久遠啊?”那時,自己還未曾降臨人世。“哎,我就聽說,你這次又領了個佳人回來?”易文宣揶揄地瞧著易雲。易雲臉...-

北涼之地,徐曉對北麵戰事牽掛心頭,憂慮北莽與北元聯手,趁機生事。

他心中急切,得趕緊籌謀一番。

“鳳年,你姐姐的安全,就托付給你了。”

“爹,你放心,我定會將姐姐平安送達北疆。”

徐曉略有遲疑,又道:“還有一事,我想讓紅薯和青鳥陪你姐姐一同北去。”

原本他並無陪嫁丫鬟之意。

但聽說了易雲那幾位未婚妻的手段,不由得改變了主意。

那江南七星塘的慕容秋荻,外表溫婉,卻是天尊組織的首領。

徐曉得知此事,驚訝不已——一個女子,竟有如此手段和手腕,徐脂虎哪裡是對手?

再一位,那桃花島的黃蓉,聰慧過人,被譽為女諸葛。

若她要對徐脂虎下手,大女兒豈有不敗之理?

於是,這陪嫁之事,便成了必然。

徐曉思量再三,決定讓青鳥與紅薯一同陪徐脂虎出閣。

一則,可貼心照料,防止她受委屈;

二來,有智囊在側,遇事也可商量。

“那就這樣吧。”徐鳳年略一沉吟,終是應允,他對家人的情分看得極重。

在他心裡,姐姐的喜樂比天大。

若是換作薑泥,他怕是會斷然說不。

北疆之行,非但不是險境,反倒是守護姐姐的使命,紅薯與青鳥同行,更是多了幾分安心。

“還有何事?”

“此事一了,你便不需返家,直接踏上江湖之旅。”

“啥?”徐鳳年眼珠子差點冇掉下來。

“爹,你不是開玩笑吧?”

“當然不是,你必須走這一遭,去大華江湖闖一闖。”徐曉的語氣堅定無比。

徐鳳年瞧著父親堅決的模樣,心知此事已成定局。

“成,我就去大華走這一遭,看看這江湖到底有何精彩。”徐鳳年一臉的自信滿滿。

他雖被戲稱為北涼頭號浪子,但骨子裡流淌著驕傲的血液。

畢竟,他可是北涼的世子,未來北涼的王者。

“好,我等你載譽歸來。”徐曉一臉期待。

“爹,你不給我準備點啥?”

“拿,當然得拿了,自家的寶貝,你想要啥就拿啥,唯獨人手嘛,我就不給你添麻煩了。”

“放心吧,人手的事不必掛心,我肯定毫髮無損地回來。”

“那就好。”

“一切準備就緒,你帶你姐出發,齊當國會和你同行,北疆之旅不會孤單。”

這一趟,或許不那麼風平浪靜,除了齊當國外,徐曉自然要安排得周全。

比如北涼的神秘高手——徐堰兵,還有那鳳年的神秘外公——齊練華。

不過,徐鳳年對齊練華的身份還矇在鼓裏,隻當是個普通老仆。

“明白了。”

兩天後,徐脂虎穿戴得華麗非凡,踏上前往北疆的路途。

徐鳳年親自送行,雖漫長且難熬,卻也無奈。

徐脂虎端坐於“七香車”內,六匹白馬神氣活現地拉著車。

車上珠寶熠熠生輝,華麗至極。

最妙的,是那七香車香氣襲人,令人心曠神怡。

冬日能擋風雪,夏日能驅蚊蟲,實乃天下奇珍。

這曾是北燕皇室的瑰寶,後為乾元王所得,再傳至易雲之手。

當年易文宣迎娶秦思璐,正是這馬車見證了兩人的愛情。

如今,七香車上掛著“徐”字旗與“易”字旗,威風凜凜,氣勢非凡。

左右前後,士兵們如同林立的鬆柏,守護著這一隊特殊的行列。

走在前方的是那位白馬銀槍的趙子龍,和他的“白馬義從”們。

不久前還帶著聘禮踏足北涼的趙子龍,如今肩負著迎親的重任,風塵仆仆再度前來。

北涼的人馬分佈在兩側,齊當國帶領著雄壯的軍隊,如同鐵壁銅牆。

隊伍中,幾輛馬車搖搖晃晃。

其中一輛屬於世子徐鳳年,另一輛則載著青鳥與紅薯兩位姑娘。

其餘的,無一例外,裝滿了嫁妝。

古時候人們總說女兒是“賠錢貨”,可這嫁妝的豐厚,卻讓人忍不住多看幾眼。

徐曉送彆大女兒,那眼神裡寫滿了不捨,但鳥兒終將高飛。

“出發!”號令一下,隊伍浩浩蕩蕩,向北疆進發。

徐堰兵與齊練華默默跟隨,無聲勝有聲。

從北涼到北疆,路途雖不遙遠,卻也需時一個月。

月底將至,乾元城就在眼前,婚期定在三月六日。

行至中途,不妨在乾元城稍作停留,養精蓄銳。

易家那頭兒,忙得不亦樂乎。易文宣遠赴邊疆,婚事籌備的重任自然落在了秦思璐和管家肩上。

不過,易文宣早有準備,畢竟易雲成家立業,怎能冇有一處像樣的宅院?

他一擲千金,買下了乾元城北的一座豪華莊園,這莊園曆史悠久,足有百年。

原先的主人是朝中二品大員,因勤勉忠誠,受先皇寵愛,賜予莊園。

可惜啊,這位大員有個野心勃勃的兒子,一心想要超越父親,結果站錯了隊,落得滿門抄斬的下場,莊園也被朝廷冇收。

正好易雲成親要用,易文宣就將這莊園買了下來。

元宵節一過,秦思璐便張羅著修整莊園,準備婚房。

至於易雲,他專心經營鏢局,對這些瑣事從不操心。

等到二月底,再張燈結綵,喜慶一番!

他隻需安心經營鏢局,婚禮籌備?交給秦思璐和管家就好。

與此同時,易雲不慎練功出了差錯,竟被傳與十位佳人共度**。

這訊息,一傳十,十傳百,添油加醋,愈演愈烈。

有人說他一夜之間功力大增,能夜禦百女;也有人說他修煉奇術,采陰補陽。

這江湖之中,流言蜚語,猶如春風吹過的柳絮,紛紛擾擾。

眾人聽後,多半是一笑置之,但易雲身上的確有了些不同尋常的變化。

百女之說,自然無人相信,十女之事,也是半信半疑。

易雲對此,卻是毫不遮掩,反而放出了許多真假難辨的訊息,讓眾人摸不著頭腦。

訊息傳到京都,李淳風得知,急忙進宮向秦皇報告。

“北方?”秦皇眉頭緊鎖。

-,語氣淡然:“給你兩條路,臣服或者滅亡。”“啥?”辛雙清臉色驟變,拔劍便向易雲刺去。易雲站在原地,動也不動。待劍尖逼近,他輕輕伸出兩指,穩穩夾住了長劍。“鏘!”一聲脆響,易雲運用鐵指禪勁,輕易將長劍彈成碎片。辛雙清握著斷劍,目瞪口呆。易雲伸手一抓,如老鷹捉小雞般,輕易掐住她的脖子,將她提了起來。“放……放過我吧。”辛雙清掙紮著,雙手緊緊抓住易雲的手,眼中流露出哀求。易雲不為所動,讓她親身體驗了瀕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