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會跑的熊 作品

第135章 朝廷來人

    

李探花李尋歡下手,纔算是栽了個大跟頭。飛刀一出,誰與爭鋒?最後落得個被自家極樂蟲吞噬的下場,真是世事難料啊!“卓仲廉這傢夥,能在五毒童子眼皮子底下活蹦亂跳,也算他命大。”旁人打趣道。“他呀,不是得罪了五毒童子,而是整個苗疆。”有人接話。卓仲廉身為雲貴大都督,自然要為朝廷著想,難免會觸怒那些無法無天的苗疆人。那次苗疆弟子毒殺村民的事,他鐵麵無私,自然就得罪了五毒童子。這不,一不小心,卓仲廉就著了道,...-

徐鳳年雖年輕,卻也明白事理,姐姐的大喜之日,他隻是淺嘗輒止,喝喝花酒,並未放肆。

至於易雲,他對萬香樓的熱鬨一無所知,這段時間他忙得團團轉。

城外的北涼風光正好,易雲樂嗬嗬地領著大幫人馬,提前十公裡就候著送親隊伍的到來。

徐脂虎依照習俗,藏身七香車內,不敢露麵。

易雲與徐鳳年關係鐵得跟親兄弟似的,兩人搭著肩,笑哈哈地聊著天。徐鳳年忽然擺出一副小舅子的模樣,故作嚴肅地說:“聽著,以後敢讓我姐不高興,我可不會放過你!”

易雲哈哈一笑,拍胸脯保證:“放心吧,要是脂虎在我這兒受了丁點兒委屈,我自個兒就去北涼王府,負荊請罪!”

徐鳳年這才滿意點頭,又想起一事,忙說:“還有,我爹怕我姐孤單,讓紅薯和青鳥跟了過來。你可得好好待她們,她們可是我貼心的丫鬟。”

易雲一聽,眼睛都亮了,心裡對老丈人徐曉的安排那叫一個感激涕零,這可真是想睡覺就有人送枕頭,貼心極了!

“你就放一百個心吧,我肯定會把他們照顧得妥妥帖帖的。”易雲拍著胸脯保證。

徐鳳年他們被安置在“興隆客棧”,那裡已被易家整個包了下來,住得自由自在。

易雲剛把徐鳳年他們安頓好,自家的江湖朋友,還有父親的各路豪傑也陸續抵達。

再加上那些朝廷的大人物,哪個不得好好款待?

他哪有閒情逸緻去管那“萬香樓”的閒事。

到了六月二日,曹正淳從京都風塵仆仆而來,易文宣親自出門相迎。

十常侍的名聲在民間或許不怎麼樣,但畢竟是皇上跟前的紅人,這份麵子不能不給。

曹正淳的到來,可是代表了皇上的意思,易文宣自然要慎重其事。

“曹公公,歡迎歡迎!”易文宣帶著易雲,熱情地迎上前去。

“王爺,世子,哈哈!”曹公公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

“曹公公大老遠跑一趟,不喝杯喜酒哪成?”易文宣熱情邀請。

易雲在旁邊看著,心裡暗笑,曹公公這一來,感覺武俠劇都倒退了二十年。

“這次來,我身上可是有皇命在身啊。”曹正淳故作為難地說。

“小兒明天成親,就一天時間,曹公公應該能抽出空來吧?”易文宣笑著回道,若是婚期再晚幾天,他也不會強求,不過就一天時間,路上少歇會兒也就回來了。

“哈哈,那就卻之不恭了。”曹公公眉開眼笑,輕輕點頭。

“曹公公大駕光臨,莫非聖上有何旨意?”易文宣心中雪亮,這些個太監們,向來是無事不登門。

“正是如此。”曹正淳微微一笑,隨即將秦皇的旨意娓娓道來。

“領教了。”易雲聽罷,心中默默記下。

易雲雖未明瞭兩人的談話內容,卻也知曉非同小可。

“另外,小王爺大婚之喜,聖上特命我帶來三份賀禮。”曹正淳一揮手,氣派十足。

身後的小太監連忙跟上,將賀禮一一呈上。

這三份賀禮,全是曹正淳精挑細選,秦皇並未插手。

內務府自會記錄在案。

曹正淳心想,易雲成婚,自然要選些吉慶祥瑞之物。

“這頭一份,是為新婚夫人準備的冷香丸,宮中神醫祕製,服用後,異香撲鼻,持久迷人。”

這冷香丸頗為珍稀,對女子而言,有著莫大的吸引力。

曹正淳話音剛落,小太監便打開了盒子,一顆龍眼大小的丹丸散發著誘人的香氣。

“這第二份,是給新郎的萬載冰玉,對修煉大有裨益,能提高修煉速度兩成。”

第二個玉盒開啟,屋內氣溫驟降。

這萬載冰玉與“冰魄”同出一源,寒氣逼人,令人不禁打了個寒顫。

萬載冰玉,冷得讓人直打哆嗦,不是隨便哪個高手都能hold住的。要想佩戴它,可得小心了,搞不好真會凍成冰棍。這寶貝的功效嘛,和寒玉床有得一拚,都是助人修煉的好幫手。

易雲瞧著這冰玉,眼裡直放光,心裡暗自嘀咕:“這玩意兒,挺有意思。”

曹正淳一揮手,小太監趕緊把最後一個禮物呈上。錦盒一開,露出一把精緻的長命鎖。

“這最後一件,可是大禮啊!”曹正淳故作神秘。

“這不是那傳說中的同心長命鎖嗎?”易雲忍不住驚呼。

“冇錯,正是它。”曹正淳得意地點頭。

這同心長命鎖,稀世珍寶榜上有名,第十五位。世間僅此一套,從前隋國的寶貝,如今歸了大華。

“戴上這鎖,就成了生死之交。”曹正淳笑眯眯地解釋,“一人去了,另一個可就孤單不了。”

先天高手一劍斬殺了普通人,卻未曾想同心長命鎖突然反咬一口,那位威風凜凜的宗師級人物竟因此筋脈寸斷,一命嗚呼。

嘿,這事兒說出去誰信?一個堂堂宗師,竟栽在先天高手手裡。

得了便宜,卻丟了性命,這買賣劃算不劃算,可得好好掂量。

世間傳說,情比金堅的男女能共享修為,你瞧,徐脂虎就能使出易雲的看家本領。

不過嘛,傳說終究是傳說,信不信由你。

曹正淳一揮手,讓人將三樣寶物遞給了易雲。

“南風啊,這三樣東西就托付給你了。”

“多謝曹公公!”易雲雙手接過,喜上眉梢。

這時,秦思璐緩緩步入。

“奴才曹正淳,參見大公主!”曹正淳一見秦思璐,立刻恭敬地行禮。

易文宣都冇這待遇呢。

“免禮吧。”秦思璐輕輕擺手,“跟你說過,我現在是乾元王妃。”

“在奴才心裡,您永遠是大公主。”曹正淳的態度越發尊敬。

想當年,若非秦思璐提攜,曹正淳哪有今日風光?

三十多年前,秦皇尚未登基,秦思璐青春年少,易文宣還未曾出現在她的世界裡。

那時的曹正淳,還在皇宮裡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那段日子,邊疆戰事緊張,大華還曾吃過敗仗呢。

那會兒,先皇正火冒三丈,誰料曹正淳成竟倒黴透頂,一不留神就失手打翻了那件寶貝琉璃盞。

先皇氣得吹鬍子瞪眼,一聲令下,要將他拖出去棍棒伺候。

恰巧秦思璐路過,像救星般將曹正淳撈出水火。

她還貼心地將他藏到了秦政那兒,做了個小太監。

哪知道,秦政後來龍袍加身,小太監也就水漲船高,混成了“十常侍”的一員。

秦思璐對他有救命之恩,這份大德,曹正淳始終銘記於心。

若非秦思璐出手,他早成了黃泉路上的冤魂,哪有今日的風光。

曹正淳對秦思璐的恩情,冇齒難忘。自然地對易雲也照顧有加。

“皇兄有何吩咐?”秦思璐輕聲細問。

-對望,周芷若的肌膚如同美玉,眉彎似畫,腰身纖細,貝齒輕含。易雲瞧著,心中一跳,詩句隨口而出:“麗質天生,佳人難尋;傾國傾城,獨步人間。”周芷若的美,與南宮仆射、秋靈素截然不同,她的美,淡雅如菊,清新脫俗,讓人心生寧靜。易雲按捺不住內心的激盪,緩緩向周芷若靠近。周芷若在這情意綿綿的氛圍中,自然而然地閉上了雙眼。兩人的唇瓣輕輕相接,衣物無聲滑落。自那日易雲救下週芷若後,兩人都未曾親近他人,如今卻如乾柴...